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邵立中觀點》藍白將進入巷戰肉搏階段

新頭殼newtalk 文/邵立中
4692-05-17T08:42:39Z
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國民黨主席朱立倫。   圖:周煊惠、黃建豪/攝
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國民黨主席朱立倫。   圖:周煊惠、黃建豪/攝

在四大公投與中二補選的結果出爐之後,政治氣場已若游絲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把矛頭指向民進黨,指稱民進黨希望國民黨「沉船」,台灣將會「一黨獨大」。政黨競爭,民進黨主觀上希望看到國民黨崩解,應該不是什麼新聞,但是朱主席和國民黨恐怕還是必須認清殘酷的政治現實:在接下來的年底縣市長及縣市議員選舉,將和國民黨進入巷戰肉搏的,是民眾黨,而不是民進黨。

因為近月來的多項民調顯示,無論是政黨或總統候選人的支持度,藍白相加會微大於綠,於是就有人積極鼓吹藍白合作來對抗民進黨。但是主張藍白合的人忽略了一件事:政治的本質是化學,而不是數學。藍白相加的結果,1+1必然小於2,不會等於或大於2。這道政治公式,遠的有連宋配帶動的國親合足以佐證,近的有四項公投與中二補選提供驗算。

2000年陳水扁因為連宋分裂,而以不到四成的得票率攻佔總統府。但是四年之後,連宋突破萬難整合成功,卻將陳水扁拱成了得票過半的多數總統。這麼大的板塊移動,絕對不是單純用兩顆子彈或行政資源可以解釋的,而是任何兩個政黨無論有多麼大的交集,支持者之間還是有一定的互斥性,政黨想要在選舉時齊一步伐,支持者未必願意跟隨,所以一定會有選票流失的問題。而國親合的結果,是宋楚瑜和親民黨付出了惨痛的代價,最後在台灣政壇煙消雲散。推動藍白合作的人,難道相信民眾黨會愚蠢到去踩踏親民黨的覆轍嗎?

2004年的國親之所以能合,有兩個重要的背景因素。其一,是國親系出同源,意識型態相同,支持者頻率接近,頻道統整的難度較低。其二,當時的政治氛圍,普遍認為只要連宋配成局,就必然能夠拉下陳水扁!連不少民進黨人士當時也是這樣看的。所以,藍營的政治人物認為遠方有梅可以止渴,寄望執政後的行政資源,因此在各選區的整合勸退難度,相對就比較低。

可是今天藍白的競合關係,已與當年的國親聯盟大為不同。雖說柯文哲現在逢綠必反的政治路線,已經趕跑了很多當初因為相信他是「深綠」或「白色」的綠色及中間選民,使民眾黨在體質上更接近小藍,而非白色力量,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民眾黨的成形過程,與當初親民黨自國民黨裂解而出的體質不同,選民的結構也更多元,貿然與國民黨結盟的結果,損失恐怕比當年的親民黨還要慘烈,這次柯媽媽在中二補選打擦邊球,「巧遇」顏寬恒所引發的民眾黨內部風暴,迫使柯媽媽第二天立刻改口,就是藍白合作遠比想像中困難的明證。

柯媽媽「巧遇」顏寬恒的事件,本質上並不是藍白合作,而是柯文哲乘虛而入,在顏家醜聞層出不窮,國民黨大咖紛紛與顏寬恒保持距離之際,柯文哲想要拉攏顏家,挖國民黨牆角的策略。而顏寬恒面對林靜儀背後的北方大軍壓境,也希望整合白色柯粉的支持,才有了這場「巧遇」。不過儘管柯顏合作並非藍白結盟,但其選舉結果還是可以解讀為兩個板塊的加乘。可是在跟柯媽媽「巧遇」之後,顏寬恒依然以近8千票之差慘敗,這個小規模的藍白結盟實驗,證明在中二這個選區,即便藍白聯手,還是敵不過民進黨的綠色兵團。

中二選區如此,藍綠白三方的全國態勢又是如何呢?這次的四項公投可以視為一項檢驗的指標。公投是針對議題的投票行為,比較不牽涉到個別候選人的利益,所以整合起來相對容易。民眾黨對公投本來打算採取兩好兩壞的中間立場,但其政黨體質早已質變,所以後來黨內的氛圍竟是傾向四個同意,與國民黨算是統一戰線了。可是投票的結果,民進黨卻是摔碎了所有民調專家的眼鏡,將四項提案全部否決。這個結果並不能視為國民黨與民眾黨各自基本盤的加總小於民進黨的基本盤,但是可以解讀是藍白如果經過結盟的化學變化之後,化合物的基本盤是小於綠營的。

這是一個重要的指標,因為這表示藍白即使成立聯軍,也不見得就是民進黨的對手,那麼當初國親合的第二項背景因素:寄望勝選後行政資源的誘因,在此刻的藍白關係就不存在了。這也是為什麼中二選舉一結束,台北市副市長,也是民眾黨中央委員的蔡炳坤就表示,「政治局勢已經不同」、民眾黨在台中「不能沒有角色」,民眾黨未具名的發言體系也表示:「民眾黨在台中提名市長人選的可能性已提高」,並打算在台中提名9席議員參選人。

民眾黨與國民黨進入交戰狀態的割喉之爭,恐怕不會限於台中一地,而是更全面的烽火。熟悉體育賽事的人都清楚,要挑戰種子選手或是勝部冠軍,就必須先在預賽闖關或是敗部勝出,而國民黨與民眾黨之間,正是敗部復活與淘汰出局的存亡之爭,彼此都不會慈悲留情。

就柯文哲和民眾黨當下的實力而言,想逐鹿中原問鼎大位,或許顯得不切實際,但是囊括一定比例的選票據地稱雄,卻是唾手可得的事。而白色版圖能有多大?和藍色疆域之間是一種零和關係,此刻國民黨氣衰體弱的困境,正是民眾黨蠶食鯨吞的絕佳時機,就算未來要談合作,也是先把國民黨打趴了,才能在比較均勢的地位下談判,不至於步入親民黨的後塵,被國民黨侵蝕了主體性。

除了台中之外,民眾黨在苗栗、新北、新竹都已確定提名多人參選議員,並表示對爭奪苗栗縣長寶座「絕不怯戰」。另外,在新竹、桃園兩市,民眾黨派出母雞角逐百里侯的呼聲也很高,2022藍白之間的割喉戰已經煙硝四起了!

至於2024藍白能否合作,會受到今年的選舉結果牽動,但是民眾黨企圖坐三搶二的基本局面不會改變,更何況2024除了總統大選之外,還有立法委員選舉,國會席次更是政黨實力的指標,所以藍白結盟的門檻與複雜度只會更高,不會更低。因此,對當下的國民黨來說,民進黨只是擋在藍軍重返執政之路上的虎豹,民眾黨才是追撲上來啃噬其血肉的豺狼。與其成天歸咎國家機器,朱主席還是趕緊想想如何救亡圖存比較實際。

2022縣市長選舉

朱主席和國民黨恐怕還是必須認清殘酷的政治現實:在接下來的年底縣市長及縣市議員選舉,將和國民黨進入巷戰肉搏的,是民眾黨,而不是民進黨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