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武漢包機的「藏鏡人」到底有何來頭?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0203武漢台商首批包機抵台。   圖:林昀真/攝(資料照片)
0203武漢台商首批包機抵台。   圖:林昀真/攝(資料照片)

武漢第一架撤僑專機抵台,防疫總指揮官衛福部長陳時中,應該鬆了口氣,卻在記者會上落下男兒淚,一時之間各界都搞不清狀況,不同立場的媒體也都各自解讀。

幾天後鄉民恍然大悟,國民黨文傳會代理主委王育敏,4日還大言不殘的說:「這次返鄉之路背後最大功臣,就是國民黨組成的『7人小組』,才順利化解蔡政府遭陸方『已讀不回』的困境。」

但5日起鄉民才警覺,武漢撤僑登機前,被中國政府塞進原本不在名單內的確診病人,企圖癱瘓台灣醫療體系的木馬屠城,莫非就是7人小組裡有「藏鏡人」在搞鬼?

2020年2月5日《自由電子報》報導〈確診病例不在包機名單 蔡玉真怒指「蕭永瑞最該負責」〉:

「首批台商於日前以包機形式撤離回台,沒想到撤離名單卻與原先的『老弱婦孺優先回台』有落差,有3人並未在名單上,其中1人還確診武漢肺炎,引發各界譁然,資深媒體人蔡玉真今日接受《放言》訪問時,痛批中方一連串的行為是『黑箱作業』,並直指『第一線武漢台協會長蕭永瑞最該負責』。……」

2020年2月7日《中時電子報》報導〈徐正文是幌子 名嘴揭7人小組的她是藏鏡人?〉:

「武漢肺炎疫情日趨嚴重,為保障人民安全,台灣協調派出首架武漢包機,帶247名台商返台,然抵台後發現,竟比原本的救援名單多出3人,其中之一還是確診病患。對此,資深媒體人陳東豪表示,台商代表徐正文遭千夫所指,可是徐可能只是幌子,真正背後藏鏡人是國民黨7人小組,武漢台商的代表蕭永瑞。」

「虎父無犬女」的超級買辦

蔡玉真與陳東豪這2位資深媒體人,都直指這幾天人都在台灣的徐正文,應該只是為了登記參選國民黨中常委,才會那麼積極地搶新聞版面,不斷在電視鏡頭前刷存在感。

鄉民們應可理解,真正有份量能遊走於國共兩黨之間的超級買辦,名片上根本不用印十幾個頭銜?徐正文若真的在武漢「喊水能結凍」,國民黨高層又不是笨蛋,7人小組裡為何沒有徐正文?反而卻有個出事後就神隱的蕭永瑞?

因此鄉民們對徐正文這種根本只是千心魔或衰尾道人的丑角,完全不用理會。可是貴為國民黨7人小組,傳說中的「藏鏡人」究竟有何來頭?蔡玉真沒提到,陳東豪也只含糊地說到:「蕭永瑞是武漢台協會長,在房地產和教育事業做得非常成功,其父是國民黨高階將領,應是中將,他們家族很早就在武漢深耕。」那麼蕭永瑞與她的中將父親,究竟有何來頭,可以遊走於國共兩黨間?

2011年8月11日《華夏經緯網》轉自《天下漢商》報導〈蕭永瑞:夢想踐行者〉:

「蕭永瑞在金融行業摸爬滾打了十幾年,正值事業高峰期的她突然轉行,從國外回到了武漢。用『回』這個字,是因為她的父親就是武漢人,正是為漢台兩地經貿交流作出諸多貢獻的國民黨中將蕭政之。

蕭政之出生於武漢蔡甸,少小離家,在抗日之初投筆從軍,1949年到台灣,退休後從商,在台灣商界頗有影響力。1992年首度回到大陸後,十餘年間,往返武漢台灣一百多次,充任兩地經貿紅娘,也正是在他的力邀之下,很多臺商注意了武漢,看中了武漢,投資到武漢。比如台灣統一、豐群等大公司。

用他自己的話說,這十餘年間,他只做了兩件事,一是反台獨,二是促進兩地經貿往來。父親的做法深深影響著蕭永瑞,……」

打落水狗並非本魯守備區,所以關於蕭永瑞現在是什麼「38紅旗手」,或在對岸怎樣「反台獨」,這些網路發達後的新聞事件,鄉民們請自行去檢索。鍵盤小五郎的任務,是介紹蕭永瑞的父親蕭政之,這位戒嚴時代官商兩棲的高級外省人,是怎樣從特務頭子變成史上最大經濟犯,後來又怎麼變成遊走兩岸的紅頂商人吧!

特務頭子為何變成紅頂商人?

蕭政之1920年生於湖北省漢陽縣(今武漢市蔡甸區),1949年國共內戰時,擔任滃洲縣縣長兼海軍岱衢巡防處處長。1950年5月舟山島駐軍撤至台灣後,先後出任總政治部一處處長、第三軍政戰主任、憲兵政戰主任、金防部政戰主任、聯勤政戰主任,簡單說就是在蔣經國與王昇把持的政戰體系裡第3把手。

但官運亨通的蕭政之,為何不到50歲就堅持轉入「民間」發展?因為他有自知之明,政戰體系裡已經有蔣經國與王昇這2尊大神,但他們既沒有行伍經歷,又沒有黃埔學歷,職業軍人對這些「生雞蛋無,放雞屎有」的政工,本來就很不屑。

另外長年的特務工作,也得罪了很多外省人。尤其1949年大家都想逃去台灣,但蔣介石與陳誠卻藉機整頓,只讓信得過的外省人取得入台證,有些人只好先逃往舟山群島。無論在中國各省的封疆大吏,甚至中央要員,無權無兵的到了孤島上,都吃過特務頭子蕭政的虧。這些人若沒被整死,只要到了台灣,即使到了第2代都想著要報仇,所以蕭政之急著轉行。

1970年王昇掌權的總政戰部,為了軍中政治課的電視教學,就與教育部負責空中教學的實驗電視台,合組了台灣第3家商業電視台,也就是中華電視台。蕭政之在王昇的推薦下,出任華視副總,負責業務。台視與中視發現有了對手,就聯合起來把全台灣上過電視的歌星與演員,全都簽下合約,不准他們去華視演出。

但蕭政之這個老特務,腦筋也很靈活。他用後備軍人點召的方式,把台視與中視的男性藝人找來華視演戲。但更厲害是他發現電視普及之後,在家看電視不用花錢,台語電影被完全打趴。蕭政之就把台語片演員都找來華視,每天播好幾檔台語連續劇,廣告全都滿檔,逼得另外兩台也狂播台語劇,最後政府出面干涉,逼老三台每天只准播一小時的台語節目,但華視已經賺翻了。

外省人的蕭政之在華視大播台語連續劇,也因此認識了台灣人的廣告商與企業主。他用媒體特權與旗下女星,結交各地權貴與政商名流,讓也是特務出身的蔣經國起了疑心,就明升暗降,把蕭政之調回總政戰部中將副主任。王昇建議讓蕭政之退役,調任黨營或國營事業董座,也被蔣經國否決,沒多久蕭政之只好黯然裸退。

雖然蕭政之常常喊冤,總說是太子爺蔣孝武(長子蔣孝文這時已經癡呆)在蔣經國那裡說他壞話,才讓蔣經國對他有了誤會。至於蔣孝武又為何要害蕭政之?蕭政之認為當時擔任欣欣傳播公司董事長的蔣孝武,看上了華視的女明星,但蕭政之不願當皮條客,惹得太子爺不高興。不過這樣的說法只是片面之詞,也難以查證。

台灣歷史上排行第3的「跳票王」

蕭政之退役之後,就搭上了國泰蔡家,在蔡辰洲的國泰塑膠關係企業,擔任理想、國璽彩印、金山彩印等公司董事長。當然,這些頭銜都不重要,蕭政之對蔡辰洲的最大貢獻,就是透過蕭政之的引薦,蔡辰洲拜了王昇為義父,再由王昇與蔣彥士介紹,加入中國國民黨,經台北市黨部主委關中提名,1983年底蔡辰洲在台北市順利當選增額立法委員。

1970年代蔣經國執政起,就開始了「催台青」,提拔李登輝、林洋港、邱創煥、連戰等台籍青年官員。但這些台籍政務官,仍必須保持事務官性格,要比外省人更聽話清廉。然而對於台籍民意代表,國民黨要的反而是地方派系或財團裡能長袖善舞的人。

蔡辰洲剛當上增額立委,就在立法院組成「13兄弟幫」,結合其他國民黨台籍立委劉松藩、王金平、洪玉欽、謝生富、李宗正、李友吉、林聯輝、蔡勝邦、吳梓及蕭瑞徵等人,在忠孝東路一段的來來飯店(現在的喜來登)17樓俱樂部,經常邀宴財經官員,利用人頭貸款,搞些炒地皮等有暴利的事業。

蔡辰洲與他的「13兄弟幫」,若是專心搞錢炒地皮,不涉入高級外省人之間的權力鬥爭,蔣經國對台籍民意代表的斂財,向來睜一眼閉一眼。但蔡辰洲卻透過蕭政之牽線,攀上王昇、蔣彥士與馬紀壯這一掛高級外省人,這就犯了蔣經國的大忌。

美國在台協會AIT首任理事主席丁大衛,2015年出版的回憶錄裡,就提到1983年初,丁大衛安排王昇夫婦訪美。當時王昇主持「劉少康辦公室」權傾一時,但國民黨8位重量級中常委,竟趁王昇不在台灣時,聯袂請見風中殘燭的蔣經國,控告王昇藉「劉少康辦公室」名義濫權,甚至直接下指令給各部會,讓他們不知該聽誰的。

其實蔣經國早已透過其他特務管道,知道王昇與章孝嚴交好,卻與蔣孝武常起衝突。朝臣勾結宮內皇子,又廣交各路諸侯,這是宮廷大忌,讓命在旦夕的蔣經國,決定在死前痛下殺手。5月蔣經國下令關閉「劉少康辦公室」,將做了8年總政戰部主任的王昇,調任三軍聯合作戰訓練部主任;9月再派王昇出任駐巴拉圭大使(大約在台灣穿越地心的那一端,離台灣最遠的邦交國)。

蔣經國要罷黜王昇一個人比較簡單,但要整肅背後這一整個集團就很難了。尤其透過蕭政之的牽線,在蔣經國還沒閉眼之前,這些高級外省人就已經與台灣籍的政客串連起來了,蔣經國當然不能容忍這種事。只是比起罷黜王昇,對付蕭政之要放在最後一步了。

1984年6月,蔣經國將做了6年的總統府秘書長馬紀壯,調行政院政務委員。1985年2月,再將做了6年的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蔣彥士,調任總統府國策顧問。兩大秘書長都換人後,3月1日台北地檢處才獲立法院同意,以侵佔、背信、偽造文書等罪,拘禁有法律保護傘的立委蔡辰洲。

1985年3月16日,台北地檢處對十信案第1批跳票的蔡辰洲171張、蕭政之221張與蔡萬春913張提起公訴。由於十信案跳票太多,台北地檢處先後起訴了10批,5月11日,蕭政之被台北地方法院刑庭,判決前2批有期徒刑7年7月。高院覆判決確定,第一批有期徒刑7年7月、第二批則為15年。6月19日,國民黨中常會決議,開除蕭政之的黨籍。

原定8月27日發監執行的蕭政之,卻在21日提前來到地檢處,因為他認為29日還有後幾批的票據法案要到高等法院出庭,想要辦理延緩執行。不料執行主任檢察官陸飛沖,見到蕭政之「自投羅網」,立刻指定數名法警當場逮捕,押赴桃園縣龜山鄉的台北監獄服刑。

但是到了1987年7月1日,蕭政之僅坐牢10個多月,因為票據法修正,不再採取刑事罰,蕭政之得以獲釋出獄。出獄後沒多久,蕭政之就在商場上又呼風喚雨起來了,而且勢力範圍到了對岸。

1992年9月,蕭政之帶著豐群投資集團董事長張國安、統一公司副董事長高清愿與國產實業董事長林嘉政等鉅子,前往武漢地區投資總金額達100億人民幣以上。

國民黨來台至今都70多年了,台灣的命運依舊操控在這些「藏鏡人」手裡。這些當年逼我們去反共的兩蔣特務,如今搖身一變,又成了他們口中「共匪」對台統戰的代言人。

台灣人若對轉型正義沒興趣,上一次的十信案沒搞垮台灣,這次一波又一波的武漢肺炎生化武器,能不被國民黨裡的「藏鏡人」繼續送來嗎?

武漢撤僑登機前,被中國政府塞進原本不在名單內的確診病人,企圖癱瘓台灣醫療體系的木馬屠城,莫非就是7人小組裡有「藏鏡人」在搞鬼?

蕭永瑞在金融行業摸爬滾打了十幾年,正值事業高峰期的她突然轉行,從國外回到了武漢。用『回』這個字,是因為她的父親就是武漢人,正是為漢台兩地經貿交流作出諸多貢獻的國民黨中將蕭政之。

真正有份量能遊走於國共兩黨之間的超級買辦,名片上根本不用印十幾個頭銜?徐正文若真的在武漢「喊水能結凍」,國民黨高層又不是笨蛋,7人小組裡為何沒有徐正文?反而卻有個出事後就神隱的蕭永瑞?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