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吳瑟致觀點》朱立倫強勢回鍋 能擺脫中國情感糾葛嗎?還是與中國同聲反對台灣加入CPTPP?

新頭殼newtalk 文/吳瑟致
0256-10-28T08:32:57Z
國民黨主席當選人朱立倫發表當選感言。   圖:張良一/攝
國民黨主席當選人朱立倫發表當選感言。   圖:張良一/攝

國民黨主席選舉結果出爐,由朱立倫當選,不過,當前國內公共事務關注的焦點不是選舉結果,而是台灣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畢竟如果台灣順利進入CPTPP,將可以強化我國與區域經貿的連結,甚至對提升台灣的經濟活力和競爭力有正面意義。當然目前提出申請只是第一階段,後續還得和11個會員國展開正式磋商,經過八個會員國投票一致同意後,台灣市場將更為開放且國際化,這是拓展國際空間的里程碑。

不過,可惜的是,如此重要的議題,卻被國內最大在野黨冷眼看待,尤其那種抱以看笑話的心態,挑三揀四的直指台灣提出申請只是在和中國進行外交攻防,還故意挑起國內政治風波,似有將「加入CPTPP」一事操作成中央與地方的矛盾,難道國民黨的立場是「反對台灣加入CPTPP」?即將上任的朱主席有必要對此說清楚、講明白。

國民黨不敢談CPTPP的內心糾葛

國民黨主席改選投票前,全黨忙著黨內互打,黨中央趁機大酸「台灣申請加入CPTPP」,或許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但這是否代表新主席上任後的政黨立場?恐怕朱立倫也不敢說;不過,沒有意外的是,國民黨同往常一樣,對於台灣申請加入幾乎和中國站在同一陣線,難道這是紅藍之間的默契嗎?國民黨除了槍口對內酸言酸語,但對中國的說法卻靜默無聲,實在讓人直搖頭,尤其是四位候選人無人表示意見,甚至有人幸災樂禍的提及「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兩岸協商」模式,試圖套用2001年「中國前腳先入、台灣後腳跟進」的WTO經驗,這種犬奴心態實在可惡至極!

回顧當時加入WTO的歷史背景,當時國際社會有意讓兩岸都能進入全球經貿體系之中,當前的「權宜」作法是不得不的妥協;如今,國際環境丕變,CPTPP縱然是區域性的經貿整合協定,但指導原則及准入條件都採取高標準,講求會員國必須遵守市場公平、勞動權益及環境保護等規範。事實上,以當前中國內部相關法制及經濟條件,完全不符合CPTPP的要求,就算以市場作為加入的誘因,部分會員國再怎麼期待或臣服於中國,都難以一手遮天輕放中國闖關;換句話說,台灣與中國的申請案,CPTPP沒有非中國加入不可的前提,拿20年前加入WTO的經驗類比根本是錯誤,尤其出自這些學有專精的國民黨領袖級人物的口中,如果不是反智的邏輯謬誤,不然就是惡意扭曲的誤導。

最讓人感到憤慨的是,竟有戰鬥藍的資深媒體人把以「單獨關稅地區」名義申請加入的作法當成笑話,這又和一再鼓吹應先兩岸協商再申請加入的說法前後矛盾、邏輯不通!倘若民進黨政府只是為了逞一時政治快感,大可不必用遵循台灣在WTO的稱呼來申請加入CPTPP;顯然,以執政黨的判斷而言,以「單獨關稅地區」名義就是為了能順利「實質加入」,降低不必要的政治糾紛,好讓地緣經濟不受兩岸關係的影響。說白的,就是不要讓CPTPP的會員國難做,也消減中國從中作梗的機會,嚴格來說,這自然對台灣是最有利的作法,也可以讓國際社會看到台灣無意政治操作,加入就是為了能對經貿自由化有所貢獻。

況且,退一萬步講,2001年台灣以「單獨關稅地區」名義加入WTO,無非是迫於國際現實的無奈,不就是因應中國政治打壓,不是嗎?這點難到國民黨是忘了?還是刻意無視台灣無法以國家之名加入WTO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國的事實?這是主權獨立國家的悲哀,怎麼都不見國民黨對中國出聲撻伐,反而是轉身對內咆嘯。還是黨主席選舉選到頭昏腦脹,這也難怪選情曾一度難脫「紅統勢力」的反噬,朱立倫的民調還曾多次被「親中論述」的張亞中追上,四個中華民國的在野黨主席位候選人卻相互攀比誰可以和習近平搭上線,這種「認賊作父」的心理,難道國民黨以為台灣加入CPTPP必須先取得中國的同意?這也是朱主席上任後必須釐清的問題。

朱主席回鍋後尷尬的中國路線

回看朱立倫兩位主要競爭對手的專業背景,一位是「統合論學者」,另一位曾專研「亞太經合會」(APEC),可以說都對「區域整合」有相當程度的了解與掌握,曾擔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朱立倫也堪稱是「政治精算師」,但改選期間卻無人就CPTPP提出負責任的觀點。現在朱立倫成功復辟,想必也無意琢磨台灣參與區域經貿合作議題,畢竟他在意的是2022年的選戰及選舉資源分配,以及盤算2024年的「總統夢」。

雖然張亞中身懷黨國的使命,但完全倚靠「兩岸萬能」的空泛口號,根本無法接地氣也難實務操作,而朱立倫本來以為躺著就能選上,大多精力用在拉幫結派,對於提出論述根本沒時間也無意琢磨,可以想像,朱立倫上任後,這個有百年歷史的政黨依舊是毫無理念的空殼組織,他的團隊也必然有樣學樣,習得算計技倆,啃食著猶如長照機構的黨政資源。朱立倫的領導能力在五年前早被看破,對於台灣的經濟發展就只有「靠中國」這步,國內選舉仰賴「地方派系」,朱立倫的當選對國民黨來說其實是「舊勢力的復辟」,所謂的「黨務改革」就是回抱那猶如國王新衣的「選舉分配」套路。

坦白說,朱立倫對於兩岸議題的邏輯和論述都比張亞中還弱,不過一樣的地方是,他們所提及的「九二共識」都是一種「務虛」的心態使然,總認為「模糊」不說破就能有長長久久的好日子或和平;可悲的是,這些人眼中把國民黨敗退來台當成是對台灣的貢獻,認為台灣的未來只能跟中國走,所以才會一直鬼打牆把「一中各表的死路」當成活路。與此同時,朱立倫人等一再「以中為尊」,但是中國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從未停過,現在台灣要申請加入CPTPP,一定也會出手干擾,已是新任主席的朱立倫敢跟中國說不嗎?還是又自我噤聲,甚至「聯中抗台」呢?

持平而論,五年後的朱立倫再度登上主席寶座,根本不用期待會有什麼大改變,他更不可能會大聲斥責中國無理打壓的政治動作,而且,他可能連什麼是CPTPP都不清楚,甚至還天真的以為中國是符合加入CPTPP的資格。民調依舊低迷、不受年輕族群青睞的國民黨,朱立倫的回鍋必定會堅守「親中不批共」的路線,那國民黨的好感度也難觸底反彈,更遑論贏得人民的信任與尊重。

五年前、五年後,依舊是那個朱立倫沒變,而國民黨仍是與主流民意脫節也沒變;不過,大環境變了,國際情勢已峰迴路轉,台灣的重要性更是日益凸顯,已逆向許久的國民黨,是要站在團結力促加入CPTPP這邊?還是懷念向中國稱臣就能獲施捨參與國際的那一邊?這決定在朱立倫的精算之中,如果依舊沉淪在炒短線的政治攻防,無視內、外整體形勢,國民黨的氣恐怕又短又無活力,不用張亞中,朱立倫主政下,最大在野黨之姿恐怕也會被取而代之!

吳瑟致觀點》朱立倫強勢回鍋 能擺脫中國情感糾葛嗎?還是與中國同聲反對台灣加入CPTPP?

話題討論

熱門話題 more >
話題
討論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