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新冠病毒、蝗蟲肆虐的巴國 看台灣的平安無事

◇2020年六月至七月沙漠蝗蟲預測飛行途逕

(圖片來源:http://www.fao.org/ag/locusts/en/info/info/index.html

自今年2月聯合國糧農組織發布報告顯示,西非、東非和南亞20多個國家已經受到蝗災影響,我另一個家鄉巴基斯坦更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以應對蝗蟲災害,至今即將邁入7月,蝗災依舊延燒中,使作物生產、糧食安全以及數以百萬人的生命處在危險之中;同時,新冠病毒的疫情並沒有趨緩,確診人數持續攀登,已至全球排名12。

我在台灣可以自在出門,不太需要擔心是否會被新冠病毒傳染;而遠在巴基斯坦的親戚們卻並非如此,他們住在信德省(Sindh)海德拉巴縣,新冠病毒確診人數整省高達7800人,屬紅色警戒區,被限制出門,同時,因為蝗蟲過境,以農業維生的他們,損失慘重。

蝗蟲過境對巴國的影響這麼大?

入侵巴基斯坦的屬於沙漠蝗蟲,主要活躍於乾燥、半乾燥如非洲、中東和西亞地區,但在生態及氣候最優的情況下,這些沙漠蝗蟲群可隨風飛翔,北至西班牙和俄羅斯,南至奈及利亞及肯亞,東則到印度、巴基斯坦和西南亞洲。沙漠蝗蟲,它們是草食性,吃的食物包括玉米、棉花、稻米、雜草等作物,幾乎每天可吃掉與自己體重相等的食物量。

而農業佔巴基斯坦國內生產總值的20%,由於乾旱和水供應減少,農業已經苦苦掙扎多年,經歷長達12年的通貨膨脹高點,食物成本幾乎翻倍成長,去年麵粉價格更上漲了15%,既1993年後,今年又爆發近20年來最為嚴重的蝗災,加上新冠病毒疫情衝擊,食物的成本不降反增。蝗災的肆虐,最直接影響農民們的生計,再進一步影響到是數以百萬的生命,沒有食物,何以存活?

棉花重鎮——信德省(Sindh)

巴基斯坦炎熱的天氣,最高溫可至攝氏40度上下,最低溫則約落在攝氏10度左右,與台灣最大不同,雨量大量集中在7、8月,有別於台灣一年四季降雨平均的潮濕氣候,巴基斯坦屬偏乾國家。

棉花是喜溫的農作物,生長在常年都沒有霜雪降落的熱帶地區,信德省位於巴基斯坦南部,屬熱帶氣候,非常適合種植棉花。根據巴基斯坦經濟調查,「與棉花相關的產品為該國的GDP貢獻了10%,為該國的外匯收入貢獻了55%。棉花從5月到8月作為工業作物種植,在2月到4月之間則以較小的規模種植。」由此得知,棉花對巴基斯坦出口具相當重要地位。巴基斯坦有60%的出口貨源是紡織工業的原材料。今年,該國預計將生產945萬包棉花,是2015年以來最低的水平,比目標低26%。這意味著它必須進口數量龐大的纖維來維持紡織業的運作。

台灣真的不受影響嗎?

或許你可能會覺得,台灣到巴基斯坦的直線距離為5122公里,飛機直飛最快五個小時半,蝗蟲並不可能飛至台灣,跟我們一點影響都沒有,但真的是這樣嗎?

巴基斯坦是全世界第四大產棉國,出口產品以成衣、棉布、棉紗、地毯、運動用品、皮革製品及農漁產品等為主,而手工藝品及年代超過100年之古董更為我國自巴國進口之項目,即使台灣沒有蝗蟲過境的自然災害出現,但蝗災導致巴國糧食危機、農作物的生產,是有可能間接影響出口至本國的產品,我們不應輕忽此影響力。

雖然巴國政府,尋求中國的幫助,他們提供抗蝗蟲噴霧劑和器械並發送了300噸農藥和藥品,以幫助消滅蝗蟲,為此還激出一項官方的獎勵,農民以農藥殺死的蝗蟲每公斤都能換取20盧比,可是這做法不但費時,更會使隔天早上農場瀰漫著農藥,噴灑了大量農藥的作物也必須一併處理掉。

我想對台灣人說

在巴基斯坦蝗災的問題至今,雖還未找到一個最有效率的解決方法,我的家人除了正受新冠病毒的威脅,糧食的危機更是棘手,面對家人的困境,我無法前去巴國,能做的除了捐款以外,更多的是感謝。

現在在台灣的大家,不但擁有許多「自由」,更不需要擔心超市或餐廳食材短缺,導致沒有糧食吃的問題,為此身為台灣人,我們應該更加珍惜現有的資源,少一點抱怨,才會發現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我們是多麽幸運。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