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鍾明軒的性平自助餐真的如此廉價?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網紅鍾明軒   圖:翻攝臉書粉絲專頁
網紅鍾明軒   圖:翻攝臉書粉絲專頁

逢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這是職場上的金科玉律,幾天來全台灣最紅的「公關」,應該就是木棉花行銷部這個應該快被GG了的菜鳥吧?

嘴巴不牢又識人不清,天真的把接洽對象當朋友,結果對方卻拍片上傳,把雙方對話給公開了,還詛咒木棉花「盡早倒閉」。

2020年11月6日《蘋果即時》報導〈鬼滅風波!鍾明軒被換角咒倒閉 木棉花:綜合各方考量決定〉:

「網紅鍾明軒昨在社群爆料,由木棉花代理的《鬼滅之刃:無限列車》動畫電影中文版,原本找他配音反派角色『魘夢』,但卻事後突然取消合作,讓他火大詛咒『木棉花盡早倒閉』,這說法讓動漫迷火大,湧入木棉花粉專留言補血力挺『正確的選擇!免得毀掉一部日本神作。』……

木棉花公司回應,配音選角一事,木棉花公司主要參考日本官方建議,彼此意見交流、斟酌後得出的結論,公司也沒有特定立場,持續歡迎與各界合作。尊重鍾明軒的發言意見,不再做任何評論。」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吧?

鍾明軒的遭遇,就像一般人求職時,與人資面談甚歡,連待遇條件都談到了,事後一問也沒什麼問題,就推掉其他面試邀約,結果收到的竟是無聲卡或一句抱歉。會不爽是真的,但這也是職場常態。

雙方未簽訂契約前,也沒什麼「違約」的爭議。鍾明軒自拍的影片裡,秀出的第一封信是合作洽談,後面一封寫著流程和預算,仔細看就有「初擬」二字,日期也只是大概,顯然就只是一個合作洽談,八字都還沒一撇。

當然,以鍾明軒目前的流量,完全不缺業配機會。拍片公審出口鳥氣,最多搞死一個倒楣的菜鳥,卻可以趁《鬼滅》上映的熱度,再刷一次存在感,增加媒體曝光度。但江湖在走,義氣要有。買賣不成仁義在,換一個下次再來,真的不需要這樣任性耍無賴。

沒有比較,沒有傷害,實在想不通鍾明軒拍這支影片上傳的用意是什麼?鍾明軒才準備了幾天,人家劉傑已經準備了一輩子。劉傑唯一比不上鍾明軒的地方,就是那種「懶覺比雞腿」的自我感覺超好。

果然鍾明軒的影片上傳幾小時之後,立刻有熱心的鄉民,公布了鍾明軒與劉傑配音對比的版本。雖然本魯不是鬼滅粉,但耳朵也沒全聾啊!以前本魯一直不懂什麼是「棒讀」?聽了鍾明軒的示範,立刻就懂了。

什麼叫配音?什麼叫棒讀?

鍾明軒與劉傑的兩種配音版本,聽完都能讓本魯起雞皮疙瘩。無奈前一個是尷尬的雞皮疙瘩,後一個則是真的會噴血的雞皮疙瘩。簡單說,前一個就只是噁心,以為把聲音壓低,就可以代表傲氣;但後一個則是徹底展現陰柔的奸佞感,卻仍帶點自信的傲嬌。

前一個只是照著稿子,用自己的情緒在棒讀,完全感受不到劇中人物的心情;後一個音調的高低起伏與畫面上的動作一致,因此從聲音中就能感受到畫面。

建議鄉民們可以自己上網去看,不用比較剛才本魯說的那些抽象的主觀感覺,就只看一個最簡單的客觀事實。前一個只是在唸旁白,而且蠢到竟然連畫面上人物的口型開闔都對不上,請問「魘夢」是會說腹語,所以畫面上嘴巴閉起來了卻還有聲音?

但另一個的音質卻一路穩定,完全帶入人物個性,情緒起伏到了快潮吹的境界,真的會讓人「聲臨其境」。

很多年前本魯在電視上,看到一個國外回來的歌手許慧欣,印象裡她也不是唱跳歌手,但節目裡主持人要她評論兩個學生團體的舞蹈表演,她起身示範解說,立刻就讓我心服口服。許慧欣說即使是跳慢舞,動作很輕柔,甚至很慵懶,但每一動卻都依然要有「力」,這樣肢體才都能落在正確的節拍上。

配音跟舞蹈一樣,不是聲音放軟就能像變態。即使是陰柔奸佞的角色,斷句及語氣仍然要有張力,都要落在正確的位置。不是裝成文茜小妹大,抱一隻貓慵懶地坐著,自以為性感的有氣無力,這樣發浪的小妹就會比別人的小妹大。配音無論是什麼角色,聲線就是要穩,跟唱歌一樣,音準與節拍都不能跑掉。

還是建議鄉民們上網比較一下,前後兩段配音裡誰有氣音?那種沒有靈魂的配音,連唸稿都不及格。一個呼吸都控制不好的人,還要拍片誇口「我很會配音」,那就像本魯自認與金城武很像,只是電影公司不識貨一樣。好吧!「祝福這些電影公司可以盡早倒閉,如果超過60歲,可以離開這個世界上了」。

選配音就一定要「左勝於專」嗎?

鍾明軒也不知是吃什麼靈丹妙藥,永遠都能這樣自我感覺良好。技術是業餘的,脾氣卻是大牌的。投入聲優這工作,不能靠一時興起,是要持續堅持,不斷學習。就算這次木棉花選中的不是劉傑,是他聲優班上指導過的學生,甚至是個單純的動漫迷,也都比鍾明軒適任。

但鍾明軒高舉「性平」的正義大旗,在網路上呼朋引伴,拍片公審木棉花。底下那群性平大法官們,不斷去木棉花的官網洗版。這些正義魔人對台灣最大的傷害,就是用政治正確去霸凌聲優的專業。

近年來自由主義的政治正確,尤其是「以被害者為中心」的文化,就像美國的BLM運動,不斷侵蝕台灣社會的各行各業。類似鍾明軒這樣的滋事型網紅,緊抓著自己是弱勢,就濫拍影片公審,肆意給其他人或其他團體貼上「歧視」的標籤,然後再利用自己的死忠粉絲,像癌細胞一樣的四處出征,不斷洗版,真的有夠噁心。

明明是鍾明軒的配音技術差,自己又不用功,連劇中角色的名字「魘夢」,公審影片裡都說錯為「夢魘」,對動漫竟外行到這種地步。但鍾明軒從不願檢討自己為何被刷掉,只歸咎於性向與外表,拍影片公審木棉花,腦補成對方「也許對方反同、討厭娘娘腔、不喜歡會化妝的男生,……」。

「魘夢」那個角色的聲音特質,原來在日語配音裡,特色就是不男不女又妖裡妖氣,但絕不是娘娘腔。這必須是男聲女腔。木棉花找專業聲優劉傑來配,本來就是正確的抉擇;若是找網紅鍾明軒來棒讀,那樣的木棉花才應該早點倒閉吧?

評斷配音是否適任,本來就應該閉起眼睛,只憑聽覺來「盲選」,而不是考量外型打扮。至於配音者本身的知名度,更不用列入考慮。因為光憑鬼滅粉本身的龐大數量與驚人消費力,就足夠屌打那些鍾粉十里之外了,何須鍾明軒來錦上添菜花?

現在是選配音,不是選造型,拜託這些性平大法官們,請不要一直拿你們的左膠口號,去挑戰別人的專業。現在是怎樣?選配音就一定要「左勝於專」嗎?

因為鍾明軒是同志,所以就不能刷掉?因為鍾明軒是娘娘腔,所以就不能刷掉?還是因為鍾明軒是化妝的男生,所以就不能刷掉?鍾明軒的這套性平自助餐,果然還真是廉價。

台灣要進步,就請尊重專業。那些左膠的政治正確,拿同志當擋箭牌,到處情緒勒索,拍片公審,聚眾洗版,拜託你們這些性平大法官們,自己圍個小圈圈去玩吧!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