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基金會:29年後 恐怖從天安門擴展到全世界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國際中國
上個月,魏京生在採訪中提到,2001年一次偶然的經歷,讓他得知自己上了「紅通」名單。雖然此後他也多次在世界各地旅行,但出入境時常遇到麻煩。
上個月,魏京生在採訪中提到,2001年一次偶然的經歷,讓他得知自己上了「紅通」名單。雖然此後他也多次在世界各地旅行,但出入境時常遇到麻煩。   圖:翻攝自Youtube

「六四」29週年紀念日當天,歐洲議會邀請歷屆「沙卡洛夫思想自由獎」 (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獲獎者齊聚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這是一個為表彰捍衛人權和思想自由的人們設立的獎項,1988年12月由歐洲議會設立,今年剛好滿30週年。

不過,中國的兩位獲獎者魏京生和胡佳,卻無緣分享這份喜悅。根據美國之音(VOA)的報導,美國非政府組織「魏京生基金會」的執行主任黃慈萍坐在會場裡,心情五味雜陳。她的面前擺放著「代表魏京生1996」的牌子,1996是流亡美國的民主活動家魏京生獲頒沙卡洛夫獎的年份。

報導指出,直到臨行前的最後一刻,魏京生沒能拿到所需的旅行證件。他原定還將出席幾場在歐洲舉辦的「六四」紀念活動,「現在只能呆在華盛頓」。

魏京生告訴美國之音,比利時拒絕給他發旅行證件,溝通了好幾次,甚至歐洲議會的大使找他們去談,這個事都沒有談下來,「比利時方面死活不給」,他對此十分不以為然。

根據以往的經驗,魏京生認為,恐怕又是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告」發揮了關鍵作用。

上個月,魏京生在採訪中提到,2001年一次偶然的經歷,讓他得知自己上了「紅通」名單。雖然此後他也多次在世界各地旅行,但出入境時常遇到麻煩。

黃慈萍解釋說,「這是一個黑名單」,但「除非你被拒簽了,或者被抓了,否則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名單上」。

除此之外,他們推測,比利時可能出於保護魏京生個人安全的原因拒絕向他發放旅行證件。儘管不能透露更多細節,黃慈萍說,可以肯定的是,這兩個因素背後「都有中共的影子」。

「恐怖已經從天安門擴展到全世界」,黃慈萍說。

根據美國之音的報導,另一位「沙卡洛夫思想自由獎」的中國獲獎者是知名異議人士胡佳,他也無法前往布魯塞爾。和往年一樣,在「六四」個敏感的日子到來前,他又被「國保」們帶到外地旅遊,隔天才能返回北京。

報導也提到當年的天安門學生運動領袖王丹,在「六四」29週年紀念日這天成立的「對話中國」智庫舉行了首場研討會,討論中國對全球自由與民主的威脅。

流亡海外的中國維權律師滕彪質疑,1989年,民主國家對中國實行制裁,譴責天安門大屠殺,支援在獄中和流亡海外的活動人士。但很快,「西方國家用鮮花和紅地毯歡迎那些屠夫,迫不及待地擁抱中國的獨裁者」。

出席研討會的學者們一致認為,89之後,民主國家一次次對中國採取「綏靖政策」,允許其加入世貿組織、主辦奧運會,以及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表決。結果是,如今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國際舞臺上越發咄咄逼人,還通過更加隱密的手段,「將自己的專制主義輸出至海外」。

報導稱,從建立孔子學院侵蝕學術自由到綁架海外異見者,從發動網路攻擊到強迫外國公司道歉……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西方社會必須意識到這是一場戰爭!」澳洲雪梨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說,「第二次冷戰已經到來」。

上個月,魏京生在採訪中提到,2001年一次偶然的經歷,讓他得知自己上了「紅通」名單。雖然此後他也多次在世界各地旅行,但出入境時常遇到麻煩。
另一位「沙卡洛夫思想自由獎」的中國獲獎者是知名異議人士胡佳,他也無法前往布魯塞爾。和往年一樣,在「六四」個敏感的日子到來前,他又被「國保」們帶到外地旅遊,隔天才能返回北京。   圖:翻攝自Youtube
上個月,魏京生在採訪中提到,2001年一次偶然的經歷,讓他得知自己上了「紅通」名單。雖然此後他也多次在世界各地旅行,但出入境時常遇到麻煩。
他們推測,比利時可能出於保護魏京生個人安全的原因拒絕向他發放旅行證件。儘管不能透露更多細節,黃慈萍(左)說,可以肯定的是,這兩個因素背後「都有中共的影子」。   圖:翻攝自Youtube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