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二二八到底死多少人?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曾投書聯合報,指摘中學教科書提到二二八事件「死傷逾萬」與事實不符。這不是他第一次這樣講,早在他還在政壇活躍時就經常如此說。他的立論始終是:政府有一筆補償金給遺族申請,但只有1千人左右真的申請,所以死難者人數應該就這麼多。他這個論點,才是悖於事實。

這種說法忽略了:(1)有些遺族到今天還害怕國民黨是在引蛇出洞;(2)有些遺族根本懶得理這個政府;(3)二二八事件的死難者中,有很多是當時的高中生,他們根本還沒結婚,也不會有後代,爸媽也都死了,兄弟姊妹的後代不見得手裡握有什麼證據,是要怎樣申請補償。
 
不要以為遺族都會樂得去拿錢!這個政府有太多官僚的腦子裡面就只有錢,也把人民當成都是可以用錢收買的對象。我的曾祖父在二二八事件被關押,鄰居一一槍斃。放出來後就瘋了,一年後過世。我家族也沒人去申請什麼補償金。不要以為我們都像小狗一樣,看到錢就搖尾巴!
 
許介鱗『戰後台灣史記』第十三章:
 
一九四七年...三月三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在臺北中山堂召開第一次會議,警總及其所隸屬之「軍統」派人混進民眾中,提議組織「忠義服務隊」,維持治安,並要求軍隊撤出臺北。此時,黑社會首腦許德輝表示願意負責。...根據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忠義服務隊」和「義勇總隊」根本就是同一個機構,許德輝只不過是林頂立的部下而已。這些人四處縱火,燒燬外省人商店、毆打外省人,挑起衝突、混亂,為中央派兵鎮壓製造藉口...
「忠義服務隊」也動員學生及青年。三月三日處委會治安委員會決議要求學生及青年協助。游彌堅叮囑在場青年代表張武曲等人儘快組織起來,張等乃在兩天後成立「臺灣省青年自治同盟」,與原本存在的「學生自治會」共同加入「忠義服務隊」。...
三月七日下午,「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討論由王添燈所草擬的「三十二條處理大綱」,混進旁聽席的特務人員提出由軍統所擬的「撤銷警總」、「軍隊繳械」、「釋放臺灣人漢奸」「臺灣的海陸空軍軍官由臺灣人充任」等十條額外要求。當晚,這些額外要求經由廣播後,柯遠芬等人以為抓到了把柄,處委會成員叛國罪證確鑿,不禁「談笑風生」「飯量大增」,說出「現在他們的陰謀大暴露了,現在是我們理直氣壯了。」
  同夜稍晚,「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向陳儀遞交「處理大綱」,陳嚴厲拒絕,並密令臺北所有部隊待命。八日上午,憲兵第四團兩個營乘船抵達基隆,晚間十時三十分,長官公署下令總攻擊,在中山堂及日新國小開會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要員多半罹難。深夜,圓山地區發生「戰鬥」,軍統人員將參加「忠義服務隊」的數百名青年和學生集體屠殺,然後再誣指他們是夜襲圓山的暴徒。九日清晨六時,警備總部宣佈臺北戒嚴,「派兵彈壓變亂,搜捕奸黨」。上午,增援部隊陸軍第二十一師由上海開抵基隆,藉口「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陰謀叛亂,展開一場大屠殺。
 
另,其他的文獻也指出:二二八事件時,確確實實有一群有組織的流氓帶頭打殺搶外省人,製造許多事端,釀成軍警特鎮壓臺灣全島的口實。這群流氓的背後究竟是何許人也?答案是:國民黨省黨部。
 
國民黨裡面有很多派系,這些派系傾軋經常不管大局,只要把對方毀了,人民死活無所謂,國家前途也無所謂。二二八事件就是一個例子。陳儀是政學系,跟陳果夫陳立夫兩兄弟的CC派處得很不好。陳儀來台接收,就不給台灣省黨部好處。結果,省黨部就搞他。CC派的特務機關中統,來台灣吸收了許多流氓,例如台中地區的幫派首腦蔡志昌,他手下的「十四大哥」裏面有不少都是中統的特務。中統所吸收的十四大哥幫成員詹正光,在事件爆發後,鼓動民眾放火,把事端鬧大。(鐘逸人,p. 157)
 
此外,CC派也派特務混進處理委員會,並刻意提出一些讓國民政府有藉口可以鎮壓台灣人的要求,例如「本省人的戰犯與漢奸無條件立即釋放」以及「各地方法院院長及檢察官全部由本省人充任」等。(葉芸芸,p. 99) 蔣渭川也參與推動青年學生加入「忠義服務隊」、組織「臺灣青年自治同盟」。(蔣渭川)三月六日又招集退伍臺籍日軍於中山堂及太平國校集合。(蔣渭川) 當時情治人員曾經組成「便衣隊」槍殺台灣人。省參議員顏石吉說:「這次所謂便衣隊多數由黨部服務處出來槍殺人命。」(台灣二二八事件檔案史料,p. 528)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