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生的制憲公投

新頭殼newtalk | 文/劉彥甫
1970-01-01T00:00:00Z
台灣口罩運抵荷蘭後出現的國名衝突   圖:翻攝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臉書
台灣口罩運抵荷蘭後出現的國名衝突   圖:翻攝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臉書

載著我國千萬片口罩的貨機,降落於疫情仍在蔓延的歐洲大陸,「溫暖台灣來的正是時候」各國參與轉交儀式的代表總是這麼說,然而,貨機上斗大的「China Airlines」字樣,如同一桶冷水潑在所有台灣公民的臉上。很快地,要求華航更名的聲浪越來越高,民眾卻失望政府能給的允諾越答越小聲,連同國會是否有權監督政府防疫措施、是否有權調查口罩外交的細節、以及援助他國總因國名大打折扣等問題根源,都指向橫梗在我國面前的中華民國憲法。看來疫情不僅拉抬了國族意識,更催生了公民社會期盼多時的制定新憲。

由辜寬敏先生所領導的台灣制憲基金會,正向台灣社會力推「您是否同意要求總統啟動憲法改造工程」、「您是否同意要求總統推動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狀的新憲法」這兩項公投。因為從SARS到武漢肺炎,台灣人民深刻體悟,如果台灣和中國繼續交纏不清,國家命運就會一直被中國深刻影響;台灣的國家定位如果不清楚,目前遭遇的問題會反覆發生;此外,憲法本來就應該與時俱進,很多新的社會價值、議題,都需要被好好關注,未來的新憲法可以涵蓋各項人民權利,包容更多價值,對台灣人民生活更有幫助。

辜寬敏領導的制憲基金會正致力於推動制憲公投。 圖:黃建豪/攝(資料照)
辜寬敏領導的制憲基金會正致力於推動制憲公投。 圖:黃建豪/攝(資料照)

是的,辜先生對這塊土地終究懷抱著高度熱情,不忍直指現有憲法在疫情的檢視下,根本千瘡百孔。以下就針對疫情中的國際援助與國名衝突、國會調查權、動保權入憲三方面,探討現有憲法如何從過去甚至是未來,窒礙我國政治與制度。

國際援助與國名衝突

國際援助與國名衝突在疫情中被突顯放大,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台灣幸運地在伊波拉病毒、茲卡病毒、A型流感與武漢肺炎等疫病中,未造成重大的傷亡災損之外,秉持著人道救援、國際支持、援助飢荒與難民的精神,台灣歷年都有在世界各地執行國際援助。

然而,在官方與民間的結案報告與難民營留影中,我們常會發現台灣事情做得好,但卻因國名混淆而事倍功半,常被誤認為「他國」協助,以至於這次的口罩外交再次發生了遺憾。

從國際的經驗也能看到,北馬其頓、尼德蘭、史瓦帝尼王國,各因為領土爭議、提升國際能見度、擺脫殖民統治等因素,進行了修憲與國名變更。這三個國家變更國名的原因,不但都發生在台灣身上,台灣修憲的門檻又過高,如據專家推估未來全球流行病的發生正常化,台灣現有國名如不更改,下次的國際援助,恐難避免被他國收割的窘境,所以這是制憲公投第一個應該推動的原因。

國會調查權

從SARS到武漢肺炎,台灣已清楚地理解執政團隊的成效差異,為避免未來的執政者,在即將到來的流行病到來時決策錯誤,目前防疫累積的成果透明化、制度化並接受國會監督與調查,留下更完善可應變流行病的制度才是我國的根基。

很遺憾地,中華民國憲法獨有的監察體制,剝奪了國會調查與彈劾權,大法官釋字325與585,也不能提供國會代議士調閱文件、調查違法議案的權力,國會代議士如同「失去爪牙的老虎」,徒留質詢咆嘯行政機構、杯葛預算與訴諸民意汰換不適任政務官與法案等職能,官員在備詢時只要拖過立委質詢即可,行政與立法雙方都在停滯空轉,一旦疫情失控完全無權論責與修正錯誤決策。

有趣的是,本屆立法院正副院長不僅欣羨英國議會的職能完善,又希冀比照先進國家,建立國會調查權、聽證權制度,並與時代力量黨團具有共識,可見代議士與公民社會都高度認可,國會需要調查權監督、因應現下與未來防疫的政府決策,克服監察院窒礙,所以這是制憲公投第二個應該推動的原因。

動保權入憲

動物已經是全球流行病防控風險的關注核心、不僅貓科的家貓與老虎都有肺炎確診案例,犬科的巴哥犬也被人類傳染。由於現有憲法並沒有將動保權入憲,未來一旦有流行病人畜可共通傳染,動物不僅將成為防疫破口,更極易以顧全大局被人類撲殺犧牲。

值得注意的是,「動物保護立法運動聯盟」(動法盟)今年曾邀請跨黨派立法委員陳椒華、蔡壁如、黃世杰、林楚茵、葉毓蘭、林奕華與鄭麗文等七位親自出席,另江永昌、羅美玲、高虹安、張其祿、吳思瑤、陳以信、賴香伶與洪孟楷等委員國會辦公室則由助理代表與會,不論黨派均對動保權入憲有共識。

國民黨立委林奕華對「動物救援法制化」的訴求特別有感,認為即使是雞、鴨等經濟動物,也是生命,在災難發生時,也應該是人類伸手救援的對象。既然動保權已是各黨共識,同時又囿於修憲門檻過高,所以這是制憲公投第三個應該推動的原因。

疫病不僅讓台灣社會普遍看清,一個偉大國家能永續存在,持續為全人類付出奉獻,勢必具備健全的法制與公民社會,疫情也催生了制憲公投的必要性。

載著我國千萬片口罩的貨機,降落於疫情仍在蔓延的歐洲大陸,「溫暖台灣來的正是時候」各國參與轉交儀式的代表總是這麼說,然而,貨機上斗大的「China Airlines」字樣,如同一桶冷水潑在所有台灣公民的臉上。很快地,要求華航更名的聲浪越來越高,民眾卻失望政府能給的允諾越答越小聲,連同國會是否有權監督政府防疫措施、是否有權調查口罩外交的細節、以及援助他國總因國名大打折扣等問題根源,都指向橫梗在我國面前的中華民國憲法。看來疫情不僅拉抬了國族意識,更催生了公民社會期盼多時的制定新憲。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