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0

旁聽浩鼎案 法官竟花了三個多小時研究張念慈的「夢境」?

從未出土的1500張浩鼎股票,據說是浩鼎董事長張念慈的夢境, 卻要花我們三個多小時陪法官研究。

對於一位長期關心浩鼎案的人來說, 不錯過任何一次開庭, 也算是個人在生技業一份子的心意。

大概又有人要說哪支筆影響輿論風向了。無名人士的讀者投書可以影響輿論風向,總統府還不趕快請入內當國師  !

君不見路見不平,氣死閒人 ?  路上就是會有閒人看不慣這麼扭曲荒謬的辦案,請問閒人到底有多少 ? 閒人多,鍵盤族也多,要親上法院才知道媒體有無真實報導。

這幾天又是浩鼎案開庭,開完庭才知媒體已刊載翁啟惠前院長的聲明稿。最吸引我的幾個大字-「從未出土的1500張股票,卻是檢方起訴翁院長的關鍵理由」。還提到台灣社會刻意捂住耳朵,只相信「貪污」那二字,其他的聽不下去。

聽了三個多小時的庭, 竟然是為了一個不存在的1500張股票 ? 法官可以勞師動眾,一再重複訊問無關痛癢的案情,編纂有趣的故事,意指張念慈這位生技博士董座,什麼都不懂,憑什麼技轉中研院的技術 ?

法官應該沒做過功課,張念慈可是生醫界的耆老,不是因為他長袖善舞只會喝紅酒,人家是生醫界四大天王,最不缺的是專業。

你問我想不想當總統 ? 我當然想 ,想像半夜到總統府派人幹掉總統,突然清晨起來我變總統了,這樣叫做意圖謀反叛變 ? 用想的,也構成犯罪行為 ? 不說你不知道,台灣的司法真的在用這個邏輯行走。

這個荒唐邏輯套用在浩鼎案身上,完全100%適用。所謂浩鼎貪污案,緣起於浩鼎董事長張念慈謝辭董事會欲給他的1500張技術股,他在電郵中表示,他「想」給翁啟惠,理由是翁擔任公司顧問從未支薪,張認為翁的貢獻高過他。後來,技術股提案取消,從未發生過。

從頭到尾,是張念慈想做的事,翁啟惠沒有聽聞,不知此事,法院卻把帳全算在翁啟惠頭上。

這是張念慈想做的事,就跟我很想當總統道理一樣,他想,我想,用想的 ,到最後完全沒發生過。因為我們愛亂想,就有倒楣的人被冠上「貪污」、「期約賄賂」大罪名。

花了我三個多小時,討論的是張念慈自己愛亂想,翁啟惠不知道的夢境。一個夢境,變成起訴翁啟惠的理由,消失的1500張股票是檢察官說的期約賄賂。後來更加碼變3000張,檢方自己編劇,要加幾張,真的隨自己高興。

我不禁要問, 眼看這是歷史烏龍大起訴 ,誰要補償給翁啟惠 ? 一位國際上知名的重量級人士,差點為台灣奪一座諾貝爾獎的要人,名譽聲望遭全面毀滅, 誰要承擔 ? 還是台灣法院埋著頭硬幹,無論證據怎麼說,面子不能丟,就是要判人入罪,司法成為面子之爭,烏龍起訴錯到底,也絕不可能認錯 ?

這位審判長加上檢察官的心證令人咋舌稱奇。 為了符合「意圖賄賂」這個起訴書指控,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時間序完全顛倒,那個張念慈的夢境跟後來技轉時間兜不起來,張飛打岳飛,也值得開庭三個小時歹戲拖棚 ?

建議士林地院下次不再開放旁聽席,否則,讀者投書還會繼續。

用法條輿論來濫殺無辜善良人, 閒人甲乙丙丁只會不斷接力出現在法院旁聽席上 。

文/張駿城(生技公司研發部經理)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