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管仁健觀點》哲生叔叔,您支持的才是惡魔黨啦!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今年雙十國慶主視覺,從象徵過去外來侵略者的紅底藍白三色,改成源自台灣傳統藺草編織「かぎ」(茄芷袋,或稱加薦仔)的紅藍綠三原色。
今年雙十國慶主視覺,從象徵過去外來侵略者的紅底藍白三色,改成源自台灣傳統藺草編織「かぎ」(茄芷袋,或稱加薦仔)的紅藍綠三原色。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哲生叔叔,您支持的才是惡魔黨啦!

一個雙十慶,全台兩樣情。既然號稱是國慶,就該舉國同慶吧?事實不然,10月初銘傳大學廣電系主任杜聖聰以〈這算什麼?〉爲題,在臉書上貼了總統府前正在裝修的觀禮台照片說:「國慶日,連『中華民國』四個字都不提,要修憲,修成台灣國,國慶也要有國名。旁邊連國旗都不插,我,香蕉你個芭樂!」

杜教授為了國名與國旗,竟然氣到忘了祖師爺的吩咐,還沒收功就先飆了「香蕉你個芭樂」的六字經,但這還只是黨國懷舊〈天天天藍〉的序曲。另一位號稱是「懷舊達人」的張哲生,103日也因不滿台北街頭今年慶祝的條幅沒有國旗,在臉書開罵:

「小華和小英是交往多年的情侶,這天,小華發現原本放在小英皮夾裡的兩人合照被換成了小英的偶像小武的劇照,小華氣得質問小英為什麼兩人的合照不見了,小英淡淡地說:我已經把你放在心裡,這樣還不夠嗎?

在街頭看到政府用這種號稱具有創意的旗幟來慶祝中華民國的生日,深深覺得不如單純掛上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既簡單明瞭又有意義,不是嗎?中華民國在國際賽事上被迫使用會旗取代國旗是逼不得已,為什麼政府在自己的國土上還要弄一個三彩雙十圖樣來取代國旗呢?

我醜話先說在前面,你如果不認同我的看法,請直接略過就好,但只要你的留言讓我覺得你不認同中華民國,我不會跟你多廢話,封鎖會是我送給你的最後禮物,因為我不想和不認同我的國家的人有任何交流。」

張哲生把國旗比喻為「小華與小英」的情侶合照說,立刻引來大批網友的不滿,因為從歷史來看,小華明明是個有槍的流氓,闖入小英家裡強姦了小英,還把照片硬塞到小英皮夾裡。在戒嚴時代,你我的皮夾裡,不也都被塞了小華的照片?不想收照片的阿公阿祖們,228與白色恐怖時不也都被小華殺光了嗎?強姦犯與受害者的關係,怎麼會變成了情侶?

有位網友說:「斯斯有兩種,懷舊也有兩種。一種是從前樣樣都好的黨國懷舊,以張哲生為代表;一種是從前樣樣都壞的本土懷舊,以管仁健為代表。」但本魯對這樣的說法也極不以為然。

張哲生對黨國有眷戀是沒錯,但不會誇張到覺得樣樣都好。另一方面,本魯是外省人,又成長於基督教家庭,非常不本土的。當然,外省必須相對於本省,不了解本土文化,怎麼研究在本土的外省文化?因此,本魯對本土文化不至於太陌生,甚至會笨到去輕視仇視。

本魯從求學、當兵到就業前幾年,都在戒嚴時代,也就是黨國時代的高峰期。因此,在本魯的童年、青少年到前青年期,哪個事物能與黨國脫得了關係?如果壞的有關係,那麼捐血、博愛座、少棒、瓊斯盃……好的也脫不了關係。至於朋友、同學、同袍、同事到癩蛤蟆想吃天鵝屁的單戀,所有好的不好的回憶全在黨國時代,本魯又怎麼可能會懷舊懷到認為那年代什麼都是壞的?

不過,張哲生對國旗的偏好與偏見,證明了他也是黨國教育下的受害者。中華民國建國時,執政的南京臨時政府和北洋政府,用的都是紅、黃、藍、白、黑五色,代表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的五色旗。現在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不也是後來改過來的嗎?既然從前就能改,何況現在根本也還沒真的改,我們在網路上都是大叔級的咖了,還需要這麼抓狂嗎?但次日張哲生又在臉書上開砲:

「你以為跟惡魔黨妥協,把地球交給惡魔黨統治,世界就會太平嗎?錯啦!一直到科學小飛俠第一部的最後一集,大頭目才驚覺自己一直在助紂為虐,無名主宰根本不是想統治地球,而是要毀滅地球!」

其實張哲生對《科學小飛俠》的解讀,永遠停留在黨國時代。戰後日本早已脫離了軍國主義,但台灣在兩蔣統治下,卻數十年如一日。我們對比一下主題曲就會發現,中文歌詞是;

「飛呀!飛呀!小飛俠,在那天空邊緣拼命的飛翔,看看他多麼勇敢、多麼堅強。為了正義,他要消滅敵人;為了公理,他要奮鬥到底。飛呀!飛呀!飛呀!小飛俠!衝呀!衝呀!衝呀!小飛俠!我愛科學小飛俠,我愛科學小飛俠,多勇敢呀! 小飛俠。」

 但我們回頭看一下日文,原來是說:「誰だ?誰だ?誰だ?(是誰?是誰?是誰?)空のかなたに踊る影(在天空那端的舞動之影)白い翼のガッチャマン(白色翅膀的科學忍者)命をかけて飛び出せば(若賭命飛翔)科学忍法火の鳥だ(科學忍法火鳥)飛べ!飛べ!飛べ!(飛!飛!飛!)ガッチャマン(科學忍者)行け!行け!行け!(走!走!走!)ガッチャマン(科學忍者)地球は一つ(地球只有一個)地球は一つ(地球只有一個)おおガッチャマン(喔!科學忍者)ガッチャマン(科學忍者)」

戒嚴時代黨營的中視,在中文主題曲裡跟日文原意差距最大的是這兩處,也就是黨國體制要對兒童奴化教育的關鍵:一是「若賭命飛翔」,變成了「為了正義,他要消滅敵人」。二是「地球只有一個」,變成了「我愛科學小飛俠」。

黨國體制就是當權者要將自己當成正義的化身,而將團體內的競爭者,甚至未來可能的競爭者,全都視為要消滅的敵人,所以才無中生有這句「為了正義,他要消滅敵人」,將當權者一切的行為都正義化。

至於「地球只有一個」,就像「台灣只有一個」,生活在這裡的人,當然有義務保護這裡。但國民黨本身就是個外來政權,他們作賊心虛,所以必須改為「我愛科學小飛俠」,要大家來愛中華民國與兩蔣。

惡魔黨是個要侵略地球的外來者,就像228時的國民黨一樣。難怪當時的黨營媒體中視,要把「總裁X」亂譯為「首領」,到了續集《旋風小飛俠》又譯為「無名主宰」。戒嚴時代台灣有哪家公司或哪個團體裡敢有總裁?哲生叔叔,只有在國民黨裡有個唯一的蔣總裁啊!

今年雙十國慶主視覺,從象徵過去外來侵略者的紅底藍白三色,改成源自台灣傳統藺草編織「かぎ」(茄芷袋,或稱加薦仔)的紅藍綠三原色。不管哲生叔叔對於象徵外來黨國的紅底藍白三色有多偏好,但時過境遷,舊時王謝堂前燕,怎能不飛入尋常百姓家?

哲生叔叔,無論你我這些老頭們在網路上多懷舊,也不可能擋住年輕一輩會越來越本土化的趨勢,更改變不了他們會用網路搜尋來確認是非的本能,發火也沒用的。唉!哲生叔叔,其實您支持的才是惡魔黨啦!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