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也想結婚啊!」 聶永真力挺同性婚

新頭殼newtalk |
生活藝文
即使聶永真過去還沒公開出櫃,但他對同志議題非常關注。   圖:今周刊提供

「我一直沒有主動公開這件事。」聶永真指的是「出櫃」這件事。過去幾乎沒有媒體特別問過聶永真「出櫃與否」,又或者是問了,卻不知道為什麼沒寫出來。

本來我們只是想請他談談對同志婚姻的看法,但沒想到聶永真竟回答得如此輕鬆坦率,「有人問的話,我不會不說!」想想也對,誰規定名人出櫃非得哭爹喊娘的,同志只是種性向,硬要把「出櫃」搞得跟抽大麻被抓一樣,才是種荒謬的事。

既然如此,「為什麼支持同性婚姻?」這問題對聶永真來說,就更好答了。「我也想要結婚啊!」聶永真露出一種想「偷偷告訴你一個祕密」的笑容,「理由很單純,我會非常希望,無論我發生了什麼事,另外一半都可以受到法律保護。」

他客氣地說完這些話,姿態不卑不亢,像是很溫柔卻無懼地在抵抗一些什麼。

即使聶永真過去還沒公開出櫃,但他對同志議題非常關注,2014年,他為瑞典作家嘉德爾的同志文學著作《永不拭淚三部曲》設計了透明霓彩書衣;今年10月,金鐘獎影帝李天柱狂言,「同志滅絕世界。」聶永真就在臉書批,「同志不會毀滅世界,但愚蠢會。」

挺同性婚 和阿妹設計「彩虹眼」

最近,「挺同性婚派」和「反同性婚派」吵得凶,聶永真更開始在臉書上苦口婆心評論時事,與張惠妹合作,為12月10日同志遊行設計視覺圖像:一隻彩虹色的眼睛和「SEE MY RIGHTS NOW」標語。

除了聲援同志,這位曾設計過張惠妹、周杰倫、五月天專輯封面,台灣設計界最受矚目的設計師,近年來多次為公共議題發聲。

太陽花學運時,他為抗議者們設計了《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國際亞洲版廣告。柯文哲參選台北市長時,也曾邀請他為選戰設計視覺。蔡英文2015年請聶永真操刀選戰的視覺設計,當選後又請他設計第14任總統、副總統就職國宴酒、紀念郵票等。

聶永真也為街賣者設計口香糖,幫助他們的生計,一次又一次,都能看到他的設計不只為商品服務,還傳遞他的信仰價值。

就像他的工作夥伴陳聖智說的:「我想,在社會上的大家都會為了『更好』而努力,我們也是如此而已。」聶永真和他的「永真急制」工作室,「知道自己都是社會的一份子」,無論政治或是別的,他們都有權利,也有義務,加入公共的討論。

(本文授權登載,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045期)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網文精選
【北歐想想】芬蘭銀行經驗二、三事:服務轉型、嚴謹管理、社會責任
小警察大啟示(林青弘)
為什麼學界那麼生氣(陳芳明)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