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張志軍台灣行 「臣民心態」讓馬政府完敗

新頭殼newtalk 文/謝莉慧
1970-01-01T00:00:00Z
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4天3夜的訪台行程,台灣相關單位的做法是否已讓我方淪為中國屬地的角色,值得深思。圖為民主鬥陣成員28日下午在桃機「送」張志軍一行人離台返中,並在牆上嗔「中國邊檢」字樣抗議。圖:民主鬥陣提供   
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4天3夜的訪台行程,台灣相關單位的做法是否已讓我方淪為中國屬地的角色,值得深思。圖為民主鬥陣成員28日下午在桃機「送」張志軍一行人離台返中,並在牆上嗔「中國邊檢」字樣抗議。圖:民主鬥陣提供   

中國65年來第1位踏上台灣土地的國台辦主任張志軍,4天3夜之旅終於在昨天幾近以「落荒而逃」之姿落幕,和今年2月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訪中之行相較,張志軍此行從諾富特飯店的破門、侵害人權爭議揭開序幕,已註定了台灣政府完敗的命運,徹底敗給自己的「臣民心態」。

25日早上9點20分左右,在張志軍尚未踏上台灣土地之前,「王張二會」舉辦地點諾富特飯店發生「破門事件」,引發嚴重侵犯人權的爭議,更寫下馬政府因張志軍來台,緊張過度、維安過當的第1劃敗筆。

當天下午2:30,「王張二會」如期在華航桃園機場過境飯店諾富特舉辦,不論是前往抗議的「島國前進」領導學生林飛帆、陳為廷等人,還是如影隨行的法輪功人士,都被重重警力阻隔在遠離現場之處,「民主陣線」賴中強等還是被維安人員限制行動在前一晚就住宿的649房內,但就在諾富特的一牆之隔,所謂的「歡迎張志軍到訪」群眾卻能搖著2面大大的五星旗,中國的紅歌(愛國歌曲)「親愛的祖國」震天嘎響地不斷透過廣播放送,不曾受到任何阻攔,讓穿梭於諾富特與華航新聞中心間數百位國內外採訪記者傻眼,內心的OS是「這到底是台灣還是中國」?

26日上午11:10,新北市長朱立倫陪同張志軍一行人參訪位於土城頂埔的公共託老中心,並與老人們進餐,原本這是一個單純行程,卻在新北市接駁26位採訪記者前往現場的交通車上就吵翻天!因為北區逾百位報名採訪「王張二會」的記者中,早因陸委會事先訂下的遊戲規則,以協調或抽籤方式決定26個媒體的「場次」採訪權利,而在前往現場的途中,官方卻以場地過小、不能打擾老人用餐為由,宣布只有6位內定的記者可在現場採訪,其餘20名不得其門而入,此舉引發譁然,最後,在媒體的抗議聲中,官方才同意以「輪流」的方式讓到場媒體採訪拍照;至於張志軍來台引發的首場限制新聞採訪爭議,陸委會和新北市府則互推責任。

隨後,在當天12:45舉行的「朱張會」,據官員透露,由於中方的堅持,擔心重演台南市長賴清德訪中卻高談「台獨論」的尷尬,「朱張會」採密會形式舉行,會後再由張志軍、朱立倫分別對媒體各自表述,至於這場逾半小時的會談到底真正談了些什麼?媒體在無法公開採訪的情況下,只能相信「官方說法」,無法將真相呈現給廣大的台灣閱聽大眾。

26日16:10張志軍的烏來行,更成為官民的激烈衝突點!包括魏揚在內的「黑島青」8位學生事先在前往烏來的新烏路上,以鐵鍊捆綁自己的身體連成一線試圖阻擋張志軍隊。姑且不論該抗議行動是否過激?但新店分局和支援保警為「排除路障」所施行的方式卻讓人不忍目睹,只見還原當時場景的影片中,警方為了讓張志軍車隊順利通過,強力拉扯學生身上的鐵鍊,其力道讓身材瘦削的抗議女學生賴品妤一再痛聲哀號「我的腰,痛啊!」隨後,警方才改採剪斷鐵鍊的方式,但這種在台灣的土地上「打自己小孩給別人看」的做法,已不是「來者是客,應以禮相待」短短一句話所能輕易帶過的悲哀。

當天,還發生保警因「一時情緒」阻擋新頭殼記者拍攝採訪權利的憾事。對於當時在現場、身上掛有立法院核發的記者證和陸委會核發的「兩岸事務首長會議北部會議」正式採訪證的林雨佑,警方不但拉扯一旁僅進行紀錄現場未做任何阻攔動作的記者肢體及相機,更嗆聲「有採訪證又怎樣?」若非記者堅持採訪權利不肯退讓,難道要跟一旁無採訪證的公民記者一樣,將其一起逮捕入警局?王郁琦口口聲聲台灣最大的價值是「民主」,但在該起事件上,顯然是完全的不及格,身為民主國家的台灣限縮新聞採訪自由至此,難道不應該汗顏嗎?

27日一大清早,張志軍南下高雄,更是從新北板橋高鐵站開始,抗議沿路如影隨形直到高雄左營高鐵站,只見我方動用龐大警力以撐開的黑傘和警盾為張志軍一行人和全程陪同參訪的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開路,直到張志軍等人離開5分鐘後,才讓現場民眾和隨行採訪的媒體記者恢復行動,如回到戒嚴國家。

27日早上9:15於高雄漢來巨蛋由高雄市長陳菊和張志軍舉行的「菊張會」,原本預定開放,但官員透露,在中方的堅持下,「主隨客便」,也成了長達45分鐘的闢室秘談,會前只開放媒體進場拍攝和雙方握手,不到5分鐘就驅趕記者出場,只能在外頭守候;會後,由於張志軍一行人要趕赴11:15參訪小林村的行程,由張志軍先發表「菊張會」的感想後先行離開,但就在陳菊在場內說話的同時,在漢來巨蛋的樓下,卻發生陳抗學生莊呈洋在和警方拉扯間遭摔倒在地,而頭破血流的事件,更種下當晚王、張茶敘前的潑漆事件。

平心而論,張志軍的台灣行應屬27日下午參訪高雄小林村、杉林區木瓜果園、佛光山和義守大學最為平和,在警力與受參訪單位的全力動員(「黑衫軍」應是典型代表)配合下,不僅出現眾多出家人列隊搖旗、放送「歡迎」歌曲的少見大場面,更發生義守大學學生在校門口三層管制下,沒學生證進不了學校的情事。而所謂的「傾聽台灣學生的心聲」座談會,則是由20名台生和中國學生代表,在短短20分鐘內就草草結束,而且僅開放限定26家媒體的最後5 分鐘採訪,張志軍一行人還留在現場和學生用餐的同時,記者們就被驅趕前往下一個地點西子灣。

反觀王郁琦於今年2 月赴中國南京、上海參訪時,在南京大學進行演講,則是全程開放媒體進場採訪,中國和台灣到底哪個才是擁有新聞自由的國家?在這次張志軍的回訪,陸委會於媒體安排上,已完全讓人看不懂台灣官方對於張志軍一行人的「禮遇」,究竟是把他們當做「客人」還是「上國」官員到屬地視察?這種說法或許讓許多台灣土生土長的民眾接受不了,但對於4天3夜隨行採訪的記者而言,則是再真實不過的感受。

當然,27日晚間將近8點,張志軍在西子灣海灘會館前遭白漆攻擊事件,致使隔天公開行程將近全部「空白」,更是不能不提的導火線。

其實,原本該茶敘預定是在晚間7:30舉行,但張志軍一行人因為義守大學行程擔擱而遲到,而前來茶敘會場抗議的台聯高雄市議員候選人蕭吉男和台灣國等一行幾十人,早在7點不到就抵達會場前,現場維安的警方應有百人以上,只是警察顧著把這些在明處喊口號的抗議人士團團圍住,再加上沙灘會館前能防衛的腹地狹窄,才會發生張志軍座車在到達時,有學生在黑夜中從草叢中竄出潑漆,幸好隨扈即時拿黑傘護衛張志軍,才讓白漆只潑在座車和隨扈警員身上。

雖然在王張茶敘會後,王郁琦表示,「不應苛責警察」,而且2人在茶敘時也沒有聊到潑漆事件 ,但事發當時,出去迎接的張顯耀怒斥高雄警方和連夜取消2場公開行程、不搭高鐵轉乘一般車輛的舉措,已讓這場張志軍台灣行蒙上更多陰影,就如同張志軍在28日的唯一公開行程「惠明盲校」與台中市長胡志強會面後,無意中透露當天上午雖取消前鎮漁港之行,但仍與高雄市漁會理事長晤談1小時,而之後再取消有1200名警力戒備的天后宮之行,提前在下午3點半就抵達桃機,並基於維安考量,選擇避開抗議群眾,改走商務中心進入機場,在下午6點25分搭機離台前,是否有更多「秘會」,則不得而知。

對於連日來抗議不斷,張志軍表示台灣是多元社會,但不同的聲音應考慮用什麼方式表達,對於是否會再次訪台,更指出「這次絕對不是最後一次」。但總結這場「灰頭土臉」的張志軍台灣行,不管是「上國」的指示抑或台灣中央、地方政府的自我限縮,都為官方口口聲聲以和平發展為基調的「兩岸交流」寫下充滿瑕疵的嚴重敗筆!(圖片來源:民主鬥陣提供)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