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被嫖娼」的李雲迪得罪了誰?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中國「鋼琴王子」李雲迪21日晚間因涉嫌嫖娼被警方逮捕。   圖:翻攝微博
中國「鋼琴王子」李雲迪21日晚間因涉嫌嫖娼被警方逮捕。   圖:翻攝微博

今年中國央視的春晚,若是去看守所裡直播,一定比歷年來在攝影棚裡直播的那些樣板戲曲或陳腔濫調好。想想看,有吳亦凡唱歌,李雲迪伴奏,未來一定還有更多中國政府要嚴打的「劣跡藝人」,被列入表演名單中。

2021年10月22日《新頭殼》報導〈李雲迪涉嫖娼 中國官媒:演藝事業恐難繼續〉:

「(中央社台北22日電)中國鋼琴家李雲迪昨晚傳出因『嫖娼』而遭拘留的消息引發熱議,就在粉絲嘆息之際,中國音樂家協會今早聲明取消他的會員資格,而眾家官媒也一致譴責,並指他可能無法再繼續演藝行業。

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官方微博昨晚公布,李雲迪涉及嫖娼並被行政拘留的消息後,中國音樂家協會今天一早隨即發布聲明,指李雲迪嫖娼事件『產生了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因此取消他的會員資格。

據官網介紹,成立於1949年7月的中國音樂家協會『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由全國各民族音樂家和音樂工作者組成的專業性人民團體』。……李雲迪涉嫖的消息在中國網上引發熱議,有粉絲哀聲嘆氣,也有人表達不以為然。

39歲的李雲迪有『鋼琴王子』的美稱,18歲時拿下2000年第14屆蕭邦國際鋼琴大賽金獎,是首位獲得此一殊榮的中國鋼琴家,並且是當年蕭邦國際鋼琴大賽首獎連續兩屆從缺後獲獎。」

中國為何會有這麼多「逆我者嫖娼」?

「順我者昌,逆我者嫖娼。」這些年來,中國政府透過桃色敲詐、栽贓嫁禍或誣告仙人跳,對異議人士作出拘留,以達到打壓和污名化的效果。

例如2013年「艾未未事件」的攝影師徐偉,因協助艾未未工作而在北京以嫖娼為由被拘留。隨後網路名人薛蠻子,也因嫖娼在北京被拘留。2015年廣州「全國監督公車私用第一人」區少坤,在長沙監督公車私用時被當地警方因嫖娼拘留。2020年北京警方拘留了法學教授許章潤,理由是4天前於成都嫖娼。

最悲慘的案例莫過於2016年5月7日,中國人民大學碩士,就職於國務院下屬的「中國循環經濟協會生態文明中心」主任雷洋,在北京昌平區公安分局東小口派出所「非正常死亡」,罪名依然是「嫖娼」。

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就像白色恐怖時期的台灣,鎮壓人民直接非殺即關,不必這麼拐彎抹角。但改革開放之後,中國共產黨與國民黨一樣,吃人肉時已文明到了會用刀叉,「嫖娼」就成為最具中國人權特色的「口袋罪」。

在中國一旦被統治階級定義為異議人士,若不是正在「被嫖娼」,就是走在「被嫖娼」的路上。難怪連馬英九的指導教授,前哈佛大學法學院院長,專門研究中國法律體系的孔傑榮(Jerome Alan Cohen)教授都說:

「人們能確信所稱的事實是真實的嗎?嫖娼是共產黨針對政治對手的一種歷史悠久的說法,不由得人們對這個案件產生懷疑。」

李雲迪真的有「業荒於嬉」嗎?

李雲迪「被嫖娼」後,雖然中國各家官媒,配合政府口徑,齊聲砲轟李雲迪。例如《環球網》的〈銳評〉表示:

「明星不要指望輿論的『包容』,……做明星,不僅不能去煙花巷逍遙,還必須與金錢、流量賦予的其他誘惑做長期抵抗。」

《人民日報》微博則說:「黑白琴鍵,不容涉『黃』……一旦毀掉人設,再高的技藝也彈不盡悲傷。崇德守法,才有未來。」

在所有中國官媒口徑一致的砲轟中,唯有《中新網》那篇〈從鋼琴家淪為階下囚〉的評論最另類。因為他說:

「李雲迪在微博介紹裡自稱『國際鋼琴家』,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自詡藝術家,不僅要有精湛技藝以德服人,更應該嚴格規範自己的言行,……」

「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出自唐代作家韓愈〈進學解〉,問題是李雲迪就算真的嫖娼,他的鋼琴技術就會退步嗎?嫖娼必須按時間計費的,男人的生理條件也受時間限制,誰說嫖娼者就會「不勤於業」?

說這句話的韓愈,自己晚年就更樂於此道。《唐語林》提到:「韓退之(愈)有二妾,一曰絳桃,一曰柳枝,皆能歌舞。」

西元821年鎮州兵變,隔年54歲的韓愈被任命為宣慰使,北上處理兵變事宜,當然不能帶著姬妾隨行。半年後韓愈完成任務,回到長安的家中時,卻寫了這首〈鎮州初歸〉:

「別來楊柳街頭樹,擺弄春風只欲飛。還有小園桃李在,留花不發待郎歸。」

《唐語林》解釋這首詩是說,「柳枝後逾垣遁去,家人追獲,……自是,專寵絳桃矣。」《邵氏聞見後錄》則說:「退之有倩桃風柳二妓,歸途聞風柳已去。」

韓愈看來是不用外出嫖娼,因為家裡就養著很多歌妓。可惜去鎮洲出任務時,一個年輕的歌妓卻跟人私奔。《清異鄉錄》裡甚至提到韓愈的死因:

「昌黎公愈晚年頗親脂粉。服食,用硫磺末攪粥飯啖雞男,不使交,千日烹庖,名『火靈庫』。公間日進一隻焉。始亦見功,終致絕命。」

用白話文來說,就是晚年的韓愈為了重振雄風,用硫磺拌粥飯餵養公雞,養3年卻不讓公雞交配,然後每天吃一隻這樣的公雞,起初很有功效,但最後卻把自己吃死了,得年57歲。

李雲迪少了郎朗那顆「戰狼心」吧?

韓愈這麼好色,這麼多歌妓就養在家中,但照樣能「文起八代之衰」,完全沒讓自己「業荒於嬉」。可見李雲迪就算真的嫖娼,鋼琴之業還是能勤能精。

很多鄉民就要問了,那麼「被嫖娼」的李雲迪究竟得罪了誰?大家看李雲迪的對手郎朗就知道,同樣是彈鋼琴,人家就知道要配合「戰狼外交」。

2011年1月19日,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白宮舉辦國宴,款待到訪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時,郎朗演奏的是中國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曲〈我的祖國〉。

1956年出品的中國電影《上甘嶺》,是描述中國士兵在韓戰時堅持42天,最後擊退美軍進攻的一場戰役。但在中美兩國的外交國宴上,演奏這樣的「戰狼樂曲」,顯然有違作客之道。

不過現在的情勢,中國政府比起十年前,更需要鋼琴演奏家的「戰狼心」。李雲迪不像郎朗這麼愛國,敵人來時沒獵槍,「被嫖娼」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今年中國央視的春晚,若是去看守所裡直播,一定比歷年來在攝影棚裡直播的那些樣板戲曲或陳腔濫調好。想想看,有吳亦凡唱歌,李雲迪伴奏,未來一定還有更多中國政府要嚴打的「劣跡藝人」,被列入表演名單中。

「順我者昌,逆我者嫖娼。」這些年來,中國政府透過桃色敲詐、栽贓嫁禍或誣告仙人跳,對異議人士作出拘留,以達到打壓和污名化的效果。

延伸閱讀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