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

亞洲影視動漫化又一章?談奉俊昊的「寄生上流」

韓國導演奉俊昊以「寄生上流」奪下2019年坎城金棕櫚獎,一舉越過曾獲三大獎的韓國導演朴贊郁、林權澤、李滄東,成為和金基德並列的韓國藝術電影霸主。

「寄生上流」描述活在地下室,貧窮的金司機一家人,以詐騙手段進入地上富貴社長家幫傭,無意間引出生活在社長家地下防空洞的前管家夫婦,兩組窮人間資源的爭奪,以及富貴與貧窮階級的衝突。

亞洲影視大約從十幾年前日本的「交響情人夢」電視版開始,動漫化非常嚴重。遇到艱難的心理刻畫或是考驗演員演技的關鍵時刻,就會偷懶以漫畫式耍寶混過去,例如忽然巴個頭、過肩摔、滑一跤之類。

「交響情人夢」本身是漫畫改編電視,遺留漫畫感是因為編劇原書照抄,懶得為電視版構想新劇情。但是後來的電影、電視仍然大量襲用漫畫感,毋寧說是影視產業的墮落。

「寄生上流」的漫畫感來自兩方面:

一是刻畫人物單調平板,沒有深入任何一個角色的感情世界。比對相同題材的英國影集「唐頓莊園」。「唐頓莊園」人物立體、情感豐沛,富貴階級彼此之間、貧窮階級彼此之間、富貴與貧窮階級之間,都有真實的友情與真實的鬥爭。(註:後來「唐頓莊園」爛尾是因為有演員要離開劇組,緊急賜死。)

如果說「寄生上流」限於篇幅,無法像長篇的「唐頓莊園」般細細刻畫,那就應該集中描寫一兩位主角,可惜的是「寄生上流」急著講故事跑情節,攝影機沒有停留在任何一位角色身上。

奉俊昊自己應該也感覺到人物樣板化太嚴重,只好藉金司機一家人之口說社長夫人「錢多人傻、單純善良」。詐騙戲要兩造都很聰明才好玩,社長和金司機兩家人都像木偶一樣平板缺乏複雜度,使得整個金司機全家侵入社長家的過程,就像漫畫一樣不可信。

二是劇情不現實。舉例而言:社長家走廊壁燈的總開關安裝在防空洞,社長家怎麼可能不知道防空洞的存在?防空洞裡藏著窮人,幾乎就像外星人降臨一樣。

貧窮的體臭味是本片屢次強調重點之一,社長多次聞到。結尾更是因為社長聞到窮人臭味露出嫌惡表情,才使金司機憤而刺殺社長。那麼社長和夫人躺在沙發上,怎麼會發覺不了沙發剛剛被金司機享用過?怎麼鼻子忽然就不靈了呢?何況金司機一家人正躲在沙發旁的桌底下?

一部好的藝術電影大概是這樣的:剛看完覺得好像沒有完全看懂,卻能感受到有某種東西是很強烈的,需要反覆思索回味,有時候需要回看確認一下。三大獎有幾部優秀的作品,更是僅憑光影變化就能說故事。如果是寫實電影,要讓觀眾感覺這是真實發生的事。一讓觀眾感覺不真實,觀眾馬上會改以看漫畫的嘲弄眼光看戲。

「寄生上流」劇情破綻太多,數十分鐘過後,我就把「寄生上流」當單純的商業娛樂片看待。以商業片而言,這部電影像漫畫般簡單輕快,是優秀的娛樂之作;如果以藝術電影的角度,「寄生上流」缺乏上一屆金棕櫚獎「小偷家族」的情感深度。它的得獎,只能說明坎城影展越來越向商業娛樂票房靠攏。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