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觀點》族繁不及備載

新頭殼newtalk 文/楊索
1970-01-01T00:00:00Z
台北市文化局長由音樂創作人倪重華出線,卻引起文化界人士爭議,尤其是柯文哲的文化局長遴選委員的抗議。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台北市文化局長由音樂創作人倪重華出線,卻引起文化界人士爭議,尤其是柯文哲的文化局長遴選委員的抗議。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如果用蓋高樓比喻建構市府團隊,那高南中的陳菊、賴清德、林佳龍是採預鑄工法,迅速接合,早日入厝。柯P蓋摩天樓是搭竹材鷹架,一群人合力抬水泥、挑磚塊,危危顫顫往上攀,爬的人兩腳發軟,看的人也心驚膽跳。現在幫忙抬的,五個墜樓了。

一切要怎麼說呢。柯P採遴選或加網路票選局長鬧得沸沸揚揚,至今已有詹順貴、鴻鴻、馮賢賢、胡永芬、謝東寧五人宣佈辭去市政顧問,此舉使抗議有了壯烈色彩,頗有此後田無溝、水無流,互不相涉的壯別意味。

但,我實在無法產生這樣的意象與悲劇效果。從我個人經驗說好了。

半年多前,柯P起跑時,有幾路人馬來邀請我去參加開會,我沒興趣而拒絕了。投票前兩星期,有朋友請我擔任柯P的文化市政顧問。過程其實很好笑,她傳了一份顧問角色的說明;

「建構市政專業顧問團隊的核心概念,是基於市政業務的無縫接軌 ,集結市政顧問團的眾人意志與智慧 ,共同成就一座偉大的城市 。

市政顧問的任務:

1.提供市長 、各局處長的政策諮詢 。

2.依專長分組 ,定期與市長、各局處長開會。

3.參加市政府的相關委員會 。

4.顧問個人所提市政書面建議 ,市長會親閱再轉發各局處親閱回覆 」

朋友說,她已經同意擔任了,只要你也同意,給她聯絡方式(電話/電郵/FB)及資歷職稱頭銜等資料 ,柯辦就會有人來確認。這樣的邀請,我後來又被問過。

選前柯P曾首次公佈市政顧問團,當時是120台灣碩彥,他公開說還有600個顧問沒公布。投票當天,還有朋友(目前辭去顧問)熱情代柯辦邀我。因為很熟,我就說,不必了,柯P有720個顧問,不缺我一個。我沒有比別人清高惜名,而是我很清楚自己的戰鬥位置。

柯P在選前三天,公佈448位顧問,他並說選後要揭曉另外有藍營背景的181位顧問名單。後來他也宣布宋楚瑜是他的首席市政顧問。柯P的龐大市政顧問團人材濟濟,並非濫竽充數。我相信其中很多人是對藍綠失望,有深切熱烈的改革期待,充滿對「白色執政」具有「純粹、純潔、純真」的想像,因而有了人生的處女表態。他們來自文化、社運、各行各業,多是深具專業、理想性、正義感及潔癖的人。

並不是族繁不及備載,損傷幾個沒關係(或許柯辦成員樂見有人離席),但我認為,那麼多大尊小尊有影響力的人,因各種形式願意潦下去,普遍應該基於想改變政治生態、生活空間,多少存有為個人的理想性投射而戰。某種程度,柯P是魅影,可是因為站在第一線被看見的顧問的光環與投入的心力,也感染了普羅大眾,成為集體願力,這樣的付出是真實存在,也具有代價。是為自己的信念而戰,不是為柯P這個人。

柯P對一級首長有法律賦予的絕對任免權,是八十餘萬選民交給了他這項權力,未來承擔用人成敗責任是他,不是任務完成即解散的遴選委員會。他想跳脫分贓政治酬庸的格局,實驗開放政府的概念,柯P錯在既然採遴選,就應推算遴選全局,要玩就玩真的,不是玩半套或搞得像詐騙集團。他如今自食惡果,公共食堂還未開張,一堆自家人來翻桌了。這群戮力動員背書的市政顧問產生質疑、失望,被辜負的痛心,這是可理解的感受。

市政顧問根本是虛名,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如果要玩硬政治,也只有認清權力遊戲的本質性,政治是眾人之事,拉鋸過程須要溝通、協調,甚至妥協及許多不堪。廓清政治運作文化非一朝一夕。

但,柯P團隊確實要認清,顧問是空椅子,這群幫忙打過天下的人文化人、社運人的戰力可非浪得虛名,他們將會是柯團隊的一大挑戰。水足以載舟,也可覆舟,從正面看,那麼多關心公共事務的戰將盯著柯P做事,是大家的福氣。

馮賢賢女士日昨寫一則臉書很有趣,她向柯辦提出辭去市政顧問的要求,對方回答說,對不起ㄟ,怎麼辭的SOP作業系統還沒建立,無法立刻受理。這個例子凸顯柯P的經典風格。八十餘萬選民,選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政治人物,是市民共業,但誰知不能修成正果?

選舉過後,柯P就是全體市民監督的對象,如果你相信票票等值,那不管是否為顧問都有監督之責。柯P(柯團隊)受到的期望有多深,未來的壓力就會有多大,一起用力摜壓他吧!這是掌權者所應得的。不過,請至少讓柯P捲起袖子開始做事,他一天都還沒執政,當選才二十天哩。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