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仔新書試讀16》荒謬無理的「萬年國會」總算完全被終結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政治經濟
在立法院長梁肅戎的命令下,盧修一被立法院數十位駐警,像三明治一樣拉扯,毆打他。
在立法院長梁肅戎的命令下,盧修一被立法院數十位駐警,像三明治一樣拉扯,毆打他。   圖:潘小俠/攝

一九九一年四月,盧修一在立法院的議事杯葛行動中,在場內遭到警察施以最嚴重的肢體暴力,頭部撞到議場內的桌角。戴振耀為了保護他,也被警察打到脊椎凹了一處,兩人雙雙掛彩,送台大醫院急救。

一九九一年五月到十月,國民黨先以懲治叛亂條例逮捕學生(獨台會案),再以「刑法100條」逮捕台獨聯盟成員,盧修一感同身受,他以立委身份,不斷關心,並走上街頭聲援同志。一九九二年,他終以第一高票再度連任立法委員。

議場衝突  警察公然施暴立委

一九九一年的三月十九日,國民大會終於對資深國代於一九九二年退職的提案做出決議。不過,對於修憲問題,國民黨不願意那麼快就鬆手,仍然想盡辦法利用立法院的人數優勢阻擋改革。四月八日,老國代的最後一次會議在陽明山中山樓舉行。這些老國代們在第一屆第二次臨時大會中,以「一機關二階段修憲」之名,行「一機關一階段修憲」之實。這種為維護既得利益而不惜違憲的作法,引發民進黨國代的極端不滿,他們與國民黨國代產生許多次肢體衝突,結果憲警和便衣人員入場,將民進黨國代全部拖出場外。

更嚴重的衝突,則發生在一九九一年四月十二日的立法院內。民進黨立委張俊雄與立法院長梁肅戎因「一記耳光」引爆第一波衝突。民進黨立委為抗議立法院長梁肅戎濫用表決權,當時盧修一擔任民進黨團立法院黨團幹事長,他為了不讓議程進行下去,不斷以議事技巧杯葛投票,並把議事資料丟向梁肅戎。梁肅戎在盛怒之下,下令警察:「把盧修一拖出去!」盧修一奮力抗拒,被警察拖出議場後又衝回來;十幾名警察再次合力把他拉出去,盧修一又掙脫再衝回來;如此來來去去總共四個回合,盧修一的西裝外套和鞋子都被扯掉了,頭部也重重撞到議場內的桌角。

盧修一被打到半昏迷狀態後,又被拖到立法院議場後面的茶水間,好幾個年輕警察繼續不斷地對他施暴、又打又踢。同黨的立委戴振耀此時衝到茶水間去保護盧修一,結果警察毫不鬆手,連戴振耀一起痛毆一番。戴振耀寡不敵眾,只能趴在盧修一身上保護他,結果戴振耀的脊椎被警察打凹了一處,造成永久性的傷害。因盧修一與戴振耀受傷嚴重,二十分鐘之後,被緊急送往台大醫院急救。

民進黨一來氣憤國民黨的鴨霸蠻橫,二來痛心黨內同志的受傷受辱,於一九九一年四月十七日發起了反對老賊修憲的「四一七大遊行」。盧修一坐著輪椅,包著繃帶,也出現在隊伍之中,熱情的民眾見到他紛紛上前致上慰問之意。

四月十九日,民間憲改會議登場,「台灣學生教授聯盟」上百成員在台大校門口發起絕食抗議,反對老國代修憲、要求立即停止國大臨時會。剛出院的盧修一,不肯在家靜養,由陳郁秀陪同,跟著同黨立委前往慰問絕食的學生,加入聲援。

四月三十日,總統李登輝宣告,自五月一日起,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公佈「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五月一日起,民進黨中央黨部啟動「人民制憲列車」,開拔到全台各地巡迴演講。盧修一傷勢尚未痊癒,他顧不得靜養,也加入全台宣講的行列。歷經社運界及民進黨的努力,四十多年來從不改選的老國代,終於在這一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行憲紀念日,在歡送酒會中真正下台一鞠躬。荒謬無理的「萬年國會」,總算完全被終結了。

延伸閱讀:

盧仔新書試讀15》盧修一與那段光怪陸離的台灣老國代時代

在立法院長梁肅戎的命令下,盧修一被立法院數十位駐警,像三明治一樣拉扯,毆打他。
有「國會頑童」之稱的盧修一,他「合理的抗爭」,是立法院長梁肅戎最頭疼的事。一九九一年四月十二日,立法院議場衝突中,盧修一被主席梁肅戎招來的駐衛警強制包圍,動彈不得。   圖:周嘉華/攝
在立法院長梁肅戎的命令下,盧修一被立法院數十位駐警,像三明治一樣拉扯,毆打他。
盧修一被警察強制拖離議場時,不僅頭髮被強制拉扯,頭部更因被駐警拉去撞到桌腳而昏厥。   圖:周嘉華/攝
在立法院長梁肅戎的命令下,盧修一被立法院數十位駐警,像三明治一樣拉扯,毆打他。
盧修一立委被立法院駐衛警圍毆,四度被強行抬出國會議場,最後因頭部因撞到議事桌的桌角而告昏厥,送臺大醫院急救。   圖:潘小俠/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