管仁健觀點》媒體可恥又可笑的造神運動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被黨國媒體指為陣亡的張迺軍,遭對岸媒體刊出照片並奚落為「蔣家活烈士」。圖:管仁建提供   
被黨國媒體指為陣亡的張迺軍,遭對岸媒體刊出照片並奚落為「蔣家活烈士」。圖:管仁建提供   

2015年2月4日上午,復興航空台北飛金門的班機,從松山機場起飛後發生空難,機翼撞擊環東高架橋後墜入基隆河,機身斷成數截。經搶救後除15人獲救,其餘43人可能都已罹難。但空難發生後,搜救失蹤者都還沒結束,更別提釐清失事原因前,媒體就忙著搞起了理盲又濫情的造神運動。

隨便舉個例子來看,2月6日《中國時報》報導:「復興航空墜落基隆河,兩名正機師確定罹難,但他們直到最後一刻,雙手死命地緊握操控桿,就是為了把傷害降到最低,挽救機上乘客的性命,他們被發現時,遺體因為撞擊慘不忍睹,如此力搏、捨身救人,讓所有人為之動容。」

實在無法理解這篇報導的「神邏輯」,飛機墜落前若你是駕駛,請問手不緊握著操控桿,究竟還能握哪裡?至於盡量避開大樓,除非你有辦法證明機師是恐怖分子,撞到大樓絕對比迫降或墜落更慘,請問這時有誰不會盡量避開?最難理解的是「捨身救人」,機師自己也在飛機上,一切操作都只是自保。民航機又不是戰鬥機,難道機師可以自己彈射跳傘嗎?

另一則標題「里長建議:救20萬人 廖建宗應入忠烈祠」的報導,其中提到「廖建宗的老鄰居稱讚他果決避開人口稠密區救了20多萬人」,真不知這20多萬是怎麼算出來的?2001年的911事件,基地組織劫持了兩架波音767客機,分別高速撞擊紐約世界貿易中心雙塔,兩架飛機各有87人與60人死亡,雙子塔的建築物內外則有 2,606人死亡、24人失蹤。

這次空難的短程ATR 72,會比能跨洋飛行的波音767重嗎?低空失速墜毀的速度會比刻意衝撞更快嗎?人家兩架飛機撞兩棟建築,也都只能死兩千多人?為何我們一架就能比他們傷亡多百倍?一下會死20多萬,難道客機上帶有核子彈頭?另外像是報導中提到的「東山里長曾文聰、內新里長曾丁萬都主張入祀忠烈祠」,更是神到讓人無法理解。

針對此次復航空難,飛安會已對黑盒子完成初步解讀,執行長王興中表示,飛機起飛時兩具發動機都是好的,二號發動機起飛後一分鐘就出現問題,並發出警告,而一號發動機則被切斷油門,是人為控制,正常一號發動機不會被自動關掉,但數據上它是被關掉的。飛安會現在不會去說是誰關掉正常的發動機,因此這將是未來調查的重點。

在飛安會尚未確定失事原因之前,媒體就搶著造神。若基隆河本來就是松山機場起飛航空器的單發動機失效時的迴避航線,那麼機師就只是按照程序在飛行而已。萬一未來黑盒子解開後,證據指向根本就是機師誤判,關掉了正常發動機,讓兩個引擎同時失去動力,那麼機師就不是英雄,可能還是害死機上43人的兇手啊?在一切狀況都未明前,媒體憑什麼盲目造神?

不過在台灣上空,媒體藉由摔飛機來造神,拿喪事來當喜事辦的醜態,戒嚴時代就開始了。1958年10月10日清晨,老蔣為了慶祝國慶,不顧老美反對,雖然金門砲戰硝煙猶存,仍然由桃園機場出動空軍五大隊F-86軍刀機8架。中途一架故障,僚機護送其返航,其餘6架直飛馬祖,大陸也起飛了8架米格17攔截。結果國共雙方在龍田上空交火,到了上午10時,老蔣在國慶紀念典禮裡昭告全台軍民:

「我要非常高興地告訴各位,今天上午在馬祖上空,我英勇的空軍又擊落了匪米格機多架,這是共匪給我們全國軍民為慶祝國慶送來的賀禮。」

晚上的國慶晚宴上,5名參戰飛行員公開亮相,接受表揚。第二天《中央日報》等各報,都刊登來自中央社統一口徑的「捷報」:

「中國空軍軍刀機群(F-86型機6架)國慶日上午,在馬祖東南海面上空執行巡邏任務時,突遭由大陸飛來的中共米格17型機等多架攔截攻擊。空戰當中,中共機損失5架,另2架共機被擊傷。擊落共機2架的空軍英雄是丁定中上尉,路靖少校、葉傳熙上尉各擊落匪機1架,張迺軍少尉撞毀共機1架。

張迺軍少尉是江蘇漣水人,22歲,空軍官校38期畢業。這次奉派到馬祖上空巡邏,他飛二號機。當空戰開始時,他驟見一架匪機攻擊友機,眼看偷襲的匪機正在開槍,在間不容發的時候,他不能再等機會瞄準,便毅然向匪機衝去,轟然一聲,兩團大火扭在一起,他做到了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的壯烈犧牲,與匪同歸於盡,而救了友機。張乃軍的壯烈行為將永為我空軍史上的最光輝感人的詩篇。」

國軍自稱空戰中打下5架米格機,共軍也自稱打下了3架軍刀機。可是有一點對台灣不利的是,台灣宣佈張迺軍駕駛「與匪同歸於盡」的軍機,墜毀地點是在龍田。台灣這邊總沒法說空戰發生在海上,可是殘骸墜落在陸地吧!這違反了老美不准國軍去大陸挑釁的規定。  

所以這場空戰之後,無論國共雙方到底誰在吹牛,但有一件事卻是真的,除了U2高空偵察機仍赴大陸領空活動外,國軍戰鬥機的活動區域,被老美限制在海峽中線。

那年代台灣還沒有電視台,但廣播與報紙都以大幅報導這次大捷,兩大報副刊上分別有張迺軍學長馮俊生的太太李錦玲,和另一位同學朱偉民所寫同樣題目的〈悼迺軍〉。但居心叵測的「共匪」,竟然等台灣熱鬧宣傳張迺軍烈士慷慨殉國好幾個月後,才讓張迺軍「復活」來對台廣播。但兩蔣豢養的媒體已經造了神,說什麼也不願改口。而狡詐的「共匪」仍不放過,1959年6月30日,新華社乾脆發布:

「6月3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建前線部隊釋放了原蔣空軍五大隊少尉飛行員張迺軍。張迺軍是去年10月間在我福建前線上空進行騷擾活動時被擊落俘獲的。他被俘後,受到人民解放軍的寬大待遇。人民解放軍考慮到他還有親屬在台灣,根據他的意願,將他放回金門。」

中新社還配發了兩張圖片。上圖為張迺軍剛被擊落時的情形:長頭髮、瘦削愁苦的臉孔,穿著破爛不堪、左臂上還打著補丁的美國空軍舊軍裝,手捧的飛行帽上,竟還印有USF(美國空軍)的英文字樣。下圖是張迺軍獲釋前的情形:穿著新衣服,喜笑顏開,人已發胖。

張迺軍在海上由大陸漁船交給金門漁船後,遣返台灣。據香港《晶報》報導:台北一位「老前輩」說:「中共不是叫張乃軍生返,而是叫張迺軍送死。因為蔣介石生性多疑,恐有滅口之必要。」關於張迺軍的故事,文經社曾出版空軍飛行員出身的作家周愚(周平之)所著《歸來的軍刀》,詳情大家可參閱或上網檢索。但即使過了30年,軍方在1987年出版的《國共空戰秘史》裡仍堅持:

「47年10月10日,為了慶祝雙十國慶日,我空軍天虎部隊出動了6架F-86F向中共空軍挑戰,駐福州機場的中共空12師、龍田機場的空15師均不敢起飛迎戰。於是,我機群乃在福州、龍田機場上空進行戰技操演,甚至超低空掠過時減慢速度,放下起落架,做出要準備降落之動作。

中共MIG-17PF機群在老羞成怒之下,遂被動勉強緊急起飛20架應戰。於是,在一場追逐、纏鬥之後,又有6架MIG-17PF被擊落。我少尉飛行員張迺軍為了營救長機,而不惜與一架MIG-17PF對撞,兩機當即在電光石火的一剎那中雙雙爆炸墜落,演出了碧血灑長空的一幕,悲壯之至。張迺軍少尉被列為作戰失蹤。

中共則大肆宣傳,表示張迺軍少尉運用以機撞機的特攻戰術,所撞毀的那一架是福州基地空十五師之中共飛行員趙德安,並賦予其中隊趙德安中隊之光榮稱號,列為台海空戰英雄部隊。但是,當日參加雙十空戰之我方、中共飛行員莫不親見撞機的一幕。史實俱在,鐵證如山,實不容信口雌黃。」

全世界的媒體都把釋放張迺軍當作重要新聞處理,被兩蔣豢養的台灣媒體卻一律緘口,半字不提。幾個月後,這次空難的調查結果,若證實是來自機員的操作失當,今天台灣這些造神的媒體是要裝聾作啞?還是要像當年戒嚴時代的媒體那樣,繼續宣傳「史實俱在,鐵證如山,實不容信口雌黃。」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