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報與立報暫停刊 世新學生要說明

新頭殼newtalk | 謝莉慧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由世新大學附設的刊物《破報》與《立報》相繼於3月底先後宣布暫停發行,世新大學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今(15)日上午帶領數10名學生在世新大學行政大樓前抗議,要求做出決議的董事會「踹共」。翻攝「破週報」臉書   
由世新大學附設的刊物《破報》與《立報》相繼於3月底先後宣布暫停發行,世新大學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今(15)日上午帶領數10名學生在世新大學行政大樓前抗議,要求做出決議的董事會「踹共」。翻攝「破週報」臉書   

由世新大學附設的刊物《破報》與《立報》相繼於3月底先後宣布暫停發行,世新大學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今(15)日上午帶領數10名學生在世新大學行政大樓前抗議,要求做出決議的董事會「踹共」。不過,董事會至今尚未出面說明,而世新校長賴鼎銘則表示,《立報》是創辦人成舍我的報紙,不會關掉,但發展方向仍未定案;關於《破報》,有校友透露要捐款成立基金支應,維持其公共性,概念很好,可以討論。

《立報》、《破報》是世新大學附屬機構「台灣立報社」底下的2份刊物,分別自1988、1994發刊至今,但就在今年3月底,世新大學新任董事會決定大幅刪減2報預算,《破報》被迫在3月24日宣告停刊,《立報》也在31日的下午公告要休刊4個月並轉型,同時,將刪除勞工、性別、族群等專版。

對此,世新勞權小組認為,該決議未經過公評,在反對大學私有化、商品化的原則下,當然是無法接受。因此,他們要求董事會出面,針對這次《破報》、《立報》要停刊和轉型一事有個清楚的交代。

勞權小組指出,在《破報》的停刊及《立報》的轉型決議上,清楚可見董事會在經營學校上扮演的獨裁專制角色,以及校方在辦學方向的商品化發展,將辦學視為營利事業,企圖消解大學的公共及社會意義,不願再對缺乏利潤空間,但具有公共及社會意義的附屬或教學、研究機構進行資源投入。再加上《破報》、《立報》長年來批判財團與政府的言論,更促使其成為了校董們的眼中釘。

《破報》員工曾芷筠接受蘋果日報記者訪問指出,該報每年從世新獲得800萬元,再以廣告佣金的方式還給校方,過去收支平衡,近年來,年虧損100至300萬元,今年大概虧損200萬元。但20年來,《破報》在內容、公共性與另類文化價值上,不是200萬元可以衡量,很想聽聽董事會決定停刊的理由。

勞權小組表示,倘若今天不站出來嚴正地向校方和董事會表示抗議,要求董事會和校方辦學的民主及公共性,那麼今天董事會可以逕自決定《破報》、《立報》的發展,他日董事會對其他追求理念、利潤有限的系所或機構,也很可能會任意地刪減預算和裁撤。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