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霸凌與國際組織的淪落

     聯合國大會日前改選人權理事會會員,人權紀錄惡名昭彰的中國,仍然獲得多數票再度當選。接著,10月15日,中國駐聯合國副代表耿爽在聯大法律委員會「危害人類罪」議題一般性辯論中發言,就是否制訂危害人類罪公約問題闡明中方原則立場時還大言不慚指出,制訂公約應以確定危害人類罪的定義為前提。

    中國的西藏自治問題、新疆維吾爾族集中營問題、以及在蒙古禁以蒙古母語教學、香港實施《國安法》等重大迫害人權問題,引發各國在聯大圍繞危害人類罪問題展開討論。在聯合國,中國的人權現況成了民主國家與極權爭論的焦點,每年都有要求中國停止對新疆穆斯林所有侵犯人權的行為的提案,上週二,德國代表三十九個國家在聯合國發表聲明,對新疆的人權狀況和香港實施新版《國安法》後的最新發展深表關切。隨後,巴基斯坦和古巴與代表幾十個國家卻以反對干涉中國內政為由,發表聲明反對意見,並對中國治疆政策表示支持。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一個重要特色是在確保公平地評估每個國家的人權狀況,並設法解決在任何地方發生的侵犯人權事件,最終目標是改善各國的人權狀況。而對人權狀況惡名昭彰的中國再次當選,與理事會的工作目標----促進與改善人權,背道而馳,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開會審議有關中國人權案件時,勢將難以達成公平、公正期許。不久前人權團體在人權理事會質疑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的迫害時,中國代表不但利用會議規則無理取鬧、不斷阻饒,甚至敲桌子抗議,中國在國際上的蠻橫表現有目共睹。

    中國近年挾其經濟實力及「一帶一路」、「亞投行」扶持、收買不少弱小國家,他們受到了來自中國的各種壓力,如果不在國際事務上支持中國,就會終止中國與他們經濟合作的威脅。中國滲透聯合國相關國際組織,「世界衛生組織」、「世界貿易組織」「國際刑警組織」、「國際民航組織」甚至「聯合國大會」都已受其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影響,得以在審議議案或人事案時掌控組織,予取予求,這種惡劣行徑已被不少歐美國家所詬病。   

    本月15日,我國戴運物資赴東沙島的民航包機居然被「香港飛航情報區」以莫須有的理由拒絕飛入,「香港飛航情報區」未依國際慣例發布飛航公告之下,逕行禁止民航機飛入其管轄的區域,據推論乃因中國在南海遭受美國的強力壓制,唯有利用《國際民航組織》秘書長為中國人的優勢,濫權失職對台灣施予無理取鬧,以凸顯其在南海餘威,我國在航機安全、避免影響航班規劃作業考量之下,不得不委曲求全,遵從其指揮。

    中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世界衛生組織」、「國際民航組織」等等國際組織安插人員,對議案的審議或人事安排橫行無阻,2018年,因部份人權記錄不佳的國家當選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引發國際人權組織及美國不滿,要求聯合國改革未獲正面回應,美國憤而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今年5 月,美國川普總統不滿中國隱蔽武漢肺炎疫情,批評「世界衛生組織」為「中國傀儡」,宣布退出世衛組織並暫停對世衛的資助,凸顯中國操控國際組織的嚴重性,而這次當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也再次顯示中國的蠻橫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淪落,步「世界衛生組織」之後成為「中國傀儡」。美國總統川普雖然宣布退出其中部份國際組織,但美國的退出並無法阻止中國在國際舞台的霸凌,反而減低中國遂行其霸業的阻力,助長稱霸全球企圖,實非人類之福。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