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凶案引發族群緊張 馬普切族要求公平待之

新頭殼newtalk | TEWA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智利馬普切族人已奮鬥了超過一世紀,要求智利政府還給他們土地,並停止對他們的種種壓迫。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智利馬普切族人已奮鬥了超過一世紀,要求智利政府還給他們土地,並停止對他們的種種壓迫。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智利馬普切族人已奮鬥了超過一世紀,要求智利政府還給他們土地,並停止對他們的種種壓迫。近來一對夫婦遭暗殺,官方處理方式引發部族人士不滿,結果智利政府宣布當地進入警戒狀態。

根據法國《國際郵件》雜誌(le Courrier international)報導,上百名馬普切(Mapuche,意為土地之民族)酋長1月16日在智利首都680公里外的特木科(Temuco)聚會。智利全國第一大報《第三日報》(la Tercera)報導,他們決議,要求智利政府承認馬普切民族,從他們所在的阿勞卡尼亞大區(Araucania)撤軍,政府也必須為馬普切人多年來蒙受的壓迫公開致歉。這場會議為時7小時,在馬普切地區陷入緊急狀態時舉行,同時也引發智利政壇與媒體熱烈討論。

導火線起於1月4日的一場凶案。維庫恩城(Vilcún)有對年老的地主夫婦,分別是75歲與69歲,並非馬普切人。他們家中失火,雙雙死於火場。近來有數起蒙面人意圖縱火事件,也有農人遭威脅。智利政府馬上認定是馬普切人所為,加強當地警力。這個案子讓智利人相當不滿,智利政府決定,把獨裁者皮諾契時代訂立的反恐法條用在此案犯罪者身上。

智利記者卡由奎歐(Pedro Cayuqueo)認為,維庫恩城暗殺事件是個分水嶺。所有人都同意這場暗殺殘酷粗暴,馬普切人想也不想,也很快提出譴責,他們也認為這是個冷血的暗殺行為。

根據非聯合國會員國家及民族組織(The Unrepresented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UNPO)官方網站刊登一位馬普切酋長致智利總統的公開信英文版,她向家屬致哀,也提到她自己逃過的數次暗殺。她表示,她的社群、家人以及她自己,都因為這些暗殺行動而感到痛苦。她自己的家遭不明人士3次縱火攻擊,有一次一位親人不幸喪生火海。只是,當受害者是馬普切族人,智利政府對此無感無作為,媒體也提不起勁報導,這讓馬普切人感到相當遺憾。而智利總統或其他政壇要人不會前來視察,也不會封鎖地區警戒。

根據法國《國際郵件》雜誌引述智利媒體《櫃台報》(El Mostrador)報導,智利的反恐怖主義法律起源於獨裁時期,授予警方許多特殊權力,這引起智利在野陣營與政府間的激烈論辯。如果智利政府高層想以政治與法律為工具,來解決社會問題,可是這兩項工具本身就是引發問題的根源,這樣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甚至到無法解決的地步,這就是這100年來在阿勞卡尼亞大區的狀況,1990年起更為明顯。

智利2009年左派總統候選人Marco Enriquez Olminam在《第三日報》報上表示,智利所有政府都用錯誤的方式對待當地古老民族,造成馬普切人與國家體制的決裂。他擔心激烈衝突可能會對馬普切人來說變得頻繁且理所當然,還好目前還沒有演變成這種狀況。

右派的智利總統品尼拉(Sebastián Piñera)婉拒了馬普切族長1月16日高峰會議邀請,改派兩名官方觀察員與會。《第三日報》指出,智利內政部長呼籲馬普切人繼續與政府協商對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TEWA (Taiwan EU Watch,台灣歐盟觀察),是由在歐台灣人組成,目標是成為一個新世代的媒體。以自由、國際觀的報導作為期許,超然獨立於台灣媒體之外。與新頭殼為合作夥伴關係。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