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5,723
台灣--我的激情與我的願景

            我愛台灣。台灣這美麗島一直是我感情所繫的母國。就法律面而言,我是歸化入籍的美國公民。可是,台灣是生我的地方 (1933出生),直到離開台灣去美國追求高等教育以前,台灣一直又是養育我的地方。來美國後,我首先在堪薩斯州立大學唸政治學(1965 – 67),之後轉去德州大學奧斯汀本校唸專業會計 (1970 – 72)。 

           進入堪薩斯州立大學唸書不久,我立下志願,用超過一半的時間來關心母國,讓台灣終有一天能變成我驕傲的地方。這立志,一輩子磨練著我,以至於,無怨無悔地,成為台灣民間終生政治工作者。

           我一生的日子和近代台灣菁英追求更好的台灣未來日子幾乎吻合。這好日子的追求,開始於日本對台灣的殖民時代 [1895 – 1945],中間經過中國國民黨[KMT]軍事占領 [1945 – 2000],最後,進入追求民主生活的大時代[2001到現在]。過去幾十年裡,我用敏銳的目光和不淺的激情,參與這五花瞭亂的政治變遷。在此一提:  日本投降 [1945年 8月 15] 以前,除了母語[台灣方言],我只懂用日語溝通。KMT來台後,我學會用滿大人話[Mandarin, 通稱國語]看書與寫作[思考則用台灣本地土話]。如今,我的英文程度比國語通順 [作者按:本文原作用英文寫的。此漢文本由作者自譯。譯本不通順,詞又不達意之處肯定不少,敬請包涵,欲參考英文原作品先生女士,請向作者索取  。來email免費即寄。請寄到email:  [email protected] ]。這是偌大的諷刺! 這是偌大的人生改變!

           在台灣的學術界裡普遍存在著一個人人知曉的評價, 就是,日本治台兇如狗。不過日本治台留給台灣相當完整的基礎建設與經濟發展。然而,我對日本印像最深刻的是,在文化上,日本人普遍做人做事,相當實在,相當忠厚,相當公道,相當勤勞,相當堅忍,以及個個都具有強大的使命感。總的說,我對日本的評價正面大於負面。

           在台灣的學術界裡普遍存在著一個人人知曉的評價,就是,KMT占領台灣貪如豬。其主要占領手法是: 差別、敲詐、腐敗、欺騙、和恐懼。但也有令人讚美的一面: 它提供給學生入學,或公務人員就業,一個相當公正的考試制度。除此之外,它堅持反共,使中共的台灣夢一直不得挺,這應該值得人們讚賞。我很感激 KMT公正的學生入學[中學和大學]和公務人員就業[高考、特考、留學考等] 考試制度。沒有這一公正考試制度在,大多數窮家子弟肯定成不了大器的。也成就不了今天的我。 我也讚賞它曾經長時期堅決反共,即使它用「自由中國」的遮羞布招搖過市,欺騙世人也罷。總的說,我對KMT的評價負面大於正面。我對KMT於15- 20年前,面對中共,從過去極端不妥協的敵視國策,迅速地軟化下來,由極端敵視轉喜皮擁抱,甚至於當台灣住民決心走上本土化、民主化、和美國化的偉大時刻,做轉型台灣的絆腳石,對此,我十分不齒,也無法理解。

           如所周知,一九八零年代末了,台灣政治產生了巨變。一位繼承其父親 - 蔣介石 - 以確保流亡台灣中國難民利益的末代獨裁者 - 蔣經國 - 死亡了。此時,來自美國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也已經有多年。社會的變遷是複雜的因素,包括主體[人]與客體[資源],相互衝擊影響而成的。打從那時候, KMT的獨裁已經進入歷史。蔣經國發明抓台灣菁英的黑名單制度也成為過去式。抓匪諜、抓台獨實施38年的戒嚴令又取消。又是蔣經國得意傑作一樁,強制人民間互相監控,強逼人民乖乖做柔順綿羊的連坐法不見了。政治牢獄如火燒島[後來美其名為 “綠島”]也撤除。幾十年確保中國難民生存的少數統治政治架構 – 國民大會被取消,立法院實行全面改選。

           台灣以靜默、以技巧,復不流血方式,神不知鬼不曉地走向寧靜的政治革命。過去的獨裁統治如今改為多黨競爭;選出總統和立法委員的大選被定期舉行;法院獨立審判而不再如KMT時代受政治干涉;展現言論自由的媒體機制是新台灣的一絕;社會進行重整轉型,以寬恕、諒解,憐憫、尊嚴等當代文明價值觀,化解幾十年以來土生土長島民和來自中國難民間長期對立與不和的難題。達觀的願景油然產生。這願景讓島民注入社會中「能做」、「要做」、「肯做」的進步精神,經濟發展煥然一新。這一切的一切良性價值交互作用,其結果,一個澎湃的亞洲式民主典型產生了,它24小時不停息地在亞洲地區照耀發光。這個典型,酷如美國對亞洲地區的廣播站 ­-「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一般,對中國境內具有獨立思考無數菁英,對於他們在中共統治下,過著不自由、不民主、綿羊般柔順苦悶日子,提供強烈的良性對比、愛慕作用。同一作用,對中共極權政權卻如牛虻對牛子般,產生除不掉、趕不走,也趕不盡、產生長期不快,可能加深中共消滅台灣的敵意。

           在這宏大轉變中,「台灣關係法」雄厚地表現帶動台灣現代化的分水嶺角色。「台灣關係法」,以我的觀察,其立意在於帶動並注入台美兩國間的深厚情誼;它關懷;它神入[同理心]、愛心、希望;它幫助;它提供安全與保護。事實也如此。它在台灣島民中創造了前所未有的自信、熱情、與勇氣,這創造特別在年輕族群之中。這前所未有新價值的產生,包括自信、熱情、與勇氣,在島民中,尤其在年輕族群,他們普遍發覺新台灣命運與新台灣共同利益所在。這就是新台灣命運共同體的建立。從此,他們既驕傲又大膽地認同自己為新台灣的主人翁 [新台灣人],而堅定否定、丟棄他們父母那一代的陳腐思維 - 對舊中國的幻想。就是這種新發覺、新覺醒、新認同,他們願意保衛生於斯、長於斯,屬於他們自己的國土,免受外來政權侵略或內部動亂。去年,在總統選舉中,他們用選票表態他們這種新發覺、新覺醒、新認同,將神聖一票投給支持這嶄新立場的候選人  - 蔡英文。

           蔡英文治國團隊採取極明確親美國的思維、態度及治國方式,讓我起名這種方式為「 動態維持現狀Dynamic Status Quo」吧。就是這種明確親美立場符合新台灣現狀的國家利益,蔡英文的民調聲望,特別在年輕族群及專業族群中,創歷史新高。這表明現今台灣正朝著正確路途踴躍邁進。美國國務卿龐培奧應該目睹到這一可喜民調,宣布中共對台灣國際生存交往空間的長期限制、長期壓縮,即日起,美國單方面取消。這個宣布,其突破台灣的國際空間所發生爆炸威力,應可比美「台灣關係法」的震撼。這一震撼,必將全方位及於台灣的國際能見度、國際接受度、台灣對國際上承諾的重大貢獻、以及其他國際生存交往空間的壯大。台灣人民以及本文作者對美國的感恩,非作者筆墨所能形容。 

           很顯然,台灣將繼續往正確路上走。台灣幾時會達到成熟的民主,無人能答出、答對。如何定位台灣現階段呢?  以我的觀察,台灣很早就進入事實上的獨立了【de facto independence】。台灣知識界普遍認為,台灣欲進入長期民主中,還必須完成正常化諸多措施。這措施,應包括改變聯合國的文化,由過去因怕中共,把台灣入聯申請嚴拒於門外,今後不但不阻擋台灣入聯申請,更要主動邀請台灣入聯,這邀請,最好以會員國身分提出、求其次則以觀察員身分,重要的是實質上入聯成功。台灣一旦入聯,可以盡其所能發揮對聯合國的多年承諾。針對聯合國會員國中,不少經濟上比較落後、需要幫助國家,台灣可以滿足它們的要求。這種幫助,對這些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只是增加中共的牢騷。台灣在高科技上的成就,例如醫療方面,一旦入聯,應該對聯合國有加分。因此,台灣的入聯,對國際社會,是雙贏或多贏之舉。 

           即使長久以來,台灣被中國與美國捆住逼死的「一中政策」框架被美國單方面棄除,台灣不可能立即登天,進入成熟的民主國家之林。台灣現代化之路下一階段該做甚麼呢? 我的看法是,台灣應該尋求殖民地自我解放,就是住民自決理念的實現,以結束台灣過去歷代先民被殖民的悲慘命運。這個結束是提供台灣住民機會,讓他們一次或多次表達是否保持現狀【即事實上的獨立】或改變現狀。如果改變現狀,其改變又是進一步親善美國,那麼,什麼樣親善法? 是文化上的加強,經濟上的加強,政治上的加強,抑通通都包? 是一次完成,或分階段完成? 都可以提出討論。之後讓住民以投票方式表達深藏他們心中人人的意願。這一種黃金式的努力,就是,公民投票 【Plebiscite】。 

           欲確保投票上公正,而這種公正非常重要,最好請聯合國主持並監督公民投票 。聯合國憑其萬國大家庭威望,二次戰後在第三世界主持過多次殖民地解放住民自決的公民投票,其成果受世人肯定。誠如上述,美國通過台灣關係法對台灣提供最強的政治保護。對於住民自決公民投票之舉,台灣應該優先和美國磋商,並尋求其協助。倘若台灣住民的意願只有一種,就是事實上的獨立【de facto independence】,我認為台灣沒有舉行殖民地解放住民自決公民投票的必要。畢竟,以土地取得的法律概念【Prescription】,經過日本敗戰、日本治台的結束[日本於1945 年 8月 15日向二次大戰戰勝者 - 聯軍投降],或經過舊金山和平條約的正式簽署 [1952],台灣早已進入事實上的獨立了。 戰後新國際法律確立一個新概念:【土地歸屬於住民,不是住民歸屬於土地】。這新國際法律概念應該是採用Prescription 的法律概念。戰前舊國際法是住民歸屬于土地,這是帝國主義霸權觀念下的餘虐產物。幾世紀被強權殖民差別悲慘的後裔 - 今天新台灣主人翁 - 應該全力反對適用舊國際法律於台灣法律地位的解決! 對於諸多亞非殖民地達到自我解放,我認為公民投票對他們不見得有萬靈丹的好處。不過就今日台灣的時空而言,公民投票是一貼極好的萬靈丹。倘若台灣舉行公民投票的創舉不可以再延遲下去的話,請建議我用何種方式舉行最佳,何時舉行最好?

           羅馬不是一天蓋起來的。羅馬是經過幾世紀才蓋成功的。面對著惡毒、欺騙、又喜歡以武力稱霸奪取弱小的霸道國家 – 中共, 台灣追求成熟民主的坦途,可能不會在我有生之年實現(今年我的子孫將會請我吃八八歲生日蛋糕吧)。如果不可能,我也不會惋惜的。要往正面看;達觀些;堅強些;提出勇氣來;要培養忍耐的美德;要支持做對事的人,不要對他們指指點點;更要始終堅忍不拔。尤其重要的是,經常有開戰的準備與警覺心。如果沒有開戰準備的警覺心的話,當機會瞬間來臨,可能把握不住它,而讓它白白溜走,那太可惜。台灣最好的世紀將要來臨,台灣的正常化、又是現代化的政治發展最後一哩路快到了。讓我們準備好。當機會來臨時,緊緊抓住她不放。台灣將會是亞洲第一個國家進入西方自由民主偉大社區之林,和它們共享自由與民主的豐盛甘甜、豐富樂趣。最後,我的激情與感恩,對美國,包括對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在內,是無限大的。感謝你繼續不斷施予新台灣的友誼,支持、和保護。

文/王能祥(會計師 美國華府)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