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翠父逝辦手續遭「兇」15分 台中地院:甚感抱歉會改善

新頭殼newtalk | 謝莉慧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受難人楊逵之孫女、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代理主委楊翠的父親突然辭世,什麼都來不及交待,她與弟妹到台中地方法院辦理遺產繼承事宜時,卻被台中地院的志工因沒有填寫死亡時間與「歿」字等細故,「兇」了15分鐘。   圖:擷自楊翠臉書
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受難人楊逵之孫女、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代理主委楊翠的父親突然辭世,什麼都來不及交待,她與弟妹到台中地方法院辦理遺產繼承事宜時,卻被台中地院的志工因沒有填寫死亡時間與「歿」字等細故,「兇」了15分鐘。   圖:擷自楊翠臉書

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受難人楊逵之孫女、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代理主委楊翠的父親突然辭世,什麼都來不及交待,她與弟妹到台中地方法院辦理遺產繼承事宜時,卻被台中地院的志工因沒有填寫死亡時間與「歿」字等細故,「兇」了15分鐘。楊翠事後在臉書發文指出,「『服務』態度之惡劣,真的讓剛剛失去父親的我們,感到說不出的難過」。對此,台中地院回應,對於楊翠與家人的不愉快,「甚感抱歉,也要求志工改善態度」。

楊翠在臉書上表示,除了已逝父親的戶頭存款留給母親外,還留下微薄的少許「遺產」(一間已經沒有了的東海花園「房屋」),為簡化後續問題,姐妹們決議放棄繼承,讓照顧母親的弟弟做為唯一繼承人。因此,家人昨天一同前往地院,由弟弟和三妹負責辦理,其他人在一旁等候召喚。

結果楊翠的弟弟和三妹被志工被兇了10分鐘左右,先是因為沒寫「死亡時間」,妹妹翻著一大疊文件,表示「請問要寫在哪裡?」志工拿著鉛筆,用力敲過來,說「這裡啊,這裡啊。」妹妹問「可是這裡沒有那個欄位啊,請問要寫在哪裡?」

志工很大聲的說,「寫在這邊,這邊!」還拿鉛筆用力敲打紙頁邊緣空白處,後來鉛筆居然又隔空敲過來,大聲說「不是這樣寫,這個也不會,109不必括號,括號裡面寫日期,然後要寫『殁』」這句話讓弟弟突然慌了起來,筆停在半空中。妹妹在旁提醒怎麼寫,但弟弟的手還僵著,志工更生氣了,鉛筆一直敲,說「『殁』也不知道喔?妹妹後來把那張文件拿過來,寫上「殁」,如此這般,又被兇了5鐘。

楊翠說,我們又如何能知道呢?誰有這種經驗呢?聯合服務中心,「服務」態度之惡劣,真的讓剛剛失去父親的我們,感到說不出的難過。已經失去親人,又被惡言以對。竟然,「我是在這種情形下,感受當年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的萬分之一傷痛。即使我是如此相信這個世界的善意的人,也不禁感到難過。」所幸,事後,一家人坐下來,喝了杯咖啡,閒聊,就好多了。弟弟說,「我當然知道『殁』啊,只是她太兇,我想快點寫好,突然腦袋一片空白。」原來,我們這種家庭,別的沒有,長久練造出來的自我修復能力,還是管用的。回到台北,發現今天塞滿腦袋的,是一個「殁」字。

對此,台中地院行政庭林源森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楊翠與家人辦理拋棄繼承時,是由將近70歲、有20多年經驗的資深張姓女志工協助,可能因對方人多、文件又多,因此,志工有些急促,對於楊翠與家人的不愉快,台中地院甚感抱歉,也要求志工改善態度,另台中地院也禁止志工用筆敲擊文件、桌子等行為,會要求志工改善態度。

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受難人楊逵之孫女、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代理主委楊翠的父親突然辭世,什麼都來不及交待,召開家庭會議決議將爸爸存摺戶頭裡的存款轉給媽媽。

她與弟妹到台中地方法院辦理遺產繼承事宜時,卻被台中地院的志工因沒有填寫死亡時間與「歿」字等細故,「兇」了15分鐘。

楊翠事後在臉書發文指出,「『服務』態度之惡劣,真的讓剛剛失去父親的我們,感到說不出的難過」。對此,台中地院回應,對於楊翠與家人的不愉快,「甚感抱歉,也要求志工改善態度」。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