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林保華觀點》柯總統以假亂真 天龍國雞走狗飛

新頭殼newtalk 文/林保華
1970-01-01T00:00:00Z
台北市長柯文哲、副市長黃珊珊、衛生局長黃世傑等人今赴環南市場討論相關防疫作為。   圖:張良一 / 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副市長黃珊珊、衛生局長黃世傑等人今赴環南市場討論相關防疫作為。   圖:張良一 / 攝

身在台北,而且是萬華人,在這場武肺戰爭現場觀戰,如同路透社前總編輯所言,真的嘆為觀止。

台北市的重災區首先就是萬華,“萬華活動史”成為一個負面名詞,因為疫情爆發初期,全台灣的染疫者許多都有萬華活動史,死亡者也多有萬華活動史。不管是突破口或者是溫床,矛頭都指向阿公店。但是當新北市長侯友宜立即封閉八大行業時,我們的柯市長卻按兵不動,根據他的解釋,不需封閉,誰還敢去啊?所以比新北市晚了一天。可是從媒體報導來看,即使關閉都還有一些開後門或地下活動者,甚至離開台北南下,把病毒帶到中南部。

而在此時,台北的焦點則是短缺的疫苗被送到幾個特定的醫院與診所給非指定優先的醫療人員施打,可是柯市長卻是宣稱疫苗不夠。到底憑什麼標準給特定幾個診所稀罕的疫苗?從已透露出來的名單看來,似乎與綁樁與討好某些權貴有關。而在指揮中心新的命令下達後,來不及綁樁的疫苗就免費大贈送,人人到特定診所排隊至半夜,當然還是近水樓台者先得月。

這個做法是出自誰的主意,至今還是個謎。先是推給股長,然後是衛生局長在關鍵時候被休息一個月,是怕他當污點證人嗎?副市長黃珊珊則不斷撇清此事與她無關。那麼,這個名單,尤其是各大媒體都有不同的人被優先施打,都讓人想起選舉的綁樁。在人命關天的時候,將戰略物質的疫苗作為綁樁或個人私交工具之用,這還有道德的底線嗎?

而在全國確診數字趨緩的情況下,確診數字集中在雙北,令人非常不安。指揮中心需要各地的疫調與災區的快篩數字來掌握全局,然而台北市是做的最差的一個。是什麼原因來蓋牌?懶惰,還是故意?

從武肺侵入台灣開始,台灣成立指揮中心,由衛福部長陳時中擔任指揮官,柯文哲就顯得很不服氣。俗語說,同行如仇。但這也要看大局。香港蘋果日報被迫關門,照理其他報章會幸災樂禍,因為減少了一個競爭的勁敵,尤其許多媒體已被中共滲透。但是香港出現的情況卻是大家有兔死狐悲之感,他們擔心的是其他媒體僅剩的一點自由也要遭殃。台灣面臨中共發動的一場生化戰,是台灣存亡問題,柯文哲就是與陳時中有仇,也要克制一下。何況他們原來無怨無仇。柯一直責怪陳時中做不好,還發明“順時中”的酸言酸語。如果他真的認為他會做的比陳時中好,大可提出建議,或者乾脆主動請纓,請假或卸掉市長職務,投身全國防疫。但是他沒有這樣做,而是幾乎每天不是抬摃就是製造恐慌情緒,唯恐台灣人心不亂。他以專業醫生的身份講話,殺傷力比國民黨那些“忠誠廢物”來得大。

疫情爆發後不久的6月2日,柯文哲預言,北市的疫情狀況“3週後會發生在全台灣”。結果並非如此。然而疫情最後的巢穴卻發生在柯文哲親自領導下的北農與環南市場的群集。事先指揮中心已經發出警告,指揮中心派出衛福會執行長王必勝去北農設立前進指揮所,王是救火隊長,當桃園醫院出現破口時,他去堵住。當苗栗京元電子廠出現移工群集感染時,他也去那裡設立前進指揮所控制了群聚感染。這時正好撤出苗栗來協助柯文哲,但被柯公開拒絕。陳時中與王必勝還有其他相關官員清晨4時視察北農,制定防疫規劃,但柯文哲則是6點才姍姍來遲,王不見王,只是作秀。

對媒體督促柯文哲須關注北農時,柯文哲挖苦如果看政論節目,似乎地球即將毀滅。但在北農確診者增多,柯表示他尋找王必勝幫助,可是後來又說是假的。柯文哲真以為自己已經當了總統而拒絕中央的援助與指導?並且可以任意羞辱他人?在環南市場爆發群聚感染時,柯文哲卻狗來狗去,什麼“放狗咬人”、“關門打狗”等等,難道天龍國變成“天狗國”?

指揮中心6月23日宣佈再度延長三級警戒到7月12日,柯文哲24日接受廣播節目訪問時說,這個問題必須要看疫苗何時下來,他預估這個時間恐怕會到9月。可是6月28日,他又表示要提前為台北市的夜市解禁。這樣子的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到底為了什麼?

到了7月2日,環南市場的PCR檢測檢出41位陽性,柯又有話說了。他說,這次給他上了一課,過去教科書都告訴他醫院是感染數最高的,沒想到這次感染源卻是市場最多。他把責任推給教科書了。是他真傻,還是裝傻?第一,這次不是一般的傳染病,而是一場生化戰爭,目標就是廣大民眾。第二,台北經歷了萬華阿公店、北投長照、北藝大與北農的群集感染,都比醫院感染多,怎麼柯文哲要到環南市場爆發後才發現是教科書的問題?前面他都忙於算計指揮中心與2024選舉而置台北的疫情於度外嗎?

對於指揮中心要求台北是做好疫調與篩檢,柯文哲一直充耳不聞,而是一直強調只要打疫苗就可以解決問題。這個論調與國民黨的疫苗乞丐相互唱和,而且違背防疫程序。在施打疫苗以前,必須做好隔離工作,而且做好疫調決定如何施打疫苗。因為即使打了疫苗也不是馬上見效,何況一般是打了第一針以後數個星期還要打第二針。柯文哲不做好預防群聚的隔離工作而片面強調打疫苗,把程序顛倒過來,結果有人打了疫苗還是驗出陽性。如果這是外行,還情有可原,可柯文哲是堂堂台大醫院的醫學教授,怎麼搞不清楚這些?

柯文哲以天龍國總統身份來領導天龍國的防疫抗拒中央,黃珊珊難免自動轉賬也有了副總統的身份,才發生拒聽陳時中電話的事件,令外媒感到驚訝。但是陳時中主動化解她的尷尬。現時的黃珊珊與過去的市議員判若兩人,是近朱則赤嗎?在派發疫苗事件說不清楚的時候,又為萬華人請命,似乎全台灣都在歧視萬華人。我身為萬華人沒有這個感覺,因為我知道問題出在市政府對阿公店的處理不善,除了172間有登記,還有一百多間“黑店”,即使登記者也沒有掛羊頭賣雞肉的情況?市政府有管嗎?這情況沒有改革又要開放夜市,阿公店難道不會死灰復燃?市政府又做了什麼工作防止?制與“萬華2.0”又是什麼東東?有沒有污名化萬華之嫌?

嫉妒是人性的弱點之一。嫉妒有男女兩性之間的嫉妒,也有人與人之間互比成就的嫉妒。妒性的強弱,與本人胸襟的大小有關。一旦妒火焚身,就會喪失理智,甚至認敵為友,認友為敵。台灣政壇有這種情況,這與中國小農文化有關,只看到自己,看到鼻子前面的東西。柯文哲應該是一個例子,如果他專心於葉克膜而不是做總統夢,恐怕還不至於如此。反觀陳時中,對柯文哲的任何挑釁言行都理性冷靜客氣的回應,完全沒有帶個人情緒,即使爆出環南市場案例,還是與台北市成立聯合指揮所,尊重柯文哲的地位。陳時中看透柯文哲內心世界的大智若愚,才是台灣最需要的幹才。台灣有去年的基本平靜生活,今年疫情爆發也沒有失控而很快趨緩,是指揮中心與全體國民合作的成就。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中共正在動員所有力量來破壞台灣的防疫工作,目標還針對指標性人物的陳時中。大家更應該擦亮眼睛關注周圍的一切,克服私心雜念,同島一命,守護台灣,不給敵人得逞。

身在台北,而且是萬華人,在這場武肺戰爭現場觀戰,如同路透社前總編輯所言,真的嘆為觀止。

台北市的重災區首先就是萬華,“萬華活動史”成為一個負面名詞,因為疫情爆發初期,全台灣的染疫者許多都有萬華活動史,死亡者也多有萬華活動史。不管是突破口或者是溫床,矛頭都指向阿公店。但是當新北市長侯友宜立即封閉八大行業時,我們的柯市長卻按兵不動,根據他的解釋,不需封閉,誰還敢去啊?所以比新北市晚了一天。可是從媒體報導來看,即使關閉都還有一些開後門或地下活動者,甚至離開台北南下,把病毒帶到中南部。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