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

向加拿大取經:從多倫多社區住宅參與式預算反思「城市權」的實踐(上)

作為系列分享的最後一篇,本文延續先前的基調,以解放參與式民主的想像為目標,再介紹另一個參與式預算的案例。參與式預算的實施場域其實很廣,譬如說葡萄牙的馬德拉群島(Madeira)是屬於國家自治區層級;巴西的愉港市、美國加州瓦列霍市(Vallejo)、法國的巴黎市、韓國的首爾市、我國的臺北市是屬於全市層級;美國的芝加哥市、紐約市、我國的新北市、臺中市是屬於選區(行政區)層級;另外,波士頓則推動全市層級的青年參與式預算;溫哥華某些小學、紐約市立大學則推動校園參與式預算;而本文的主角加拿大多倫多社區住宅又展現另一種可能性,它是以公宅社區為單位推動參與式預算。接下來,筆者將介紹它的作法、由來、參與成效,並且說明參與式預算如何作為「城市權」(the Right to the City)的社會實踐,最後以對臺灣發展參與式預算的期許作結。

圖一  參與式預算的不同可能性(取自PBP的投影片)

多倫多社區住宅的參與式預算

多倫多社區住宅(Toronto Community Housing,TCH)是繼紐約市房屋局(New York City Housing Authority,NYCHA)之後北美洲第二大的社會住宅主管機關,轄下掌管2,100棟社區住宅大樓、5000萬平方英尺的住宅空間,總計9億元的公共資產,提供11萬居民住宿。攤開居住人口的組成結構,63%是受扶養人口(包括38%的幼年人口以及25%的高齡人口),28%是單親家庭,23%的住戶表示有心理健康問題,6萬名屬於中低收入戶,還有許多移民人口,他們不僅在經濟上較為弱勢,也是在傳統代議政治中未被充分代表的(underrepresented)群體,因此多倫多社區住宅參與式預算案例的重要性除了在於它是第一個北美洲大型的參與式預算實踐外,也間接影響了紐約參與式預算的成形[1],更重要的是,在社會住宅這個場域以弱勢但多元的群眾為主體推動參與式預算,彰顯了參與式預算如何能夠成為「為弱勢者發聲」的利器,以及「城市權」是所有城市居民都應該享有的權利。

        自2001年開始,多倫多社區住宅的參與式預算已經有15年的歷史[2],每年都有數百萬加幣的經費投入在參與式預算,2015年度近190個提案有800萬的經費挹注,而2016年度則有500萬的經費讓住戶一同審議,決定預算應該怎樣分配;與許多參與式預算模式相同,它們的預算來源為資本資金(capital funds),因此只適用實體建設提案的施作,並且以硬體的維護與提升為主。根據官方網站上最新的資料,目前TCH的參與式預算分為三階段運作:提案發想→大樓會議→預算分配會議;在流程開始之前的計畫階段,房客代表與住戶領袖[3]會組成數個參與式預算監督委員會(PB monitoring committee),與TCH的專責人員共同檢視參與式預算的流程,確保流程的公開與透明,以及住戶與工作人員之間溝通的順暢,接著才開始三階段:

  1. 提案發想(brainstorming):主要由參與式預算監督委員會檢視社區需求,發想初步提案,而所有的工作坊都歡迎有空、有興趣的住戶共同參與。
  2. 大樓會議(building meetings):各大樓住戶針對上階段所提出的初步構想進行審議與協商,篩選出社區居民認為更為迫切的提案送交預算分配會議;在此同時,大樓住戶也選出正副代表參與預算分配會議、進行投票。
  3. 預算分配會議(allocation meetings):各社區(各大樓)代表在預算分配會議上投票決定哪些預算提案能夠獲得資金的挹注,這些會議同樣也歡迎所有住戶參加,惟大樓代表有資格投票。

最後根據投票結果決定中選的方案,並且由TCH執行,參與式預算監督委員會持續監督執行進度,如此完成一輪的參與式預算流程。

圖二  多倫多社區住宅參與式預算流程(取自TCH的網站;pdf原檔連結:https://goo.gl/WWmG6i

[1] 紐約市參與式預算的重要推手「社區之聲」(Community Voices Heard)正是在2009年實地考察多倫多社區住宅的參與式預算之後,而成為參與式預算堅實的倡議者,與「參與式預算計劃」(The Participatory Budgeting Project,PBP)聯手於2011年成功推動了紐約的參與式預算,至今持續扮演重要的角色。

[2] 2015年起,多倫多市也在三個選區/行政區(Ward 33, 35 & 12)推動參與式預算,與多倫多社區住宅參與式預算是兩個不同的計劃。

[3] 房客代表(tenant representative)與住戶領袖(resident leader)都是社會住宅的居民,差別在於房客代表是地方住戶議會(local tenant council)的法定代理人,而住戶領袖則不屬於正式組織的編制內,但是仍是社區住戶重要的意見領袖。

本文作者:許晏庭(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系碩士生、青平台特約撰稿人)

系列文章:

  1. 第四屆北美參與式預算國際年會紀實 http://newtalk.tw/opinion/view/37163
  2. 參與式預算的全球之旅:反思深化民主、實踐社會正義如何可能(上)http://newtalk.tw/opinion/view/37429
  3. 參與式預算的全球之旅:反思深化民主、實踐社會正義如何可能(下)http://newtalk.tw/opinion/view/37475
  4. 民主想像不設限:參與式預算和它的堂兄弟姊妹(上)http://newtalk.tw/opinion/view/37989
  5. 民主想像不設限:參與式預算和它的堂兄弟姊妹(下)http://newtalk.tw/opinion/view/38157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