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87

The Beekman紐約市都會酒店的象徵
ROY

位在紐約Downtown金融區、距離「新世貿中心」約15分鐘腳程的The Beekman酒店,於今年8月開幕;但這棟9層樓高的建築,於1881年就落成啟用,歷經不同階段的風光與失落,經過3年來的大規模整修,如今成為一家紐約市都會酒店的代表。

坐在酒店一樓的Bar,光線從9層樓高的金字塔型中庭穿透下來,可以欣賞到每個樓層走道那些經過歲月雕琢的銑鐵花紋;當年這棟大樓稱為Temple Court(神殿堂),在全盛時期,這棟建築物是工業界白領階級的辦公聚會場所,有兩百多家業界的會計師、律師、出版人與媒體、作家在此進出,如以寫驚悚作品聞名的作家Edgar Allan Poe(1809-49 艾倫 坡),也是莎士比亞的劇作「哈姆雷特」在紐約首演的地點。

20世紀中葉,隨著美國經濟的強勁成長,這棟大樓更蛻變為現代化的辦公空間,中庭也擴充為今日大小;它那紅磚色的顯眼外牆、長格子窗、兩座金字塔型的屋頂,在1998年被視為紐約市的地標象徵,縱使如此,在上世紀末,有些人視這棟百年以上的建物為被拋棄的建築。2011年,Downtown一家知名的房地產開發商GFI Capital Resources Group買下它,在保有昔日的壯觀又能發揮當今最佳的經濟效益,終於在今年8月以酒店的型態面市。

    

The Beekman酒店位在Nassau街與Beekman街交會口,大廳從Nassau街進入,經過大廳來到Beekman街這側的Bar,酒店用黑褐色系與深沉的色調展現建物的風光歲月,但在裝飾與桌椅、燈光卻不經意流露它的現代感。我從Beekman街進入The Bar Room,約有十張高腳椅的長Bar台,深色木頭桌面與木頭的酒櫃,對比明亮的日光燈與金屬質材的高腳椅;坐在中庭座位區,從天窗可以看到明亮的天色,下方有圓形或長方形桌子,花紋布面的扶手座椅與花紋燈罩對比看來老舊的木頭長桌以及桌上的骨董燈架、舊書、盆花。座無虛席的客人讓這老建築添加了現代感,有著深色西裝的男性與套裝的女士、還有穿著入時的女性,他()們大多屬30幾歲的白領階層;各式酒類貫穿也活潑了舊有的時空,每人前面的葡萄酒杯、香檳酒杯、雞尾酒杯或啤酒杯;我點了一杯ChablisSharon則是Prosecco(義大利氣泡酒)

The Beekman目前是Thompson Hotels旗下的一家酒店,不像其它跨國集團所屬的酒店,以風格一致為訴求;該集團以擅長經營都會型精品酒店、餐廳、BarNight Life聞名,因此每家的設計各有特色與獨立的風格,客人多為30歲至50歲的白領階層。

The Bar Room全名為The Bar Room and Fowler & Wells,由美國當今所謂的Celebrity Chef(名人主廚)Tom Colicchio主持,Colicchio擔任好多季電視Top Chef的首席評審,也是Best New Restaurant的執行製作;我曾去過他早先與人共同創辦紐約Gramercy Tavern餐廳用過餐,其餐點菜色讓我印象深刻。他在紐約、賭城拉斯維加斯、洛杉磯都有經營餐廳。在The Beekman這家再度廣獲媒體的青睞。

就在這個(11)月初,另一位紐約名廚Keith McNally在該酒店開了Augustine餐廳,這是McNally36年廚藝生涯所開的第14家餐廳,這些餐廳主要都在紐約Downtown這一帶,紐約時報封他為「開創Downtown的餐飲業者」。Augustine餐廳開幕前,紐約時報還邀請他寫一篇文章在餐飲版登出。每次去紐約我常去McNallySoHoBalthazar餐廳,這是一家法式小酒館風格的餐廳,餐廳內明亮的燈光與明亮的鏡子,從各個角度都可看人與被看,欣賞客人享受食物與喝酒以及散發出來的快樂與滿足。該餐廳還有外賣的麵包與食物,生意相當熱絡。出身於倫敦工階級的McNally2013年在倫敦開了Balthazar餐廳,深得英美媒體的佳評,可說是衣錦還鄉。

分享
網友回應
網文精選
【北歐想想】芬蘭銀行經驗二、三事:服務轉型、嚴謹管理、社會責任
小警察大啟示(林青弘)
為什麼學界那麼生氣(陳芳明)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