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5

小心核能復辟!核燃料乾式貯存的政府陽謀

日前,時代力量立委參選人與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召開記者會,公開質疑原能會於8月7日通過「核二廠用過核子燃料乾式貯存設施」建築執照,是「假中期貯存之名,行最終貯存之實」。這一場記者會,可說是非核家園的進步力量對政策復辟計畫,所開出第一發警告槍響,也是進步力量所敲響的第一聲全民監督預備鐘。

為了讓主張核電歸零的臺灣青世代們,提早準備「核能發電後端」的攻防戰,提高核後端因應的公民參與的認知與強度,起身擔任監督臺灣核後端決策巨頭的重要尖兵。

以為青年發聲的目標的「慕哲青頭殼」,持續推出一系列的核後端的介紹與分析,讓關心臺灣的青年們,在臺灣正值三座核電廠延役與否的敏感時機,更簡單清楚的了解臺灣在面對「核電之後」的後端營運、技術處理、政策挑戰。

因此,本次我們就先依循記者會所提出的「核廢料貯存」進行一些簡單的解釋以及相關問題的說明。

燃料棒的「溼式」與「乾式」貯存方式

所謂的燃料棒溼式貯存,係指核電廠使用的核燃料棒在使用完畢之後,將燃料棒放置於圍阻體冷卻水池內的貯存方式。由於冷卻水池內的水具有屏蔽輻射的效果,加上核燃料棒一經使用後,就會持續不斷地進行衰變產生高熱,必須要浸泡在燃料池內約5~10年等待溫度下降,才能夠移出冷卻水池進行後續處理,因此濕式貯存可說是高階核燃料棒使用後的第一階段貯存處理。

但溼式貯存的冷卻池通常設置在反應爐的圍阻體內,所以能夠容納的燃料棒數量與當初興建規劃的空間有關。因此,當核電廠發現冷卻池貯存空間不足,又想要繼續利用該反應爐發電,就開發出了「乾式貯存法」。

所謂核燃料棒乾式貯存法,係指將經過了5~10年溼式貯存的用畢且已降溫的燃料棒,從冷卻池中移轉至特製的金屬容器內,再以銲接或是鉚釘封閉,並在容器內部添加惰性氣體氦氣,來穩定燃料護套,且還會在金屬容器外以鋼筋混凝土保護,避免輻射外洩,並抵抗劇烈衝擊、龍捲風、淹水、重物落下等種種考驗。但此刻的燃料棒仍具有攝氏200度以上的高溫,所以仍須以空氣對流冷卻降溫。

乾式、溼式貯存方式的可能風險

不論乾式或溼式的燃料棒貯存方式,都存在一定程度風險。溼式貯存因需要持續不斷進行水循環,所以電力設備的穩定相當重要,一旦循環機制因特殊原因而產生故障時,高升的水溫甚至可能導致核電廠的圍阻體破損。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福島核災,第一核電廠的4號機即使在歲修停止運轉期間,仍因地震斷電導致溼式貯存冷卻系統失效而引發氫爆。

除此之外,乾式貯存桶雖有多層避免輻射物外洩的設計,但跟據美國的貯存經驗,靠近海岸、湖泊等水源區的乾式貯存桶,外殼容易受到鹽分的腐蝕,30年之內就有龜裂的可能,而內部填充的氦氣若存在雜質也有可能產生腐蝕。從國外的眾多經驗,乾式貯存桶是有使用年限暫存設備,而非10萬年核廢的最終貯存場。

換言之,乾式貯存桶的設計與開發,是為了移動與暫時性存放冷卻池內用畢且已降溫、可不再透過水循環的燃料棒,方便運送至回收再處理機構進行再處理,或中期貯存專門保管的地區,所以絕不該是非高階核廢料的中期貯存或是最終貯存的永久儲存設備。

核一廠露天乾式貯存的潛在危機

基本上,乾式貯存或溼式貯存,只能算是核能用畢燃料棒的散熱處理階段,放射性相當強烈。因此,一旦乾式貯存桶因運載過程、地震、侵蝕等,造成桶身破損,輻射線就有可能因外洩,而滲透到土壤、進入水循環或是其他生物作為載具,影響到自然環境跟人類健康。

面對臺灣核電廠靠海,全天受到帶有鹽份海風侵襲,全國位於地震帶,地狹人稠,搬運與貯存核電廠內的燃料棒,本來就存在高度風險。為了防止輻射外洩,乾式貯存桶的重量、體積相當可觀,須以特製運送貨車載運至乾貯場,採低速行駛避免貯存桶摔落,才能達到運送安全,以目前臺灣道路條件與狀況,既使運送距離短,但臺灣也沒有任何本錢讓意外災害發生。加上,美國核管會曾於2012年11月,以美國案例,對核一廠乾式貯存所使用的304L不鏽鋼材質,提出在鹽分侵蝕易產生裂縫的警告,更加深了核一廠露天乾式貯存的潛在危機。

最終貯存爭議無解下的暫存變中貯

事實上,全世界仍沒有一個國家真正進入到核電的最終貯存階段,目前進展最快速的芬蘭與瑞典雖已規劃確切的永久貯存地點,但也只是進入到建設階段。因此,當前對臺灣核廢料最終貯存場仍只是想像的名詞,且就天然環境、氣候條件與國際發展,恐怕是現階段具備投票權的臺灣人都無法解決的問題,而面對臺灣現階段這個比人民更加短視的政府,當然也不會想的那麼遠。

既然最終貯存無解、沒有保證核安的那一天,對一個短視近利、便宜行事的政府而言,核燃料乾式貯存設施的啟用與建設,自然而然不是為了解決漫漫無期的核燃料的最終貯存,而是要解決眼前圍阻體燃料池客滿,用畢燃料棒無路可退、新燃料無處可插的核電廠停擺問題。現階段政府一切的核電設施規劃,看似為解決核廢料問題,實為核電廠延役而準備,甚至罔顧人民生命安全的,讓作為核燃料棒暫時存放設備的乾式貯存桶,成為高階核廢料的中期貯存場。

不到一年的看守內閣,卻急著讓核二廠乾式貯存設施的建築執照批准,此一決策可說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核能復辟陽謀!聽到警告鐘聲的青世代們,應該及早為未來的抗核之路做好準備。 

本文作者:葉懿倫、陳冠霖  (慕哲社會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員、研究助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