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昌觀點》三族記-第三章一六四六(3)鄭芝龍

新頭殼newtalk 文/陳耀昌
1970-01-01T00:00:00Z

陳澤另外擔心的,是大明朝廷。大明的崇禎皇帝,兩年前的春天在煤山自盡了。那時攻入北京的是闖王李自成,沒想到李自成在金鑾殿上坐了不到一個月,就被入關的滿州兵打敗了。

去年夏天,鄭芝龍擁立了唐王,在福州即位,稱隆武帝。鄭芝龍受封為太子太師,現在大家都尊稱他為「太師爺」。但聽說隆武帝比較喜歡黃道周等文臣,不喜歡鄭芝龍等武將,君臣有了嫌隙。離開國內八個月了,不知道時局會有什麼變化。陳澤想,自己是小民一個,如果不是滿州是北方蠻子,是非我族類,強迫所有漢人都要剃掉前額頭髮,卻在腦後留起豬尾巴辮子,他才不管換不換朝廷呢,反正是天高皇帝遠。但如果滿州人得了天下,那不叫改朝換代,叫亡國。

陳澤在澳門時,趁著船靠岸,也向當地華人探聽福建的消息,唐王已經離開福州,又聽說好像後來也被清兵打敗了。但他不確定也不願相信那是真的。他也聽說澳門和安海、廈門、月港、泉州、福州船班仍然暢通,可見福建應該還沒事。他想,反正鄭芝龍一定會有好主張,他只要跟著鄭芝龍走就是了。鄭太師爺常常告訴他們,平時為商船,為水手,一旦有事,就變成戰船,作水兵,所以才能連敗荷蘭艦隊,殺敗許心素等海賊。也因此各國船隻都乖乖向他繳保護費。這是鄭芝龍二十年來的成功奧秘。他想自己要當水兵的日子大概快到了。如果戰事也蔓延到泉州、漳州來,他很怕戰亂毀了這些城鎮的興盛繁華。此外,他自己的妻子,還有弟弟家人,一共十多人,當如何是好?

  船終於在廈門順利靠了岸。看起來漳州、泉州似乎仍然平安無事。陳澤率船員把貨卸下來,然後到商行裡領到這幾個月的薪餉。陳澤遇到一位鄭芝龍家的執事,他悄悄告訴陳澤:「鄭太師怕戰爭毀了泉州,也覺得滿清軍隊勢不可擋,他決心保存漳、泉免於戰亂,所以有意和滿州人達成某些協議。」陳澤聞言一驚,那豈非是投降?正要踏出門口,突然遠方揚起一片塵土,接著馬蹄聲由遠而近。等來人近了,他看出那些人中有幾位穿著明軍官服,也有二位則穿了鄭家在官海的商船總部制服。他們顯然是一路急趕,尚未下馬之後就大喊:「不好!不好!太師爺在福州被滿州人押執去了!滿州兵就快要來了,大家趕快準備!」

陳澤瞬間如五雷轟頂,呆站原地,腦子一片空白。還好他迅速回神。滿州兵快到了,速回月港,安頓好妻子及家人,然後決定下一步。上天保佑現在手中正好有不少銀兩,應可撐過一時。鄭太師爺不在了,不過鄭家是個大家族,這些船舶事務以後鄭家應該會換個人管吧。最怕的是船隊全部被滿清人接收了。鄭芝龍的長公子鄭成功一表人才,連鄭芝龍都常常誇獎,聽說隆武帝本想把女兒嫁給他,可是他已經娶妻生子了,所以只有賜姓於他,現在大家都尊稱鄭成功為「國姓爺」。

陳澤心想:「不知國姓爺是否也跟太師爺一起被抓走了?國姓爺也向滿州人投降嗎?」

世事難料,八個月前陳澤出海時完全沒有想到會有今天的變化。陳澤長長嘆了一口氣,「眼前還是趕回月港,再做打算!」

 

說明:鄭芝龍著明軍服銅像。(本圖攝自《開啟台灣第一人鄭芝龍》,果實出版社,湯錦台著)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