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讓你看見的真相-10月13日南鐵東移迫遷紀實

        寒流來襲全台灣都普遍降到10度以下,但現在卻有人因為鐵道局的蠻橫,無家可歸,南鐵東移的黃春香在10月13日,被政府強制執行,破壞家園的同時,就已經失去了自己的家,黃春香是半拆戶,在11月12日鐵道局就已經承諾會研商針對不在拆除範圍內的地方恢復水電,但時至今日黃春香家仍然斷水斷掉,,而現在的網路風向也被民進黨政府帶成「不配合搬走的,都是為了錢,所以政府強制執行是正確的」但筆者想問的真的是這樣嗎?
        讓我們回到10/12日晚上九點,位在台南的黃春香家,筆者當天實際參與了整個過程。當時在場的人數不多,大概30-40位學生,還有幾名零散的社會人士,大家開始組織排班觀察警察的狀況,人數也隨著時間的過去而逐漸增加。凌晨兩點多,警方一台普通車停在加油站警局的長官下去開會了許久,三點多警備車的數量開始大量增加,並且突然封鎖了所有的出路,鐵路局沒有通知當天會進行強制執行,而所有集結的人,都是因為當天中午才知道「場外消息」而趕到現場。

        有許多同學被警察突如其來安裝的鐵柵欄隔在黃春香家外,為了將外面同學帶進來,有十幾個人出去和警察有了衝突,試圖在鐵欄杆裝好前撞出一個突破口,讓所有的夥伴可以聚在一起,筆者看到了警察的盾牌不僅是阻擋的工具,而是拿來攻擊群眾學生的武器,親眼看到警察明目張膽的打人,而被打的人只是一個學生,甚至還有一個警察打到失控,直到其他警察勸阻他才停手,給了筆者很大的震撼,黃春香沒有犯法,只是剛好家裡要被徵收她不願意罷了,就被半夜以滿滿的警察、鐵道局、工人組成的上200人包圍,包圍著40幾個人防守的黃家,甚至霹靂小組也進駐,最終我們退回屋內,沒有人被帶進來。

        消防車進駐,救護車抵達,警力的不斷增援,情緒不斷緊繃,好像隨時就會炸開,呼口號好像成了裡面每個人的情緒抒發,好像喊了之後,就離成功擋拆近了一點點,「樓梯留下,還我居住權」「保留地上權,樓梯鐵路可兩全」,這對在裡面擋拆的夥伴們來說不只是口號,而是捍衛的目標。最終六點,警察打破後門玻璃,玻璃灑了一地,一位指揮的警察,站出來說「地上都是玻璃,很危險,你們要不要自己離開?」沒有人走,每個人持續喊著口號,僵持沒多久,霹靂小組的突然進攻,將一個一個組成人鏈的人們,拉起來拖出去,絲毫不顧地上的滿地玻璃,每個人都像豬肉一樣,被扛、被拖了出去,被拖出去的人,跪著不走,垂頭沮喪的緩慢行徑,試圖將自己放在離黃家更近的地方,哪怕一點點也好......

        人們被一個一個帶了出去,大家只是喊著口號而已,警察仍然不敢鬆懈,以一對一甚至二對一的優勢警力,將我們帶離,黑色警備車一台一台的駛入,大家又被一個一個的塞了進去,我們被放在旁邊的公園,警察的戒備區之外,我們看得到黃家,但我們走不進黃家。 我們在被放下來之後,再次集結大約40人左右,大部分的夥伴都到場,剩下一部份還在屋內做最後的抵抗,另外一部份受傷無法到場,「20分衝進去」,一個小聲的聲音緩緩傳入,大家看著兩道警察保護著的鐵欄杆,盤算著怎麼衝可以順利進去阻止鐵道局的蠻橫強拆。時間一到「讓我們回家!」有人喊了這一句話,大家都同時有了反應,將第一道員警撞開,衝向後面的鐵欄杆,站在前排的手抓著欄杆,不斷拉扯,後方的夥伴不斷往前衝撞,欄杆倒塌,我們彷彿又看到了一線希望,再次向前衝向第二道欄杆,警方看到欄杆倒塌,警力開始向我們聚集,守住他們最後的防線,最終在幾波衝突之下,欄杆也倒塌,剩下警方以盾牌組成的圍牆,與赤手空拳的我們對峙,裡面的工程持續著,沒有因為大家的衝撞而暫停,看著工程機具不斷的挖,現在的我們已經無法前進,不僅僅因為我們的人數太少,也看到了我們堅守的堡壘,已經倒塌,黃春香的家再也不完整,衝進去也無法挽回些甚麼。

        抬頭看向警方,警察的人數是我們的好幾倍,並且擁有公權力賦予他們迫害居民的武器,對警察來說這不僅僅是個工作,部分在現場的警察以抬走多少學生為傲,將在場聲援的群眾們都當成敵人般看待,這就是人民保母嗎? 我們俗稱的人民保母,警察是捍衛人民的安全及保障人民的權利,在這裡我們什麼都看不到,警察是公權力的幫兇,為了自己的前途、薪資,只要有一紙命令,可以將人民一切的一切都奪取,甚至在奪取後還可以告訴你,我是在保護你們,如此無恥的行徑啊!

        打開手機看著新聞下方的留言,下面的人說著「鐵路地下化是台南人民的共識,已經擋太久了,支持公權力拆除」多麼暴力噁心且毫無民主素養的一句話,為了人民的最大福祉,可以將少數人民的家奪走,幾個家庭的家破人亡,換來台南的進步,對台南來說,是一個很好的獻祭,縣市的建設會成為選票,而迫遷的歷史就只是歷史。

        筆者最後想問的問題是,看完了當天以第一人稱視角觀察紀錄的一切,你們還覺得反迫遷的人是為了錢嗎? 當天的所有行動都是以學生為主,大家彼此素未謀面,沒有利益糾葛、沒有被操控的空間,憑黃春香一個人是「洗腦」不了這麼多人的,大家都是為了捍衛居住正義的理想而聚在這邊。 筆者不是要告訴大家所有反迫遷戶都是正義的,也不是要罵所有執行命令的人都是壞人,而是我們能不能夠在看到迫遷戶的時候,收起「阻擋城市進步」的惡意眼光,而是「謝謝你們的犧牲」讓我們可以更好!這不免是縫合社會撕裂的一個好方法!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