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店復活 live house業者:問題沒解決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日前知名live house女巫店傳出將吹熄燈號,讓live house長期以來的經營問題再次浮上檯面,後來雖然在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的出面協助下,女巫店的關門危機暫時解除,然而live house的經營困境還是存在。The Wall營運總監廖偉程指出,新增的「音樂展演空間業」雖然讓live house能夠合法登記,然而相關的法規配套卻付之闕如,他希望政府能加緊速度協調相關單位,明確擬定「音樂展演空間業」的規範,讓業者有合理的遊戲規則得以依循。

今(31)日中午的新頭殼「開放編輯室」節目,請到The Wall營運總監廖偉程以及silver bus樂團的鼓手鄭凱同一起探討國內live house經營的困境。廖偉程表示,其實很多營業形式都具有現場音樂表演的元素,像是某些Pub、甚至是民歌西餐廳,然而這些營業形式通常將音樂放在一個附屬的位置,像是做為背景音樂、搭配用餐氣氛,但live house卻是以音樂為主體的經營形式,所以讓音樂得以更完整的呈現給觀眾。

鄭凱同也指出,live house雖然只是音樂創作者諸多表演空間中的其中之一,但是其特殊性在於對創作者的尊重程度。他以自己曾經在咖啡廳表演的經驗為例,受限於現場的隔音,他必須小心翼翼地打鼓,讓某些當初創作時就是要表現強勁鼓聲的曲子整個走樣,味道全失。所以他認為,live house在對創作者的配合度及包容度上是相對尊重音樂創作者的。

政府新訂立的「音樂展演空間業」似乎讓女巫店等live house有機會走出困局,然而廖偉程卻認為要走的路還很長,因為現階段「音樂展演空間業」的登記,並未有相關的配套措施,例如土地使用分區該如何定?建管、消防等法規的標準為何?這些到現在都還看不到政府有明確的規則出來。

鄭凱同則說,他在女巫店事件剛發生時去電商業司,詢問「音樂展演空間業」的相關規定,他問商業司是否有可能鬆綁「音樂展演空間業」的土地使用分區,得到的卻是否定的答案,然而諷刺的是,沒多久就看到北市府要對女巫店進行專案的協助。他感嘆,公部門在面對財團開發時,其法規的彈性與靈活往往令人讚嘆,然而多年來live house希望政府鬆綁法令,得到的卻是法規的僵化與死板,真是天差地別。

談到live house的價值,廖偉程說,live house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也依附著城市文化的歷史脈絡而發展。他舉台大周邊俗稱的「溫羅汀」區(溫州街、羅斯福路、汀洲路)為例,隨著台大周邊的人文氣息,這塊區域裡藏著很多的獨立書店、特色咖啡廳、以及台北市一半的live house,所以政府在訂定政策時應該走在文化的前面,並且要正視live house在城市文化發展中的意義。

廖偉程強調,東京有200多間live house,可見台北市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他批評:「政府不能總是這樣,又不希望你消失,但又不願意協助你解決問題」。廖偉程希望台灣的live house能夠成為一般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日本的live house,可以見到很多父母親帶著小孩一起在live house聽歌。

鄭凱同說,他希望現在聽他表演的觀眾,以後不要只能對自己小孩說:「我以前都會去live house聽歌」,而是能對小孩說:「走!我們一起去live house聽歌!」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