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稔惠觀點》該反省的是韓市長 而不是高雄市民!

新頭殼newtalk 文/黃稔惠
1970-01-01T00:00:00Z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日前通過了,韓國瑜在最後一天結束行程後與市民揮別。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日前通過了,韓國瑜在最後一天結束行程後與市民揮別。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2020年6月6日是高雄市長罷免投票日,傍晚時刻,已確定同意罷免是93萬票時,電視立即轉播韓國瑜市長的談話。我相信此時此刻即使同意罷免的高雄人也都會以「相逢自是有緣」的情份,恭送韓市府。

韓國瑜前市長的狂言

不料,韓市長的談話愈說愈離譜,最後慷慨激昂:「今天高雄有130萬朋友沒有出來投票,感謝他們沒辦法接受這場選舉,甚至有人認為是場不公、不義的選舉,所以沒有出來投票。」

聞之,令人震驚不已。我彷彿看到民國初期的軍閥拿著擴音器向村民宣告:「凡是沒有能力拒絕的,即刻列入俺的家產名冊!」這種軍閥式的概算法,沒想到會重現21世紀的民主台灣。以韓市長的計算邏輯,我更要建議把中國14億以及北朝鮮的人口總數也一併納入,如此更可壯大悲憤效果。

高雄市政府團隊最後一個上班日,韓國瑜在鳳山行政中心草坪與市民道別。 圖:翻攝自韓國瑜臉書直播
高雄市政府團隊最後一個上班日,韓國瑜在鳳山行政中心草坪與市民道別。 圖:翻攝自韓國瑜臉書直播



然而建黨百年,統治台灣70年的國民黨,來台立即實施戒嚴長達38年,長期怠惰反共志業,可是每次選舉的作票招數登峰造極,路人皆知。韓市長從政數十年,是不折不扣的老牌老字號的「選舉專家」。可是這時非但不謙虛自省,還熟門熟路的栽贓為不公不義的選舉云云,甚至把沒有投票的人數也當作是自己的支持者,企圖否定被罷免的正當性,真是令人惋惜:「這個百年老店,怎會墮落如此田地?」

李四川前副市長的狂言

6月11日是韓市府最後的出勤日,當日15:30在鳳山行政中心前的草坪廣場舉行告別音樂會。不料副市長李四川上台的臨別感言先是一陣酸言酸語,最後公然以挑釁的口氣斥責高雄人:「這些人是我們高雄鄉親嗎?你們投票時不會心虛嗎?」

韓市府的副市長李四川怒斥高雄人:「你們不會心虛嗎?」

原本以為李四川身為副市長的身段應該會有「好聚好散」的涵養,可惜李四川卻是一串狂言,沒有慈愛、不見反省,只有仇恨與不甘心。很難想像,解嚴已過33年,可是今日國民黨籍的直轄市父母官對於民主程序所產生的選舉結果,竟然還使出戒嚴時期的狂妄與傲慢,可見獨裁的因子真不易消失。

高雄市長韓國瑜及副市長李四川。 圖:張良一/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及副市長李四川。 圖:張良一/攝

天下最假的演劇,國民黨受害悲傷曲!

音樂會的最後,韓國瑜和李四川兩人在台上相擁感傷落淚的畫面,令人印象深刻。堂堂直轄市長和副市長,也曾是獨裁專政體制下的資深黨員,今日面對民主的洗禮,竟是如此不堪一擊。甚至完全不顧「君子當貫徹有終之美」的涵養,當眾加演這齣相擁而泣的橋段,真是勇氣可嘉。這明明是被極多數民意所罷免的首長,如果在中國,早送去集中營改造。可是韓市長卻可在民主的台灣把自己演得像《平貴別窯》般的悲壯!如此的創意,真不愧是百年老店的國民黨,這一幕,對於喜好歌仔戲的戲迷而言,想必是相見恨晚。

美麗島的故事

音樂會上李四川又說:「上任至今500多天,自己最虧欠的是家人!」一席話,透漏了李副市長對於高雄歷史的認知有限,所以我樂意介紹一段。

高雄市中心有一處地下鐵雙線交會的車站,即「美麗島站」(Formosa Boulevard Station)。這是世界知名建築師高松伸(TAKAMATSU Shin)博士設計,於2008年建造完成的世界八大地鐵站之一。高雄捷運(KMRT)是謝長廷市長任內開始執行,陳菊市長任內開始營運。地下一樓穹頂大廳中央有一架夢幻的白色鋼琴,市民只要帶著證件到服務台登記就可免費彈琴30分鐘。兩位市長都非常重視市民的生活品質與精神價值,所以不惜一切的努力就是要給市民最好的生活享受,高雄市民都是這樣被寵過來的。「美麗島站」的地面,有四個出口,每一個出口都以玻璃帷幕為地標,四處玻璃帷幕呈現「擁抱和平」的合掌形狀,表達對歷史事件的「祈禱」之意。而這裡就是1979年12月10日晚間爆發「美麗島事件」(Kaohsiung Incident)的地點。稍有正常史觀的台灣人都知道:「當年的美麗島事件,讓國際社會更加重視台灣的自由民主發展。」而當時不畏懼唯一死刑的恐懼仍勇敢為台灣的民主發聲的受刑人及辯護律師或支持者,那才是真正「為公不為私」的無私奉獻。可是他們卻得面臨失去生命或精神折磨的痛苦,而他們的家人長年遭受毀謗與無助的孤獨,那種心力交瘁的煎熬,何止5個500天?又此後人生大受影響的親友,何止一代或兩代?

韓國瑜視察高捷美麗島站清潔情形。 圖:高雄市政府/提供(資料照)
韓國瑜視察高捷美麗島站清潔情形。 圖:高雄市政府/提供(資料照)

李四川的談話,彷彿對自己的能力頗有自信,但不知有無謙虛自省,你的能力贏得過被自己所屬政黨屠殺殆盡的台籍菁英嗎?

該反省的是韓市長,而不是高雄市民!

戰後,國民黨被共產黨逼退而逃難來台,從此不斷欺騙百姓:「把台灣當作反共的跳板。」換言之,一心只想打回中國的國民黨,長年把台灣當作過渡時期的暫時避難所,根本不願好好疼惜這片土地。而面對國民黨在台灣的作威作福,台灣人仍希望以民主的方式,凡事以禮相待。6月6日同意罷免的93萬票,只是高雄人想讓韓國瑜心服口服而不要再說三道四而已。但反觀幾場韓狂言鬧劇之後,我更深信,如果重新再舉行罷免投票的話,同意罷免票數一定超越之前更多。因為高雄是台灣第一港都,自古出海往來各地,人生的悲歡離合,高雄人點滴在心頭。所以高雄人一向厚道,凡事顧慮三分情面。此時此刻,韓市府應該捫心自問,如果你們不是一再敷衍民眾的純情與信賴,高雄人會如此斷然割捨人情世故嗎?

韓市府的臨別狂言,比列舉政績還淋漓盡致。可是高雄人是依造民主程序舉行投票而確定罷免成立。如此民主程序下的結果,高雄人哪還需要被質問是否心虛?國民黨如有還想取得台灣人民信賴的話,請以正視聽:「最該反省是韓市長,而不是高雄市民!」

2020年6月6日是高雄市長罷免投票日,傍晚時刻,已確定同意罷免是93萬票時,電視立即轉播韓國瑜市長的談話。

6月11日是韓市府最後的出勤日,不料副市長李四川在告別音樂會上怒斥高雄人:「你們不會心虛嗎?」

國民黨如有還想取得台灣人民信賴的話,請以正視聽:「最該反省是韓市長,而不是高雄市民!」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