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豐嘉觀點》香港人比我想的勇敢太多

新頭殼newtalk 文/莊豐嘉
1970-01-01T00:00:00Z
佔中的香港民眾不畏懼的站在鎮暴警察前面。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佔中的香港民眾不畏懼的站在鎮暴警察前面。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小時候對香港人印象並不怎麼好,因為許多長輩到香港觀光,常留下台灣人被歧視、敲詐的印象。那時候,香港人還是屬於英國管轄,號稱東方明珠的驕傲族群。

這十年來,漸漸地,聽到愈來愈多香港朋友的朋友述說,他們好喜歡台灣!因為台灣人親切有禮貌,環境清潔乾淨,許多香港人把台灣列為自助行的首要目的地。

是的,這時已經是香港回歸中國有一段時間,陸客大量湧入香港人的生活空間;大英子民的榮光,快被祖國的風塵暴給淹沒、窒息。

但這次親身觀察學生罷課及香港佔中運動,讓上述二手籠統的刻版印象,完全改觀。香港人的面目,此時無比鮮活起來,是立體的,是在心靈情感上有著血液般滾動而互通著。

當街頭大樓店面旁許多勞工樣貌的婦人或男子站在稍高的矮牆上,為佔領馬路的學生而振臂高呼加油時,我深深感染到他們那種和台灣人一樣的憤怒!

當十多位學生在行駛往天星碼頭的渡輪上突然站起來,對著乘客合唱電影『悲慘世界』主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同時手拿著反假普選的標語時,我差一點真以為他們來自台灣;因為那種活潑、充滿創意的神情,不就和太陽花學運期間的台灣學生一模一樣嗎?

更可貴的是,此行在香港城市大學及浸㑹大學發現,校內貼滿各式各樣爭取真普選,主張罷課的標語和布條,沒有人說學校應該中立,政治不要踏進校園。

香港電視台的表現,也出乎意外的客觀和冷靜。地鐵上的影音新聞,毫無偏頗呈現雙方說法,許多有線電視台都給予學生和佔中人士充分說明的時間。當事件激化,新聞媒體依然有著冷靜的腦袋。

但香港人的憤怒是不假辭色的,28日深夜,當警方以胡椒噴霧、催淚彈對付群眾時,『警察可恥!警察可恥!』的怒吼,完全宣洩無遺。學生和群眾一點也沒有試圖討好警察的意思,乃至於即使面對的是手持長槍的鎮暴警察,幾乎是面對面指著鼻子怒斥的民眾,一點也沒有膽寒退縮之意。

當以鎮暴車為後盾,施放催淚彈作為清場的一整排警察往群衆方向前進時,被催淚彈煙霧噴得四散逃逸的群眾並沒有消失,馬上又有勇敢的男子,單槍匹馬,回立在警察的正前方。彷彿當年天安門事件那位隻身擋住坦克車隊的白衣男子。

由此我完全感受到,務實的香港人比我想像的還勇敢許多。面對完全不成比例、壓倒性強大的中共政權,香港人沒有因為毫無勝算而放棄抵抗。香港媒體朋友說,永遠不要因為反抗無用而喪失抵抗的意志和能力。我深深覺得,這句話同樣適用於台灣。

香港人的命運其實十分悲觀。不像台灣,還有自己選舉的政府,還有足以改變命運的機會,香港人退無可退,就算奮力一擊也無用,他們依然勇於揮拳!

我愛看香港人憤怒時的神情,因為這已非族群或血液的問題,而是對爭取自由及人性尊嚴,發自內心的率真本性、勇氣和決心。

是的,我愛香港人!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