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觀點》如何改革世衛 財務重整與會員國應站出來

新頭殼newtalk | 吳佳穗/編譯
1970-01-01T00:00:00Z
世界衛生組織(WHO)。   圖:翻攝自推特(資料照片)
世界衛生組織(WHO)。   圖:翻攝自推特(資料照片)

世界衛生組織在現今新冠傳染病蔓延危機之下飽受批評。世衛自1948 四月成立於瑞士日內瓦,年度會員大會也都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瑞士悠久媒體新蘇黎世報(Neue Züricher Zeitung),在最近一連串最戲劇化的相關話題記者會—  世衛連串讚揚中國、川普指責世衛太過以中國中心、世衛專家艾瓦( Bruce Aylward)草率切斷香港記者有關台灣提問以及世衛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指控台灣策動對個人的種族歧視攻擊— 等等衝突火焰爆燃下,由記者Patrick Zoll 做了一系列的採訪報導以及提出的改革忠告。此篇編譯特為綜述,呈現由世衛總部所在國的媒體所傳遞出的,如何對世衛進行改革的觀點。
 
新蘇黎世報直言,世衛正面對了自從它從1948年 4月成立以來的最大挑戰。世界已在回頭檢視,世衛一路上的應對以及建議是否恰如其分。可以保證的是,這些疏失都將暴露出來。有很多地方都需要改善。儘管在此刻,仍有許多國際的健康領域專家給世衛正面的評價。
 
批評者認為世衛行動緩慢並被特定政治勢力收攏。在美國總統川普的眼中,世衛把它應該在新冠傳染病中擔綱的角色完全搞砸了。同等糟糕的是,世衛竟然以中國為中心運轉。因此他嚴肅地考慮,將占世衛資金來源大多數的美國捐獻部分撤回。這是一個警告: 美國可是捐贈了世衛所能獲得的志願捐贈資金裏的最大部分。
 
記者Zoll 整理了世衛所面對的幾個最大問題:
 
1. 財務太過依賴贊助  —「先乞討,接著才對抗病毒」
 
當今年一月初新冠病毒危機開始爆發時,世人的目光都注視著世衛,冀望能得到清楚的指導。然而這組織卻對外界首先提出了促請拯救財務的呼籲—他們迫切需要6億7千5百美金額度的支援。世衛沒有一個能夠應對大型傳染病緊急事件的基金—迄今它的194個會員國並不對此提議表示興趣。世衛在第一時間,並不是專注於如何對抗大型傳染病的相關事宜,而是到處托缽拜託捐款。募款活動耗費了不必要的資源並將處理時間往後延遲。
 
跟其他的聯合國週邊組織比起來,位於日內瓦的世衛,更為依賴外部的捐獻。所有會員國的必繳會費加總起來不足總預算的五分之一。其餘的則為來自指定用途的捐贈,來源為國家、國際組織或是私人基金會。財務上大比例地依賴捐贈,造成世衛了易於暴露在外來影響以及失去自身獨立性的可能增大。川普的威脅正清楚點明了這個問題。
 
2. 不習慣批評會員國—「維持進入中國的途徑」
 
世衛人員以及其秘書長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持續讚揚中國的這一點,觸怒了不止單單川普。畢竟病毒是從中國向外爆發,並且中國當局試圖隱瞞—至少在初期曾隱匿真相並將其無害化。
 
日內瓦國際研究所全球健康中心博西教授 Gian Luca Burci ,曾在世衛工作多年,他指出跟其他的隸屬聯合國的組織(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比起來,世衛一般不願意批評他的會員國。不過即使如此,Burci在接受蘇黎世報的採訪時也認為,「世衛讚揚中國的程度,已經到令人驚異的程度」。一方面,他也解釋,“然而世衛需要依賴中國的合作,以取得病毒的基因序列資料“。為了能夠判斷病毒的危險性以及傳播途徑,世衛必須得到來自中國的資訊。它試圖透過一種友善示好的方式完成這項任務—畢竟世衛無法強迫任何一個會員國做事。Burci 補充: 「很多民主國家當時也不敢批評中國」。
 
其上還有一個問題是,台灣是否能夠參與世衛? 這個擁有兩千四百萬人口的小島,向世界展示了,如何單靠民主的機制,就能成功防堵病毒的入侵—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做的比它還成功。台灣至今被阻絕在世衛之外,並且無法讓它的經驗得到官方正式的注意,Zoll 評論「這樣的極致不公義,抵觸的已經不是道德而已」。讓全球的健康網留下一個破洞,尤其在傳染病爆發的時代,就是一個故意的過失。
 
中共當權者當然也心知肚明這個問題。但是它堅持要將台灣放逐在世衛體系之外— 一個中國原則明顯地對中共而言比世界人民的健康更為重要。中共企圖在防堵第一坡疫情之後打造自身成為世界防疫模範生,但對照這背景,這行動顯然就失去可信度。
 
3. 會員國需要站出來
 
Zoll 特別提到,「非常可恥的,世衛的代表面對台灣問題持續彎延躲避。其秘書長Tedros 投擲出對台灣政府做出煽動對他人身攻擊的指控,這舉動恰恰傷害了世衛組織的公信“。但同時Zoll也指出 ,換個角度來看,“是會員國們來決定誰能夠進入這個組織,而不是世衛的代表。其他的會員國們,尤其是諸多民主體制國家們,應該要被要求做出富意義並主動性的舉動,讓台灣可以進入世衛」。
 
世衛會員國們可以在會員論壇上直接提出對世衛的要求。世衛會員大會每兩年會在日內瓦舉行,討論運作模式跟組織軌道。就如聯合國會員大會或是國家議會的模式一樣。下一次的世衛會員大會已規劃在今年的五月中舉行。所有的對世衛現況不滿的政府,最近最好開始,做好修訂條文以及尋找同盟的準備,才能在下一次的世衛會員大會上,一舉在財務結構與政治態度上,對世衛做出基礎實際的改革。
 
因為即使這次新冠病毒疫情在不久的未來得以消緩,下一次的健康公衛危機也一定會再度襲來。到時候全世界將再度期望世衛展現統御全球健康議題的領導能力。
 
主要相關報導:
 
Zoll, Patrick. „Die Polemik von Trump führt nicht zu einer schlagkräftigeren WHO, nur Reformen können dies erreichen.“  Neue Züricher Zeitung. 09.04.2020, 15.29 Uhr
 
Zoll, Patrick. „Warum die Weltgesundheitsorganisation die Diktatur China hofiert und der Demokratie Taiwan die kalte Schulter zeigt.“ Neue Züricher Zeitung. 06.04.2020, 06.59 Uhr

(譯者:吳佳穗,考取公費留學獲倫敦政經學院社會人類學碩士學位,中英德文俱佳,目前旅居德國)

世界衛生組織在現今新冠傳染病蔓延危機之下飽受批評。

新蘇黎世報直言,世衛正面對了自從它從1948年 4月成立以來的最大挑戰。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