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218

噪音小惡夢紀實

我們家住在新竹城市邊緣,也就是都市計劃線旁,後面本來都是田地,被納入重劃及完成後,道路通達方便,可連接到外圍往南寮的公道 5 大路,而路旁也有了不少白線內停車的車子。

 

有一輛車子的防盜器,整日不規則地嘶鳴,不是尖銳,但也煩人,由於不規則,你也不知道它何時叫起,一般晚上不常叫,叫白天,我們以為主人晚上開走了,可是最近晚上都叫,每次叫,叫不長,但有時間隔短,有時間隔長,如此不穩定地煩人。

 

在深夜,其噪音就清晰了。

 

10.26 深夜,約四點又聽到叫,煩人,睡不著了,由於有些距離,之前跑去看,才到聲音大概方向的現場,就熄音了,所以找不到兇手,半夜聽到聲音,乾脆騎腳踏車去看,但又熄音了,站在路邊等,也沒轍,只好歸來。

 

回來後,又聽見了。

 

天亮後,問早起的鄰居徐先生,他家距噪音兇手較近,被害較深,他也說被吵好幾天,不久噪音又響了,他指給我看,那車燈閃著在叫著,紅車不算,向右算起第四部,黑色車,就是那一部,他利害,竟被找到了。

 

我再騎腳踏車轉過去現場,吵聲熄了,沒法確定,再轉回來,不久又叫,這次確定準了,再去,找到那部黑色車,上面已有人放紙張,請主人調調或移走,不要一直這樣吵著,再看其車牌,竟然前後都沒有,可見有廢車意思,這輛車放在這裡好一段時間了,根本沒有移走再開回。

 

照照相,洗出來,早餐後去報警。

 

警察一聽,說已有人報案了,也就沒接受我照片,但問下去,說要環保局那邊開非廢棄車公文,因為那車子外觀還好,可見尚達不到破舊不堪的程度,收到公文後纔可後續處理。

 

也就是我們必須再忍不清楚的數天。

 

我當場跟警察要了環保局電話,打過去,說是稽核員姓連,昨天已經去看過了,問來問去,我乾脆把手機交給這邊的警察聽,讓他們直接對話,結果確定要等那公文,沒收到的話,警察不能直接叫鎖匠去開車門,怕要有所損失之責,而且開車門時,要環保局的人與里長在場。

 

就這樣,只好懷著再忍耐幾天的心,無奈地回來,但是又轉到現場,這次遇到那車子對面唯一的一間不小平房鐵皮屋的人家,之前沒看到人,這次走出來一個女士,姓曾,說她已報案了,這車鬧兩個月了,起初白天吵也就算了,最近連晚上都吵。

 

我把處理流程告訴她。

 

回來打電話給區公所找里長,沒聯絡上,聯絡到里幹事,是個小姐,她說有聽過這事。

 

把流程告訴了她,希望里長能主動聯絡處理。

 

下午去 family 喝茶讀書後,再轉過去,還在叫著,再跟曾女士聊一下時,該車忽停,又叫,叫後又停,如此不已,當著曾女士面,我用手拍,拿鞋敲,但都沒用,雖兩個月了,電池該沒了,也許有殘留電,可供防盜器叫。

 

如此悻悻回來,再打給環保局,趁未下班前,但誤打派出所,早上的警員說連往前拖移都不行,怕損傷誰負責,我說怎會,我負責,我車子也被拖走過被罰,也好好的,但他說規定就是這樣,我再打到環保局,得到會叫稽核員打給我的話。家人說,里幹事有打電話來過,我奇怪我手邊手機沒響,怎麼里長那邊會有我另一隻手機電話號碼。

 

就這樣,漸晚了,反正今晚還會再吵,稽核員也沒打電話給我,該已下班了。

 

晚上回來七點多,家人說不久前有個電話打來,因為靜音沒聽,看到後叫我回打,我一打,竟是里長太太,說事情處理了,不會吵了。

 

我驚訝非常,甚為舒暢,她說方法無法告知,怕人學去,但確有會警方打開車門,我為此迅速,一再致謝,她說有去找派出所所長,跟所長講此事重要,里長要交代里民,我聽到耳朵一亮。

 

整晚都沒噪音,睡得沈多了,半夜雖然又醒,有精神,萬籟寂遠,真美,感謝像小噴泉湧,若睏了可以再回頭睡。黎明到來時也不用恐慌怕噪音。

 

那邊還有廢車,若噪音又起呢?哈,像演電影囉。

 

珍惜眼前的安靜吧,煩惱歸煩惱,及時珍惜方是,我真感謝啊。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