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聖斐觀點》打大學生的到大學演講 台灣平行時空的荒謬見證

新頭殼newtalk 文/洪聖斐
1970-01-01T00:00:00Z
國立中山大學邀請統促黨的「白狼」張安樂(左)前往演講,引發軒然大波。   圖:新頭殼資料照/翻攝自PTT
國立中山大學邀請統促黨的「白狼」張安樂(左)前往演講,引發軒然大波。   圖:新頭殼資料照/翻攝自PTT

白狼張安樂昨(21日)應邀到國立中山大學演講,看不下去的同學到PTT踢爆後,引起輿論譁然。該校校長鄭英耀昨晚出面發表聲明,除了向所有同學道歉外,也清楚地表明他「此一邀請活動已違背知識人的學術份際、濫用了社會授予大學的講學自由」。的確,這整件事情就見證了台灣平行時空的荒謬:打大學生的人利用講學自由到大學對大學生演講、反言論自由的假藉言論自由散播假訊息、反民主選舉的利用民主選舉當了8年總統。

統促黨多次對不同意見者暴力相向

張安樂到大學演講,問題不在他的統一主張,畢竟在台灣,統一、獨立或者中立,都是受到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真正引起反彈的,是他所帶領的統促黨根本反言論自由,多次對不同意見者暴力相向。

2017年9月,國立台灣大學將田徑場借給「中國新歌聲」辦演唱會,學生群聚抗議此舉會破壞場地。張安樂的兒子張瑋等統促黨人動手毆打大學生,遭到判刑。在更早之前的同年2月28日,統促黨人到中正紀念堂對紀念二二八事件70周年的獨派老人暴力相向,連維持秩序的便衣警察也遭到他們掌嘴。更不要說他們在台北101大樓等地方暴力攻擊和平示威的法輪功學員。張安樂本人也曾在318學運時,率領千餘名徒眾與反服貿民眾推擠,在時任台北市長郝龍斌的「路過」包庇下,後來又食髓知味地在學生反黑箱課綱時,率領徒眾「路過」教育部。種種反民主、反言論自由的惡行,國人皆歷歷在目。

民主的價值在以數人頭取代專制時代的砍人頭,在言論自由的保障下,讓不同立場的言論競爭,看哪家說法更讓人信服。然而台灣完成民主化的形式要件(政府由人民選舉產生,定期改選)也不過是1996年的事,距今僅24年。正式制度可以一夕經由立法改變,但非正式制度如政治文化等,則需要時代的洗鍊,有時還得等一整個世代的人自然凋零。

馬英九反總統直選還當了8年總統

於是我們看到,有高級文官李來希在臉書上公然散播假訊息,被檢方傳喚時大言不慚說自己有言論自由。殊不知言論自由保障的是針對客觀事實發表的主觀意見,而不是捏造不實謠言(否則詐騙集團和其他使用不實言論侵害他人者就無罪了);反對總統直選的馬英九,不但經過2次總統直選任滿8年,到如今還處處想下指導棋。

更弔詭的是,理論上必須教導各種自由與人權的大學憲法課程教師,讓使用暴力反對他人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的集團首腦到大學殿堂,跟大學生們談論「未來」。

凡此種種荒謬的現象,都顯示台灣是個平行空間。我們需要的轉型正義,不是只追究過去獨裁者及其黨羽的種種暴行,而是要徹底翻轉獨裁時代留下來的反民主、反自由政治文化。正如戰後德國與日本的重建,是從「去納粹」與「去軍國主義」著手,台灣也需要徹底的去除獨裁專制時代遺留下來的文化。

 

 

我們需要的轉型正義,不是只追究過去獨裁者及其黨羽的種種暴行,而是要徹底翻轉獨裁時代留下來的反民主、反自由政治文化。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