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2

郭董捐款聽聽就好!法律允許的吹牛

前幾天報載美國威士康辛大學抱怨鴻海承諾的1億美元捐款,一年來只收到70萬美元,希望鴻海能盡快履行承諾。首富郭台銘擅長1塊錢要做出10塊錢的效益,風頭上來先喊高;等風頭下去了,剩下的要不要履行則再說。吹牛風格引起爭議,但其實這是法律允許的吹牛。

捐贈是極高的道德行為,文明國家幾乎全部都規定不可以強迫:我國民法規定,贈與還沒給出去以前,可以撤銷,除非這個贈與經過公證或者是道德義務才會不得撤銷;美國法律規定贈與以交付為要件,還沒交付的贈與根本隨時可以反悔;法國同樣規定只有經過公證的贈與才是可以強制執行的。

如果被要求要簽贈與合約、備忘錄、意向書怎麼辦?所有明確的共同簽署文件,不管它叫合約還是備忘錄、意向書,都是可以強制執行的契約。但是如果內容不明確,缺乏「必要之點」,就會變成無法強制執行,沒有實際效果的契約。例如說備忘錄裡大談「我要捐贈一筆錢供學校研究發展」,但死不肯寫贈與日期或者贈與金額。這樣這個備忘錄因為不知何時要捐?或不知要捐多少?變成沒有實際效果的契約。

Mr. Gou 郭先生模糊一下變成 Mr. Mou備忘錄先生。這一招不是只有郭台銘會用。前一陣子巴黎聖母院大火,LVMH、Kering、Total石油、L'Oreal四個集團喊出捐贈台幣210億,佔據全球報紙版面數日,還引起法國稅制是否公平的討論。結果目前巴黎聖母院說「這四家一毛錢都沒進來,我們靠的是美國比較小額的捐款,非常感謝美國人」。吹牛的負面效果是,LVMH的承諾,使得一般老百姓的捐款微不足道,但真相是一般老百姓支持住了聖母院,LVMH搏走善名。

老實說我還挺懷念那個有義氣,吹牛但是會捐真金白銀的郭董。

(CNN整理過郭董的吹牛史<Foxconn History of Broken Promises>,自2011年以來,宣布在越南、巴西、美國賓州、印尼、印度等地投資3000萬美元至50億美元,沒有一個實現。這些投資的操作方法跟捐贈類似,把備忘錄簽模糊,就不會有法律責任。)

我還記得愛心媽媽跪在鴻海門口,跪求郭大善人救流浪狗的畫面。因為郭大善人真的可能捐錢,所以才有人去跪。我也記得硬氣的管中閔校長,開記者會公開跟郭大善人索討承諾的捐款。這一定要給爺們校長管中閔按讚。

但到了選舉總統,完全不能吹牛開玩笑。八成的資產被共產黨抓在手裡,這已經超越「中共代理人」的概念,這是與馬雲並列為習近平的兩大金庫,共產黨首要的徵收對象。共產黨絕對不會允許郭台銘賣出鴻海控制權,氣氛寬鬆的前幾年尚且「別讓李嘉誠跑了」,現在習近平大收緊後怎會有富豪膽敢接手鴻海?除非是賤價賣給太子黨,但是賤價應該換成郭董不願意了。共產黨絕對要留著鴻海來指揮郭台銘,馬雲才剛剛被逼退休,專制帝王一定要向巨富亮劍,是亙古不變的政治。

我還是懷念那個留在民間,有義氣,吹牛但是會捐真金白銀的郭董。留在民間,小量小量切碎慢慢賣掉鴻海,是唯一有一點點機會擺脫共產黨的方法。

我們小老百姓面對這種捐款吹牛吹上天的情況怎麼辦呢?這是法律允許的吹牛啊。我們只能把感動點向後移,宣布捐款的時候聽聽就好,履行時才感動。然後默默無言地去匯自己的小額捐款:「也許你會捐款,也許你不捐款,也許已沒有也許。」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