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框架下經濟關係之取捨—美國國務院次卿柯拉克率團抵達台灣的意義
6,632 次瀏覽

美國國務院主管經濟成長、能源與環境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於2020年月17日下午搭乘專機抵達台灣。訪團成員包括國務院民主、人權暨勞工局助卿戴斯卓(Robert Destro)、商務部主管全球市場助理部長史宜恩(Ian Steff)、國務院全球婦女議題無任所大使柯莉(Kelley Currie)等資深官員,以及美國防部前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y Schriver)等美方政要。外交部政務次長曾厚仁、北美司司長徐佑典代表我國政府前往接機。外交部對柯拉克次卿一行訪台表達誠摯歡迎,相信此行有助於強化雙邊各項連結,並更加深化台美奠基於共享價值的全球合作夥伴關係。 

同年月18日分別拜會蔡英文總統、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見到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及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行政院副院長沈榮津、外交部長吳釗燮、經濟部長王美花、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等我方官員,並與企業界座談,洽商經貿、5G安全、數位科技發展、能源等議題,並於2020年9月19日參加前總統李登輝的追悼會。(國務院網站當時與相關推特均公布資訊表示「美國通過共同的政治和經濟價值觀,持續與台灣及其充滿活力的民主政制保持牢固牽繫,以此紀念李登輝總統的遺產。」)

柯拉克國務次卿在國務院頂頭上司計有兩位,但有人稱他是國務院第三號人物,並不準確。

美國是世界第一強國,主管外交的國務院組織自然較大多數國家龐大,國務卿(Secretary)之下現有1位副國務卿(Deputy Secretary, 臺灣外交部則有兩位政務次長),6位分管不同領域的次國務卿(Under Secretary, 國務次卿,可為政治任命或職業外交官),及其下24位助理國務卿(Assistant Secretary, 國務助卿,相當於臺灣外交部的司長)及約20個同等級職務(相當於我外交部之處長、局長、主任、執行長等)。主管教育與文化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及負責國際宗教自由的無任所大使曾於2018及2019年分別訪台,此次來訪的主管民主、人權暨勞工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戴斯卓(Robert Destro)與全球婦女議題無任所大使柯莉(Kelley Currie)等均屬助卿層級。史宜恩(Ian Steff)於2018年春來臺會見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時是主管全球市場的商務部副助理部長,此次來訪已升任助理部長。6位次卿中,依國務院自身的繼任順序,主管政治事務的列首位、負責管理的居次,柯拉克國務次卿在依到任時間排序的國務院顧問與其餘四位次卿中屬第二資深,因而目前是國務院第六號人物,層級約相當於我外交部的常務次長(臺灣僅一位,常任文官)。

與臺灣關係密切的美國內閣部會包括有國務院、國防部、財政部、商務部、貿易代表署、司法部、衛生部、運輸部、能源部、農業部等,最重要的自屬前二者。李登輝總統時期,美國財政部副部長與次長均曾分別率團訪臺。依《總統繼任法》及美國官方儀節順位,國務次卿比同級的財政部次長排前,重點在於國務院所象徵的外交意涵。前年12月底剛卸任的前國防部主管印度太平洋事務助理部長暨華府智庫「2049計畫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現任主席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亦隨團來訪,扮演1.5軌軍事外交之角色,讓本團的政治意義更強。川普政府派出自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的1979年後迄今訪臺最高層級閣員的衛生部長與國務院高層兩個代表團悼唁李總統並洽談公衛醫藥與工商經貿合作,加上去年初美軍空軍現役准將來臺著軍裝公開參加故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等8位殉職將士公祭,美國前川普總統所簽署國會通過、欲強化臺美政軍高層互訪交流之《台灣旅行法 》(「Taiwan Travel Act」)已明確上路。

訪問團也會見了流亡來臺的東土耳其斯坦/維吾爾人(如自稱處於亡國狀態的吾爾開希)、香港人(如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中國人(如受迫害基督徒)等,算是實地瞭解臺灣在中國對內鎮壓與對外擴張過程中的角色。

柯拉克次卿此行似較為低調而未公開「經濟商業對話」,是否略有轉折,尚不得而知,但部分輿論有著不瞭解美國政治之誤讀。如同臺灣外交部也有主管經貿外交的「國際合作及經濟事務司」,但負責國與國間經貿談判與較正規商貿條約協議的還是經濟部「國際貿易局」與兼納相關部會的更高層「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有鑒於中國等違約違規慣犯這二十年來對美國已造成之禍害,美國國會制定了經貿相關法律規定行政部門(尤指貿易代表署, USTR)啟動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TPA, 貿易促進授權) 與貿易夥伴國進行正式談判前需先知會、諮商國會。雖然,尤以共和黨為主之兩院議員皆有呼籲行政部門應儘速與臺灣洽商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者,但美國總統與國會大選前本來就不可能達成美臺自由貿易相關協議,因為美國仍有包括勞工團體、環保團體與部分農民、私部門/產業等之民意相當反對可能讓其受害的自由貿易協定。貿易談判既非國務次卿之權責,自然不存在他來臺應否「實質談判」之疑問。赴美修習法律並當過法務部長與政務委員、在大學任國際法教席、當了八年總統的馬英九前總統,若不瞭解事涉臺灣的美國政府基本分工與程序,若明知其實卻還宣稱「可惜沒看到任何實質的談判」,就純屬故意曲解與挑撥反美的低端行徑了。

 

欲完整解讀柯拉克次卿的訪臺行,需瞭解其個人、美國、與世界所已遭受和正面對的。柯拉克的家庭與企業都曾親身經歷遭中國以違反WTO規範之大量政府補貼出口、操縱貨幣匯率、單方大規模傾銷、強迫技術轉讓、剽竊侵犯智慧財產權與商業秘密等經濟戰對各民主國家製造業和高科技之傷害。川普總統與龐培歐國務卿於2019年初提名他出任專責經濟外交的國務次卿,就是要在國務院權責範圍內從經濟角度對抗中國以經濟手段之侵略。提出「南向政策」並主張「戒急用忍」的李總統與持續受中國各方面侵略及科技產業外移之害的臺灣人民對此當心有戚戚焉。

2019年11月,柯拉克次卿(Keith Krach) 在南韓表示:「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是個最壞的決定… 中國使用非對稱武器威脅印度和太平洋地區的安全。美國和同盟應該看清中國… 關係的力量來自自由和法治主義等共享的價值觀」。國務卿龐培歐與柯拉克次卿從2020年4月起開始推動5G乾淨網路(Clean Network),包括乾淨營運商(Clean Carrier)、乾淨商店(Clean Store)、乾淨行動應用程式(Clean Apps)、乾淨雲端(Clean Cloud)、乾淨電纜(Clean Cable)及乾淨通道(Clean Path),圍堵佈滿中國間諜程式與後門機關的軟硬體在世界危害各國,迄今公布的全球31家乾淨5G網路公司中就有4家在臺灣。6月,柯拉克次卿先是發推讚揚台積電赴美國亞歷桑納州投資對國家安全之重大意義,接著又稱譽臺灣應對中國武漢肺炎之成功模式(附國務院專文)象徵著:1) 透明與信任在公共衛生危機中的基石作用和2) 自由是科技進展的北極星。8月,柯拉克致信全美各大學院校董事會,一方面點明中國共產黨藉由不正當資助、盜竊智慧財產、脅迫學生、不透明招募人才、在中國與香港迫害人權與人性尊嚴等手段而威脅到美國大學的完善與自由,另一方面表示美國政府將提高上市標準而可能導致中國企業從美國交易所全面下市並提醒各校需謹慎地拋售中國股票。

在柯拉克次卿抵臺的9月17日,臺灣駐美公使薛美瑜和美國在台協會華盛頓總部執行理事長藍鶯(Ingrid Larson)代表兩國財政部在華府簽署「台美基礎建設融資及市場建立合作架構」備忘錄MOU,規劃以成立基金或投資銀行等方式讓兩國政府與企業共同投資東南亞、中南美等第三地投資基礎建設與能源發展,強化臺灣「新南向政策」與協助邦交國和美國「印太戰略」間之協調合作。外貿協會董事長黃志芳於28日表示柯拉克次卿來臺提到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 DFC, 隸屬美國聯邦政府,具至少600億美元實力)可對企業與中國全面脫鉤、重組產業鏈提供實質經濟援助,協助民主國家共構「中國以外」的供應鏈前進美國或其他國家,前提是不拿中國的錢、不賣東西給中國。美國已確定限制供貨給涉及迫害人權、監控世界、違反聯合國對伊朗禁令等惡行的中國華為、中興通訊與中芯國際等,切斷高科技對中供應鏈,早已失去利用價值的台積電竊密叛徒張汝京等人這幾年在中國其實很淒慘。原先企圖拿美國資源協助敵人的台積電終究也踢到鐵板,美國畢竟不會一直被愚弄。

前年7月1日剛生效的新《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中亦增入規範:「若任一成員國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其它成員國可在6個月後退出。」這「毒丸條款」擺明了劍指中國,以免擅長假冒偽充的中國藉加墨邊境混入美國。這項規定可能陸續被納入美國與其他國家既有或將有的貿易相關條約協定,用白話文講就是:若任何國家讓中國登堂入室,那就別來相找了。這些都凸顯了美國日益強調共有價值觀是一切合作的基礎,道若不同,不相為謀。美國既已確認中國是頭號敵國,並且與俄羅斯對美國造成的威脅遠遠不想能及,中國將是西太平洋印太地區對美最大的威脅。要有效防堵這個威脅,拜登總統也說了、也在俄烏戰爭如火如荼之際佈局派了外交關係要員前往日韓開會因應,並加強航母巡航及對峙威脅的演練包括加強供應這些東亞民主島鏈國家武器支持。組成包括美日法澳韓紐新加坡等國反獨裁侵略之民主同盟,與此專制主義政體之間形同第三次世界大戰或冷戰時對峙的局面,「很有畫面感」、「具煙硝味」的「分庭抗禮」。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Newtalk新聞立場。)


話題討論

網友留言

更多留言
新聞頁_投票BN 新聞頁_投票BN
熱門話題 more >
改變
字級
追蹤
作者
收藏
新聞
留言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