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雕像傳遭俄鎖定暗殺 布拉格市長:捍衛民主不惜付出生命代價

新頭殼newtalk | 林序家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瑞普接受德國之聲獨家專訪,談及疑遭俄羅斯鎖定暗殺而受到的威脅恐嚇,但強調「捍衛民主制度,我不惜付出生命代價。」   圖:翻攝自德國之聲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瑞普接受德國之聲獨家專訪,談及疑遭俄羅斯鎖定暗殺而受到的威脅恐嚇,但強調「捍衛民主制度,我不惜付出生命代價。」   圖:翻攝自德國之聲

「台灣之友」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瑞普(Zdenek Hrib)因移除蘇聯戰爭英雄的雕像,傳出遭俄羅斯鎖定暗殺,正接受警方保護。他今(30)日接受德國之聲獨家專訪談及所遭受的威脅恐嚇與恐懼擔憂,但強調「捍衛民主制度,我不惜付出生命代價。」

賀瑞普4月初親自督導移除布拉格市內具爭議性的冷戰時期前蘇聯元帥柯涅夫(Ivan Konev)的雕像,俄羅斯痛批是一項不友善的舉動。柯涅夫在1945年率領紅軍從納粹手中解放了布拉格,但在俄羅斯鎮壓1968年「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民主運動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賀瑞普在專訪中強調,對他來說,捍衛捷克的民主制度至關重要,為此不惜付出生命代價。「作為一名民選政治家,捍衛我本人以及所有其他人的言論自由,是我的職責所在。」

賀瑞普證實自復活節以來一直受到警方保護,不過,按照警方的要求,他不能透露太多細節與警方採取的具體保護措施,也不能討論俄羅斯情報部門是不是要用蓖麻毒素、諾維喬克(Novichok)神經毒劑或放射性元素置他於死地,以免給調查工作帶來困擾。

他透露3月初在住宅附近發現遭一名男子跟踪,於是向警方報案,如果證實涉及人身威脅,憂心威脅對象就不再僅局限於他個人,也包括家人。

賀瑞普表示,俄羅斯雖然矢口否認有謀殺他和其他捷克政治家的計劃,但這種危險是切實存在的。「我會害怕嗎?這要看如何定義害怕這個概念。我當然不希望生活在擔憂和恐懼的氛圍中。這樣說吧:我會遵守警方的一切指示。」

對於拆除二戰時布拉格的解放者柯涅夫雕像一事賀瑞普指出,從政治層面而言,科涅夫是一個有爭議的歷史人物,比如,他曾參與鎮壓1956年的布達佩斯革命,造成數千人死於非命,當時還曾發生集體殺戮事件。至於布拉格的解放,蘇聯紅軍確實長期被視為解放者,然而事實卻是,1945年5月5日,布拉格發動起義,已經基本實現了自我解放,而科涅夫率領的紅軍是在同年5月9日才開進布拉格城的。

賀瑞普表示,雖然多次向威權或專制政權抗爭,但從未發生過像這次遭到威脅恐嚇,公開的抨擊指責倒是家常便飯。他說,中國就曾威脅會中斷對布拉格足球俱樂部的讚助。「我認為,中方只是把我當成了他們不想履行投資承諾的藉口,我不想隱瞞自己的觀點,我確實認為中國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伙伴。」

賀瑞普話鋒一轉,對當前武漢肺炎疫情,痛批中國如果能透明、公開,就可以在更早的時候挽救更多的生命,而世界衛生組織對來自中國的報告全盤接受,不進行任何核查,同時對來自台灣的警告卻置若罔聞。「台灣在很早的時候就已開始控制疫情,並取得了成功。」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瑞普(Zdenek Hrib)因移除蘇聯戰爭英雄的雕像,傳出遭俄羅斯鎖定暗殺,正接受警方保護。他今(30)日接受德國之聲獨家專訪談及所遭受的威脅恐嚇與恐懼擔憂,但強調「捍衛民主制度,我不惜付出生命代價。」

賀瑞普表示,俄羅斯雖然矢口否認有謀殺他和其他捷克政治家的計劃,但這種危險是切實存在的。「我會害怕嗎?這要看如何定義害怕這個概念。我當然不希望生活在擔憂和恐懼的氛圍中。這樣說吧:我會遵守警方的一切指示。」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