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移工轉換雇主讓重症家庭受衝擊?勞團:政府應該介入

新頭殼newtalk | 陳佩君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移工大遊行今(16)天舉行,數百名移工從台北車站出發,高喊「我要自由轉換雇主」。    圖:陳佩君/攝
移工大遊行今(16)天舉行,數百名移工從台北車站出發,高喊「我要自由轉換雇主」。    圖:陳佩君/攝

兩年一度的移工大遊行今天(16日)在台北舉行,今年訴求為「開放移工自由轉換雇主」,不過,外界憂心,一旦自由轉換雇主,重症家庭恐首當其衝。對此,勞工團體強調,外籍移工應與長照問題扣連在一起,政府資源也該介入。

台灣移工聯盟今天舉辦「我要自由轉換」移工大遊行,數百名各國籍移工中午從台北車站出發,行經民進黨中央黨部後轉往勞動部,表達廢除《就業服務法》53條第4項「移工不得轉換雇主或工作」之規定。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在遊行前接受媒體訪問。她說,台灣引進移工30年來,因不得轉換雇主制度,把移工困在惡劣勞動條件,無法像台灣人一樣,有自由選擇雇主的機會,只能去證明雇主違法、虐待,才會給予權益,而這也是造成外籍勞工在不能轉換雇主情況下選擇逃跑,「是奴隸化外籍勞工的最大證明」。

對於勞團訴求,台灣失能者家庭暨看護雇主國際協會認為,勞工應遵守簽下的勞動合約工作內容,而非無限上綱要求自由、打亂台灣勞動秩序,呼籲勞動部發布禁轉令,維護重度障礙者的照護品質。

對此,陳秀蓮認為,外籍勞工與長照問題應該扣連在一起,重症病患沒有人照顧,應由政府資源介入,不該讓重症家庭僅仰賴一個外籍勞工照顧,人不是機器,不可能負擔如此高強度照顧。

陳秀蓮指出,自由轉換不是漫無目的,而是在台灣可以聘用外籍勞工資格的雇主中進行轉換,當移工有選擇工作的權利,整個產業會進步;若剝削工人的雇主或仲介,就沒辦法再做這些事。她也呼籲,去年8月因疫情影響,勞動部限制跨行業轉換,「我們認為應該先打開」。

對於仲介制度問題,她認為,勞工團體20年來不斷批評私人仲介,他們站在雇主與勞工中間,賺取兩方錢,卻沒有替他們考慮、不會保障雙方權益,因此,支持整頓私人仲介,且由國家介入「國對國聘雇」,把外籍勞工視為國家長照人力與產業需求、由國家派工。

兩年一度的移工大遊行今天(16日)在台北舉行,今年訴求為「開放移工自由轉換雇主」,不過,外界憂心,一旦自由轉換雇主,重症家庭恐首當其衝。

對此,勞工團體強調,外籍移工應與長照問題扣連在一起,政府資源也該介入。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    圖:陳佩君/攝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    圖:陳佩君/攝
移工今(16)天下午舉行遊行,喊話開放移工自由轉換。   圖:陳佩君/攝
移工今(16)天下午舉行遊行,喊話開放移工自由轉換。   圖:陳佩君/攝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