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黎兒觀點》九州暴雨成災曝隱憂!老人怕感染肺炎延誤逃生 水壩治水議論再起…

新頭殼newtalk 文/劉黎兒
1970-01-01T00:00:00Z
長崎暴雨,市街成河。   圖:攝自NHK8日9點新聞
長崎暴雨,市街成河。   圖:攝自NHK8日9點新聞

日本近年天災連連,今夏又是暴雨成災,起初是熊本縣,連日暴雨區不斷擴散九州全縣都發生河川氾濫,9條河川,20幾處都氾濫成災,據讀賣新聞到7日中午的統計,日本政府已經發出121萬人的避難指示,當下九州的大分縣相當嚴重,而且災情除了九州外,連四國愛媛縣或是中日本岐阜縣飛騨高山等也都拉起嚴重的大雨警報了,這次因為到處都幾個小時就下了7月一個月份的雨,九州各處尤其都是超過500毫米的雨,甚至還有地方超過700毫米的雨,處處都創觀測史上新高,也因此許多地方都是在眼前就看著鋼構橋樑沖走,車屋慘遭滅頂,即使被救出,也很快就死亡,非常不堪!

九州暴雨水災已經擴大到所有的縣,指定避難對象達121萬人。圖:攝自讀賣新聞頭版頭條
九州暴雨水災已經擴大到所有的縣,指定避難對象達121萬人。圖:攝自讀賣新聞頭版頭條

這次暴雨氾濫到8日中午造成死亡57人,心肺停止2人,失蹤17人等,其中最嚴重的是熊本縣球磨村渡地區的特別養護老人之家「千壽園」,因為球磨川倒灌到該設施前的小支流而造成氾濫,整個設施泡水,導致來不及逃生的14位老人死亡。

熊本縣的老人院因為球磨川倒灌而來不及逃生,50人受困死亡14人。 圖:翻攝自NHK8日9點新聞
熊本縣的老人院因為球磨川倒灌而來不及逃生,50人受困死亡14人。 圖:翻攝自NHK8日9點新聞

球磨村其他還有3人死亡,一個小村就死了3人。其他熊本縣全境共死亡54人。整個受災狀況還不清楚,日本警察及消防、自衛隊等都還繼續在進行搜查確認。

這次大水災,除了淹水太過快速而只好爬到3樓等否則來不及逃生外,也有因為武漢肺炎傳染問題,許多老人家還觀望而不敢去政府指定的避難所避難而延誤逃生時機。

筑後川水系也氾濫成災(7日狀況) 圖:翻攝自TBS官網
筑後川水系也氾濫成災(7日狀況) 圖:翻攝自TBS官網

這次暴雨氾濫到如此程度的原因是因為從5日夜裡開始連日在九州上空出現所謂「線狀降雨帶(Linear precipitation zone)」,這是因為九州不斷有活動力很強的雨雲流進來,累積成線狀降雨帶的時間,尤其到了7日就是遭線狀降雨帶遮蔽的時間,讓九州經歷了未曾有的暴雨。

雨雲不斷範圍擴大,從熊本縣到大分縣,結果九州所有的縣都遭暴雨,尤其大分縣,雖然8日上午雨勢稍弱,但是熊本及鹿兒島還有殘雨;而且還擴及四國及本州都發生局地暴雨。

雨雲形成現狀降雨帶籠罩九州全境而讓暴雨成災。 圖:翻攝自8日NHK9點新聞
雨雲形成現狀降雨帶籠罩九州全境而讓暴雨成災。 圖:翻攝自8日NHK9點新聞

日本在2018年因為颱風帶來濕暖的空氣,而從6月28日到7月8日為止的總降雨量四国是1800毫米、東海地方1200毫米,是7月的平均降雨量的2~4倍的暴雨,而且當時在九州北部、四國、中國地方、近畿、東海、北海道等地許多觀測點的24、48、72時間降雨量都在觀測史上創新高,也因為長時間的紀錄性暴雨,各地河川氾濫、淹水以及土石流等災害相繼發生,當時在廣島縣、岡山縣、愛媛縣等死亡及失蹤者非常多,最後累計達死亡224人、失蹤8人、住家全壞6758棟、半壞1萬878棟、部分破損3917棟、地板上淹水8,567棟、地板下浸水21913棟(2018年度消防白皮書) 。

這次最後水災規模會到何種程度還未可知,但是許多地方都是武漢肺炎災害未了,又來新災難,像是大分縣的日田市的有1300年歷史的天瀨溫泉的20家旅館,大部分遭淹水,溫泉街的鐵橋「新天瀨橋」也遭淹沒沖走,讓人感受到暴雨的恐怖;許多名旅館都是剛因為武漢肺炎的影響停業3個月,好不容易才剛開始恢復營業,卻又遭致命性破壞的打擊。

兩座鋼柱鐵橋也遭沖走。 圖:翻攝自NHK7日9點新聞
兩座鋼柱鐵橋也遭沖走。 圖:翻攝自NHK7日9點新聞

現在更慘的是近年九州在梅雨前線時期,就會相繼出現線狀降雨帶,帶來暴雨,氾濫成災,已經變成常態化,基本原因是地球溫暖化的一環,據名古屋大學的氣象學教授坪木和久指出這是因為日本周邊的溫暖化急遽進行,不僅九州,今後日本全國各地也會出現像這次的局地性暴雨災害之慮。

雖然到現在也還有看法認為如果早年計畫九州地區的防治水災的川邊川水壩能建設好的,這次的水災就不會這麼嚴重;這個川邊川水壩是日本政府在1966年打算在有「暴河」之稱的球磨川的支流建設一個九州最大規模的水壩,贊成派與反對派抗爭嚴重,2008年的熊本知事蒲島郁夫反對,2009年時民主黨執政時宣布停建,雖然很多建設派現在說如果當初建了,這次球磨川氾濫就不會那麼嚴重。

蒲島郁夫知事表示,水壩是居民反對而且中央政府宣布停建的結果,我也想不依賴水壩來治水,搞了12年,但是因為費用太高未能做到;不過水壩也有水壩的風險,水壩治水被認為是過時的想法,尤其日本並沒有缺水的問題,但是過去球磨川的大吉等附近人口稀少,因此還能承受氾濫,但現在該處交通方便,設施增加,經不起受害,不過是否還需要水壩也有很大爭議,新時代應該有新時代的治水方式。

民主黨時代也曾停建八場水壩(群馬縣)不過其後復工,在實驗貯水時的去年10月颱風來襲時發揮了治水效果;當然天災難料,如果是先經歷了這次的暴雨水災,或許反對川邊川水壩的人會少些,但是或許也會跟三峽水壩一樣,附近居民要面臨其他水壩可能帶來的災害,根本方式或許還是要阻止氣候溫暖化,否則災難越來越接近自己了!

日本近年天災連連,今夏又是暴雨成災,起初是熊本縣,連日暴雨區不斷擴散九州全縣都發生河川氾濫,9條河川,20幾處都氾濫成災

據讀賣新聞到7日中午的統計,日本政府已經發出121萬人的避難指示,當下九州的大分縣相當嚴重

而且災情除了九州外,連四國愛媛縣或是中日本岐阜縣飛騨高山等也都拉起嚴重的大雨警報了,這次因為到處都幾個小時就下了7月一個月份的雨,九州各處尤其都是超過500毫米的雨,甚至還有地方超過700毫米的雨,處處都創觀測史上新高,也因此許多地方都是在眼前就看著鋼構橋樑沖走,車屋慘遭滅頂

熊本知事被問及停建水壩是否後悔(每日新聞官網)   圖:每日新聞官網
熊本知事被問及停建水壩是否後悔(每日新聞官網)   圖:每日新聞官網
NHK速報到8日午間的死亡及失蹤人數。   圖:下載自NHK官網
NHK速報到8日午間的死亡及失蹤人數。   圖:下載自NHK官網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