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悼念76年前因二二八事件無故遭國民政府軍逮捕,迄今仍不知身處何處的失蹤受難者,二二八基金會25日舉行追思紀念會,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發表聲明表示,政府在轉型正義的威權象徵處理、追究加害者的責任上,幾乎一事無成,「令我們非常痛心」,二七部隊隊長鍾逸人前幾天以 103 歲高齡過世了,他等待轉型正義實現的時間,難道還不夠長嗎?

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聲明表示,二二八大屠殺事件發生已76年,1947年3月,從基隆港、台中、埔里、嘉義水上機場,到高雄車站月台地下道,台灣各地滿滿是被槍殺的屍體,這些無名失蹤者的英魂,歸往何處?他們安息了嗎?

「76 年來,我們對親屬失蹤,不知生死下落,從最初抱持一絲希望,逐漸墜入絕望的苦痛」,聲明指出,有很長的時間裡,威權統治者不許他們提起,也不許下一代台灣子孫知道二二八,那暗夜無聲的哀嚎,那綿綿無盡的思念,70 多年來社會上仍有很多同胞不了解,恐怕也不在乎這樣悲哀的情況,如果沒有民主的政府來建立「社會溝通」機制,多數民眾怎麼會知道?究竟什麼是「比較長的時間來沈澱與喘息」?

「社會溝通」是政府責任 不應成推諉「轉型正義」藉口

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質疑,政府究竟為「社會溝通」負起什麼責任?今年二二八國殤日有下令全國降旗哀思嗎?有引導進行全體國人共同追悼二二八活動嗎?這些理當由總統府、行政院承擔起來,撫慰亡靈、促進轉型正義、凝聚台灣共同體意識,應該做卻沒做的事,卻成為一再推諉給民間或受難者家屬自己去進行「社會溝通」的藉口,那麼二二八和平之日永遠不會到來。

聲明指出,76年前因二二八事件遭蔣家國民黨政權逮捕,迄今仍不知身處何處的失蹤受難者,或被槍殺無名失蹤者,或受害者家屬無墓可掃,所有受難者家屬遺族們,從第一代到第二代、再到第三代,年復一年,都只能以此追思儀式對蒼天發出無語地哀泣與憤怒。

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說,自1987年以來,海內外的228受難者、家屬和關懷者結合,開始在台灣挑戰威權,「我們要求公布真相、究責元凶、移除銅像、處理兩蔣遺體等轉型正義工程,一直到民進黨政府,2017年有了促轉條例、促轉會成立又熄燈到今天,在轉型正義的威權象徵處理、追究加害者的責任上,幾乎一事無成,令我們非常痛心」,難道這是一個以民主與進步為價值的執政黨政府所樂見的結果嗎?懇請府會首長們務必深思。

威權象徵處理、追究加害者責任 一事無成!遺屬痛心!

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重申,遺屬再度嚴正對政府提出轉型正義訴求,堅持2007年行政院認證的「二二八事件元凶」蔣介石,在台灣各地的銅像一定要移除。中正廟蔣介石銅像尚未移除前,大廳的大門應先關閉,堅決反對國家定位模糊的「歷屆總統圖書館」成為中正廟轉型方案。

兩蔣遺體限期處理,由蔣家家屬領回,不應再由政府承擔。全國所有以中正為名的區、街道、學校等各種空間必須改名,恢復以在地歷史脈絡為主的命名,去除國幣上的威權象徵。

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強調,政府不能因缺乏處理的政治意志、缺乏承擔民主價值的勇氣,乃至倒果為因地認為是民間缺乏「社會溝通」的關係;這個責任原就屬於掌有公權力的政府。沒有處理威權象徵的現況,正是導致今日民主危機的根本原因,也使國家因而陷入存亡的危機。只要「榮耀加害者」還繼續存在台灣土地上一天,二二八的血淚便不會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