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把學生教好? 交大校長向師生道歉

新頭殼newtalk | 謝莉慧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交通大學校長吳妍華今(11)日透過官網發表「妍華致全校教職員工生信函」,為自己昨天一番「沒把學生教好」的發言不夠周延,向交大全體教職員工生說抱歉。圖:翻攝交大官網   
交通大學校長吳妍華今(11)日透過官網發表「妍華致全校教職員工生信函」,為自己昨天一番「沒把學生教好」的發言不夠周延,向交大全體教職員工生說抱歉。圖:翻攝交大官網   

交通大學校長吳妍華昨天向警察和社會致歉「沒把學生教好」引發爭議,甚至每年提供獎學金給交大的聖洋科技公司創辦人兼執行長邱繼弘,看到這則新聞,隨即在臉書表示,他將暫停提供給交大的獎學金,請於校長換人後,再與他聯絡續辦。而吳妍華今(11)日則透過官網發表「妍華致全校教職員工生信函」,為自己的發言不夠周延,深深抱歉。

吳妍華今天在公開信函中強調,昨天向警察和社會道歉,是因為「像我這般在教育界或擔任政策制定重要職務的年長者沒扮演好角色,才累積造成今日學生較激烈的反應及訴求,是我們這些人該深切反思」,並非覺得交大學生丟臉。

但今天正值交大校慶前夕,她在公開信函中指出,「我希望政府能以寬容的方式對待參加學運的同學」,同時,她也認為,交大學生是一群「交傲」的團隊,憂國憂民,能自治及有理想性,是未來的希望,「我有幸能加入交大成為一員,也希望大家一起為交大的未來努力。最後我為發言不夠周延,深深地抱歉!」

吳妍華致全校教職員工生信函全文如下:

明天就是交大校慶了,我來到交大也超過三年。回想1979年回國,我在教育界服務已達35年。我自認自己是教育工作者,培育學生是我終身之志願。雖然在交大短短三年,卻讓我體會交大創校之歷史艱辛及校友愛校之強烈深厚感情,也更能瞭解及佩服交大校友撐起台灣高科技產業的重任。

這次的學運,我個人認為是社會多年累積的問題,例如貧富差距擴大、年輕人的就業薪資問題及對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及焦慮所造成的結果,我個人認為服貿議題只是一個導火缐。

做為教育工作者,我鼓勵學生能獨立思考,關懷弱勢。但希望學生能具有理性思考,以同理心待人的處事態度。因此在學運期間,我二次參與連署公開呼籲,希望尊重多元的意見,政府及學生有互信溝通平台,也期許學生早點離開立法院議場,回到校園學習專業及進行理性的溝通並監督立法的工作,讓服貿爭議早日解決,我並希望政府能以寬容的方式對待參加學運的同學。

4月10日交大校友會贊助警察局在學運期間20多天維持治安的辛勞,我臨時受邀致詞時,提到我個人認為今天台灣的社會問題可能是像我這般在教育界或擔任政策制定重要職務的年長者沒扮演好角色,才累積造成今日學生較激烈的反應及訴求,是我們這些人該深切反思。而學生在學運期間因佔領議會或遊行,為維持治安動員了大批警察,這也是為何我向警察表示抱歉。我並不是認為交大學生做了丟臉有失校譽的事,而向警察說抱歉,是基於前面所說社會問題累積引起學運造成需動員大批警察維護治安,而這些累積的社會問題,是我個人這般教育職務或政策制定者該反思,是基於個人角色而抱歉。

我其實更擔心我們交大的學生為了表達訴求,被認為違反法制而受到制裁,若真如此,我身為交大大家長,怎麼對得起學生的家長?這是我近一個月來最沉重的掛慮。今天那麼多校友或學生抗議我,其實我是以反思今天的社會問題,我做為終身教育者應該擔起責任而深深道歉。

交大學生是一群讓我非常欣賞的年輕人,在學期間常有關懷弱勢的活動,是一群「交傲」的團隊,憂國憂民,能自治及有理想性,是我們未來的希望,我有幸能加入交大成為一員,也希望大家一起為交大的未來努力。最後我為發言不夠周延,深深地抱歉!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