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龍應台為何比馬英九更讓台灣人討厭?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前總統馬英九(左圖)與前文化部長龍應台近日針對兩岸的發言,都遭到批評,民眾反彈壓力大。   圖:新頭殼合成/翻攝自馬英九臉書、文化部
前總統馬英九(左圖)與前文化部長龍應台近日針對兩岸的發言,都遭到批評,民眾反彈壓力大。   圖:新頭殼合成/翻攝自馬英九臉書、文化部

臉書的密道內,忽然出現一個很久沒見面的本省籍女同學,私訊本魯這老芋仔,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奇怪!雖然都是高級外省人在為中國代言,馬英九威脅恐嚇不斷升級,從『首戰即終戰』、『美軍不可能來』、『美國航母老化』到『千萬人頭落地』,我們台灣人聽了只是覺得很煩。但龍應台的一句『不管你說什麼,我反戰』,卻讓全台灣人都群起攻之,連我都想去她臉書上開罵,難道我也被傳染到了『厭女症』嗎?」

本魯趕緊安慰她:「你不用多心,這不是厭女症。請問你看過金庸的《笑傲江湖》嗎?」

「看過,雖然不像你管大這樣能倒背,但故事都還記得。」

「那麼你比較討厭左冷禪?還是更討厭岳不群?」

「當然是岳不群,偽君子比真小人更讓人討厭。」

「那就對啦!你沒有厭女症,你跟大多數台灣人的想法一樣,比起真小人,你更討厭偽君子,只是你自己沒發現而已。」

原住民為什麼要被馬英九「當人看」?

2007年12月8日,總統大選已緊鑼密鼓,國民黨提名的馬英九,在接受溪洲部落原住民陳情時,應該是有點不耐這些原住民長期抗拒拆遷,居然以教訓口吻說:

「你既然來到我們的城市,就是我們的人,你來到台北就是台北人,『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市民看,要好好的把你教育,好好的提供機會給你,我覺得應該是這樣子做,所以我覺得原住民的心態要從那個地方調整,我來到這個地方,就要照這個地方的遊戲規則來玩。」

「上一次職棒發生問題時,有很多球員失業了,我們都把他納到養工處來,現在中央也定了法律,但是大部分縣市都沒有做到,我們拼了命把他做到,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我們保護原住民是世界記錄全世界沒有這樣保護少數民族的,你想想看,你有1萬多人,有3%在我市政府上班,別的政府怎麼做得到,我們做到了,我們為什麼做到?我剛剛講『他的基因沒有問題』,他機會有問題,我給他機會,但是你來做,就要好好做,要做到給人家覺得,我比漢人做得更好!」

馬英九說的「我把你當人看」與「他的基因沒有問題」,原民台影音網站直播出去後,有人看了氣憤填膺,原民台知道後,雖然立刻刪除該段畫面,但玉山網路台手腳更快,第一時間就側錄下載,於是各新聞台接著跟進報導。不僅是當地居民強烈反彈,連其他原住民也不爽,新店溪洲部落原住民代表質問馬英九:

「什麼叫做基因沒問題?什麼叫做機會要給我們?他竟然講這種話,他有資格再教育我們原住民嗎?」

馬英九起初在苗栗還大聲喊冤:「這是一種斷章取義的歪曲,我那天講的很清楚啊!我說我們上來台北市的話,原住民到台北市來,我們就把他當市民,而且對他不會有任何歧視。」

國民黨團書記長郭素春則替馬英九緩頰,認為他是心地善良的人,「雖然有時候講笑話有點冷,但絕對沒有惡意。」

原住民本來就是人,為什麼需要被馬英九「當人看」?當時勝券在握的馬英九,成了藏不住心裡話的真小人,偏偏說話時又被錄影,在媒體反覆播送12天之後,國民黨中央發現已影響選情,才由馬英九出面親自道歉。

龍應台的「女工比女大學生幸福說」

但龍應台的說話技巧就是比馬英九高明,加上她又不參選,反戰也有一定高度的道德性,跟馬英九威脅台灣人下跪求和,龍應台說這話是不用道歉,她也絕不會道歉的。

大家只要看2007年4月14日《中國時報•人間副刊》龍應台的〈在仰德大道上〉,就會明白岳不群為何比佐冷禪更冷血?

「於是YP和我都考上了不錯的大學,都申請到美國留學,雖然她和我都來自艱困的難民家庭,雖然她和我都是女孩。

本省的女孩──我們的小學同學們,在傳統的文化網絡裡,很容易就出嫁了,可能嫁給鄰村的有遠親關係的『表哥』。

中學的同學們,很容易就被送到工廠去作女工了,賺到的錢,可以補貼家用,也可以買來黃金鐲子一圈一圈套在手臂上,累積將來的體面嫁妝。

大學的同學們,很容易一畢業就去作村子裡的中學老師了,然後很快地結婚、生育兒女,被納入大家族成為那任勞任怨的媳婦。

而一無所有的我們,因為被拋離了土地,拋離了附著於土地的傳統網絡,我們遂和男孩子們一樣讀書,一樣考試,一樣留學,甚至和男孩子一樣被期待去贏得美國的碩士或博士學位……」

高級外省人講幹話的經典

根據駱明慶〈教育程度的省籍與性別差異〉裡,引用1992年內政部〈家庭收支調查〉,25歲以上外省籍女性大學程度佔12.4%,比本省籍女性的3.8%高出3倍,甚至比本省籍男性7.3%也高了近2倍。

是外省女生這麼聰明,所以戒嚴時代的公私立大學生名額,都被她們包辦了嗎?龍應台就是在睜眼說瞎話,那是因為外省人大多是吃兩蔣皇糧的軍公教,而吃皇糧家庭的子女,就算是退休吃皇糧家庭的子女,讀公私立高中大學,都能得到教育補助。

現在一個軍公教家庭的私立大學生,每學期補助35,800元(公立大學也補助13,600元)四年下來政府就補助286,400元,幾乎是剛出社會年輕人一年的薪水。龍應台讀大學的年代,軍公教子女的教育補助的比率只會更高。

拜託一下龍應台,你知道有多少本省籍的女生,因為家境的關係,當年考上女師專,不用交學費,每月還有公費可領,國中校長老師去她家裡拜託她的父母讓她去讀,最後仍然被送去工廠做女工。拙荊來自客家農村,當年即使考上大學日間部,依然只能去半工半讀的夜間部報到。

我真的拜託一下龍應台,請你拿出一點良心(如果你有的話),真的不要一直說屁話,得了便宜還賣乖。做女工要能買來黃金鐲子一圈一圈套在手臂上,累積將來的體面嫁妝,你怎麼不在安德烈國中畢業時送他去工廠?你自己初中畢業後怎麼不進工廠?

那些本省籍的工廠女工,當年成績不見得會輸我們這些外省人。假如所有農工家庭的女生,考上大學也都有教育補助,讓本省人與外省人公平競爭,你龍應台別說是成大外文系,搞不好連私立大學都擠不進去?

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偽君子,為何比白目藏不住心裡話的真小人,更讓台灣人討厭?龍應台的「女工比女大學生幸福說」,真的就是高級外省人講幹話的經典。

假如所有農工家庭的女生,考上大學也都有教育補助,讓本省人與外省人公平競爭,你龍應台別說是成大外文系,搞不好連私立大學都擠不進去?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