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杉榮這篇《新聞線上民進黨必須和社會對話》,民進黨對此很難講出心中的話,但作為不是民進黨且長期是綠軍寫手的人,可以講一些不需要負政治責任的話。

陳杉榮說 :「民進黨受台灣人民疼惜支持,很年輕的時候就取得中央執政機會,久了也就麻木、習以為常了,開始傲慢老大,不再和社會對話,這次選舉可說是『惡果的總和』。」

這些話很多都是欺負社會人士的世界史與台灣史的認知不完整。中國革命同盟會1905年在東京成立,1912年革命成功,1912年年底選舉國會。1913年國會過半。民進黨1986年成立。2000年取得政權,距離他成立時間14年。到底誰比較年輕?

「民進黨奠基於草根,茁壯於街頭,成長於議會,反覆和社會對話,高度反映民意,是廣受農工階層和知識階層支持的原因。「黨內初選」是非常重要的政治性社會對話,今年民進黨中央反其道而行,授權蔡英文採行「徵召」,沒收初選,這對黨內同志和綠營支持者是莫大的打擊,各地接連敗選,不是沒有原因。」民進黨黨內初選時,哪一個在廣納民意?不就是動員競爭,然後勝選者傷痕累累,敗選者撒手不管。

「這次敗選,各界臚列的原因非常多,操之在民進黨者包括沒收初選、民主獨裁,輾壓公投、不再對話,黑道參政、襄贊中樞,執政傲慢、蔑視國會,臉書治國、納編網紅。當然,中共的認知戰,影響了許多台灣人的判斷。」這裡面有很多爭議。

「沒收初選」已經談過,其實,國民黨在桃園、台北的人選,難道就不獨裁?他們這方面的勝選,是不是也可以得到「獨裁勝於民主」的結論?當相同手法出現不同結果,結論要怎麼下?「民主獨裁」是老共及對手的講法。

「輾壓公投、不再對話」問題是要對話什麼?若是公投議題,那失敗者或不認為自己失敗者,要提出什麼相關議題讓勝利者認為友必要調整公投結果所設定應該有的施政方向?至於其他議題,就要問什麼議題?並不是在野或社運人士提出的議題,就有對話的價值。

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黃承國。 圖:林朝億 / 攝(資料照)
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黃承國。 圖:林朝億 / 攝(資料照)

「黑道參政、襄贊中樞,」這是鬼扯。國策顧問有很多是顧而不問。再者,若民進黨有黑道參政,那國民黨呢?在國民黨掌控的議會中,若沒有國民黨提名或護航,誰能當上議長?新竹市議長不就是黑道?鍾東錦也是以苗栗縣議長身份,競選縣長而當選。南投縣議會議長也是黑道。難道國民黨這樣的黑道,比之民進黨卻更白?

「執政傲慢、蔑視國會」這能不能舉個例子來說?至於國民黨與行政院長對嗆。那要問嗆的是什麼事情?如果在野的國會議員胡亂指控,應不應該正面迎敵?

「臉書治國、納編網紅。」請問什麼叫臉書治國?納編網紅有什麼問題?難道納編記者、學者可以,納編別種身份地物的人就不可以?在這個網路時代,出現很多新事物,將這些新的事物納入政黨、政府運作的一環,有什麼不對?

我這些陳述,目的並不是要將外面指責予以反擊,而是這些論述有三個特性 :

1.以往曾經討論過的東西又再一次回來。這並不意味民進黨都沒有改變,而是有很多指控都是看圖說故事。敗選有許多父親,勝選則子孫滿堂。很多並沒有抓到問題核心。

2.內容很多抄自媒體,而媒體的指控有不少是政治語言,不是現況剖析。

3.某個現象是否是問題?不是基於分析問題、現象,而是由勝選、敗選決定。

「民進黨要跟社會對話」這命題基本上是沒有意義的有意義說法。民主社會的政黨都必須和社會對話,才能執政或持續執政。所以講了沒有意義。但講了卻又讓人覺得講出大道理。真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作者 : 林修正 / 退休副教授

網紅四叉貓。   圖:翻攝劉宇臉書

網紅四叉貓。   圖:翻攝劉宇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