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阿公」森喜朗:我與李登輝時代都已經結束了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7032-10-24T08:00:49Z
日本前首相森喜朗19日說,他與李登輝的時代都已經結束了   圖:林朝億/攝
日本前首相森喜朗19日說,他與李登輝的時代都已經結束了   圖:林朝億/攝

高齡83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今(19)日發揮日本阿公的一面。他在返回日本前的記者會,堅持從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安排的中庭中央位置,走到一旁的記者前,聽取記者提問。他雖然僅回答記者兩題提問,每一題都回答近67分鐘,讓一旁交流協會翻譯女士不停的振筆疾書。而在翻譯成中文片刻森喜朗則與前面不懂日語的台灣攝影記者親切互動,還把頭探到鏡頭面前,就像一位親切、又有點調皮的老先生。

第二度率團前來參加李登輝前總統追思告別禮拜的森喜朗,今日下午在松山機場長榮商務中心前舉行離台記者會,並接受媒體提問。

對於此行感想及如何建議新首相菅義偉,森喜朗回答時一講就6分多鐘,完全沒有讓一旁的日籍翻譯有打斷的機會。森喜朗說,這是他第二次來參加李前總統的追思活動。知道李登輝告別禮拜時,日本外務省也都討論派誰比較適合,慢慢的又變成派他去的氣氛。然後他就答應了,「因為我也覺得,不管是一次二次三次也好,為李總統的告別禮拜我也要來。」

森喜朗說,他之前來時曾說,他是二戰後的時代,小時候世界時代大轉變,也許現在也是這樣。在台灣最理解日本的就是李登輝,現在李前總統的時代結束了,「我也已經退休了,我們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在這個時代結束時候,由我來出席李前總統的告別禮拜也許是剛剛好的、最適合的」。

森喜朗說,今後亞洲、世界局勢一定會更複雜。最近也是有英國的脫歐,各國都有很難的問題。而經濟議題常常引起糾紛,日台之間也會有狀況。這時候一定要透過對話來解決,不要像他與李登輝時代是用武力來壓迫不同的意見。這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森喜朗說,他眼前有很多像各位年輕的記者朋友,現在很多年輕人都透過跳舞唱歌,像日本也有KTV等等,大家都是一樣的,「我眼前的記者到底哪一位是台灣的、哪一位是日本的,我也不太清楚。看起來都一樣。」也許大家都是一群一樣的朋友,大家互相靠智慧合作可能比較好。

森喜朗說,李登輝給大家的訊息就是大家都要和平,作為人一定要有自由、民主。以後的日本政府也會照這樣的意思去走。

對於另一位日媒提問如何看到中國大陸的軍事動作,台日是否應該要發展安保合作?日本翻譯一度差點把森喜朗的談話翻成日語。森喜朗說,安保議題其實不只在日台,現在世界都很緊張。各國用軍事力量去敵的時代應該要結束,現在是新的時代,軍事部分一定會減少。透過對話大家一起協調。大家都是人應該有智慧。目前因為疫情,很多人與東西的移動都停頓,也許這是神給大家的一個課題,如果沒有辦法擺脫這個困境,搞不好人類真的會消滅。

森喜朗說,他身為東京奧會執委會會長,常被問到明年東奧真的會辦了。他當然要自己先相信會做,到時候也希望疫苗及治療方式都出來,證明人類可以打贏疫情。

森喜朗說,奧會帕奧都是世界和平才可以辦的,他希望,如果沒有戰爭,每個月都可以辦奧會、棒球賽、橄欖球也可以,用這個讓整個世界和平,這個是他的希望。

高齡83歲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今(19)日發揮「日本阿公」的一面。他在返回日本前的記者會,堅持從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安排的中庭中央位置,走到一旁的記者前,聽取記者提問。

他雖然僅回答記者兩題提問,每一題都回答近6、7分鐘,讓一旁交流協會的翻譯女士不停的振筆疾書。

而在翻譯成中文片刻,森喜朗則與前面不懂日語的台灣攝影記者親切互動,還把頭探到鏡頭面前,就像一位親切、又有點調皮的老先生。

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回答問題時完全沒有停下來,一旁翻譯人員振筆疾書,構成有趣畫面。   圖:林朝億/攝
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回答問題時完全沒有停下來,一旁翻譯人員振筆疾書,構成有趣畫面。   圖:林朝億/攝
日本前首相森喜朗日前摔傷,抱病前來參加李登輝追思告別禮拜   圖:林朝億/攝
日本前首相森喜朗日前摔傷,抱病前來參加李登輝追思告別禮拜   圖:林朝億/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