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芝觀點》小英總統有義務捍衛警界不受黨內派系干擾

新頭殼newtalk 文/陳增芝
1970-01-01T00:00:00Z
總統蔡英文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
總統蔡英文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
蔡英文曾經吃盡民視蔡董跟郭董的苦頭,非萬不得已,不願再得罪三立海董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身為國家元首,跟面對中國打壓威脅一樣,就是有不能退讓的義務,同樣的,攸關全國治安的大事,同樣也要有絕不妥協的擔當。

「黨政軍退出媒體」是30年前民進黨在街頭運動時,喊得震天價響的訴求之一,但是,內政部長徐國勇大動作移送警政署長陳家欽的事件,引發媒體同業私下議論紛紛,「媒體退出黨政警」竟成了對這起事件的結論。

移送法辦的動作,當天瞬間引爆政壇,喧騰媒體,許多新聞不約而同,都打出「史上頭一遭」的斗大標題。儘管北檢很快就以「文件不完備」的理由退件,行政院長蘇貞昌也震怒公開訓斥徐國勇,「防疫當頭,不要再亂了」。但是,這些都無法讓這起事件劃下句點。

假「偽造文書」之名 實是警界人事權之爭

政風處給蘇貞昌辦公室的答案也是「查無不法」,更不要說台北地檢署,當天就以「文件不完備」退件,多位律師受訪也表示,怎麼看,都沒有違法的問題。尤其,幕僚秘書的人事,首長本來就有相當高的自主權,徐國勇怎可能不懂?

各家媒體陸續刊出的「內幕」「獨家」報導,更巨細靡遺的告訴全台灣人民,真正問題不在於根本無法成立的「署長教唆幕僚偽造文書」;而在於徐國勇上任以來,幾次警界人事調動的主導權之爭。

更值得一提的是,這不只是台灣史上,第一椿內政部長移送警政署長;也是台灣史上,第一椿內政部長企圖主導警政人事調動。

台灣民主化以來,不只內政部長,就連行政院長,也不會過問這個都是由總統拍板的人事權力。為什麼徐國勇會為了警界人事權,甘冒防疫當頭,大動作移送的「偽造文書」罪,仔細看,卻只是署長室幕僚「請調申請書」的理由,寫有「職務歷練」與「警政交流」等,跟犯罪扯不上關係的文字?

徐國勇不是初入政壇的小白兔,當然很清楚幕僚秘書等機要職的任命邏輯與原則,以徐的智慧,也不會不理解陳家欽並沒有超出歷屆署長的任用原則。更直白的說,如果有違反法規,根本過不了人事部門的作業流程。

警政人事權!總統有責任比黑道更關心

警政署是全國治安最高負責機關,形式上雖然是內政部轄下,但是,事權能否統一並有效貫徹全國各地,更攸關國家安全,重要性實不亞於國防。

因此,包括署長人選在內的警政高層人事權,例來都是總統一把抓。兩蔣時代自不待言,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都是如此,但蔡英文卻似乎是例外。

在台灣,除了黑道領袖,任何一位忙於政黨競選的總統,都不可能熟悉警界生態,但是,任何一位總統,都有責任也有義務,任命一位自已信賴的警政署長,全國治安的重責大任也唯他是問。給他責任,更要給他足以統卸全國警政的威望,這當然就包括人事建議的主導權。

警政為避免地方警官與在地勢力過於密切結合,向來有頻繁的輪調制,結合每年1月與7月的退休潮,警政署長都要跟總統提出建議名單,這名單又必須一定程度尊重地方縣市首長的意見,換句話說,還需要高度的協調能力。

但無論如何,最後拍板名單的一定是總統。內政部長與行政院長都只是行禮如儀。這也是為什麼蘇貞昌當天獲悉時,「立即直接致電總統蔡英文,請總統出手處理」。這說明了在陳水扁總統執政時,曾經擔任過行政院長的蘇貞昌,也很清楚這是總統才能處理的事。

政壇老將的徐國勇,當然比誰都清楚,防疫當頭「移送法辦」的政治不正確;律師出身的他,更清楚即使北檢受理偵辦,最後也一定是「查無不法」。因此,他賭的是蔡英文的政治個性,認為只要媒體輿論強烈負面評價陳家欽,不必等「查無不法」的答案出來,蔡極可能就會讓陳先下台「靜待調查」。

當然,以徐的智慧,也會計算到結果可能是跟陳一起下台,換句話說,徐背後的派系,願意以犧牲一個內政部長,也要換掉陳家欽,圖的是從此建立這個派系在警界的「威望」。

這也是為什麼蘇貞昌幾番公開衝著徐國勇表達震怒之後,最新說法轉向「不是不能換(陳家欽),但不是這個時候」,許多人已經嗅出蘇貞昌的言外之意。畢竟,他也知道徐的背後是誰。

各界不禁要問,民進黨內究竟是什麼派系,如此介意警界人事?為了什麼介意?過去民進黨派系鬥爭的標的,八竿子也打不到警界人事。媒體把這件事形容是海派與菊派的大戰,更是讓人感到怵目驚心。

陳家欽以前是陳菊的警察局長,就算陳家欽是陳菊推薦給蔡英文總統,但陳家欽負責的對象就是蔡英文,肩上的責任就是全國治安,縱使跟陳菊曾有屬部情誼,黨內派系再怎麼競爭或鬥爭,都沒有道理名義上衝著陳菊,其實是「指染」攸關全國治安的警界人事。

昔高喊「黨政軍退出媒體」!今哀鳴「媒體退出黨政警」

自從蔡英文出任黨主席以來,兩次總統與立委選舉,備受議論的,就是連兩屆的不分區立委名單,都有所謂「海派」指名的立委,這兩位的資歷與專業,當然都不是問題,但是,產生的背景,卻讓很多媒體人無法接受。

姑不論藍媒名嘴陳揮文在節目上大肆嘲諷,立場客觀中立的資深媒體人、網媒《上報》總主筆陳嘉宏,也曾撰寫一篇「民進黨內不該有『海派』」的文章,內容提到「媒體老闆可以指定一席(不分區)立委,再怎麼看,都與民進黨昔日的『黨政軍退出媒體」的主張相悖,也難怪黨主席卓榮泰被問到這個議題時,支吾其詞,難以回應」。

文章更說,「媒體是第四權,媒體老闆會有立場,想運用媒體的影響力去改變政治,無可厚非。不過,媒體影響政治與實際介入政治仍有程度的差別,類似這次的『海董指定席』,在正常的民主國家幾乎聞所未聞,已完全跨越了媒體與政治之間的界線」。

如今,在民進黨內已然成為正式派系的「海國會」,因為徐國勇藉微罪的偽造文書名義,移送陳家欽,而被媒體報導證明,民進黨的派系鬥爭,鬥到警政人事權的領域,其不當程度已非指定中央民意代表所能比擬,而是更嚴重萬分的,企圖「指染」攸關全國治安,高度要求政治中立的警界人事。

基本上,徐國勇個人的人際關係,並沒有非介意警界人事不可的理由與必要,媒體盛傳真正介意的是三立海董,還有問題更大的「海國會」重要領導人之一,亦即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根據公開資料,本人也不否認,黃承國曾經是天道盟成員。

雖然說,每個人都有過去,不能因為過去而去認定現在就一定怎樣,但是無論如何,黨內派系鬥爭波及警政,已屬嚴重的政治不當,如果這個派系的重要成員,又曾經有過黑底,這要教維護全國治安的警界,如何看待民進黨政府?

假設,這次徐陳的紛爭,蔡英文總統的處理方式,只要有一丁點讓人覺得,終究還是向擁有媒體勢力的派系低頭,也等於是昭告全台灣警界,未來的升官之路,與其在治安職務上建功,不如巴結民進黨的「海國會」。

蔡英文曾經吃盡民視蔡董跟郭董的苦頭,非萬不得已,不願再得罪三立海董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身為國家元首,跟面對中國打壓威脅一樣,就是有不能退讓的義務,同樣的,攸關全國治安的大事,同樣也要有絕不妥協的擔當。

更請蔡總統深思的是,誠如陳嘉宏在文章提到,「媒體成為政黨派系,不但紊亂了媒體與政治的界線,也違背了民進黨自己對人民的承諾。民進黨可以有新潮流、正國會、英系、蘇系、謝系,但就是不該有「海派」。政治人物對於媒體的投懷送抱或許受寵若驚,但雙方的運作邏輯截然相悖,不但無法相得益彰,還遲早互相反噬。一旦海派繼續開枝散葉,民進黨未來必將自食惡果」。

假「偽造文書」之名 實是警界人事權之爭

警政人事權!總統有責任比黑道更關心

小英總統有義務捍衛警界不受黨內派系干擾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