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被「閏年有瑜」用政治耽誤的冤魂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親民黨總統候參選人宋楚瑜。   圖:林昀真/攝(資料照片)
親民黨總統候參選人宋楚瑜。   圖:林昀真/攝(資料照片)

呱吉的「歡樂無法黨」吹熄燈號了,但喜歡看熱鬧的鄉民們不用難過,因為2020年又是閏年,跟奧運會一樣,大家在總統大選時,一定又會看到「閏年有瑜」。

能拿到總統大選的「全勤獎」,靠的不只是勤勞,更重要的是還必須無恥。因為一個正常人只要還有點羞恥感,就不可能說一些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蠢話。戒嚴時期的東廠頭子,在第5次的參選宣言中,竟比喻自己是「獨孤求敗」。

獨孤求敗是金庸《神鵰俠侶》、《笑傲江湖》及《鹿鼎記》裡的武林高手,也是金庸13部武俠小說裡,唯一被提到真正「無敵於天下」的高手。鮮卑大俠獨孤先生就是因為一生中從未拜過,所以才會改名「求敗」。

但「閏年有瑜」卻是歷次參選,從無一次勝過。他還想求什麼敗?想跟誰求敗?這次跟前4次一樣,鍵盤小五郎敢用1賭500,不用求他也一定敗,何必自欺欺人?但「閏年有瑜」就是敢將自己的恥感歸零,不斷考驗台灣人的記憶力。

2019年12月5日《寰宇新聞網》報導〈宋楚瑜錄競選歌曲 台語風與基層搏感情〉:

「親民黨總統參選人宋楚瑜,今天首度公開競選主題曲〈人在做天在看〉,整首都是台語,宋楚瑜更親自錄音配唱。談起自己的歌聲,宋楚瑜很有信心,不過卻被發言人于美人吐槽,說絕對不是被政治耽誤的歌手。」

新聞局當年的台語禁令

1950年到1970年之間,國民黨在政策上雖禁台語,執行上並不嚴格。因為統治者說國語,被統治者說台語,這樣「嚴」階級之防,對統治者來說正中下懷。

但1970年起台灣被聯合國驅離,窘境就像二戰末期日軍被美軍打到節節敗退,才會在台灣搞起「皇民化」。以禁播黃俊雄布袋戲為例,理由還只敢說是「妨害農工正常作息」。

但到了「閏年有瑜」當了新聞局長後,消滅台語就不再偷偷摸摸,成了雷厲風行的公開政策。1980年4月26日,他列席立法院內政、外交、教育3委員會聯席會議時就說:

「根據廣播電視法第20條規定:『電台對國內廣播播音語言應以國語為主,方言應逐年減少。』鑒於目前尚有部分年長同胞不懂國語,因應此項客觀因素,一時未便嚴格執行;惟自將注意此一規定,以期逐漸朝向此一長遠目標努力進行。今後各電台方言節目將逐漸減少,到全部以國語播出為止。」

台語在「閏年有瑜」的打壓下,雖被歧視、打壓、醜化與摧殘,但也引起了基層民眾的反感與同情。尤其在美麗島事件後,受刑人家屬與辯護律師在競選場合,只要是用台語演講,無論內容是說什麼,都能得到掌聲與選票,讓國民黨更加厭惡。

1985年新聞局還擬定更嚴厲的「語文法」,明定會議、公務、公開演講、公共場所交談、各級學校實施教育、大眾傳播等都要使用標準國語。最後雖因民間的反應太大,只好暫時擱置立法。

但「閏年有瑜」升任國民黨文工會主任與副秘書長後,繼任的新聞局長對電視中的台語禁令,依然嚴格執行,終於引發轟動全台的「蔭花生事件」。

含肉毒桿菌的蔭花生

1986年9月28日(教師節)早晨,彰化市中華西路的新進昌印刷廠,駐廠的工人陳天恩(27歲)以及建教合作的台中高工學生游家斌(17歲)、古朝文(17歲)、林明昌(16歲)、廖嘉文(16歲)5人,在吃了廚工陳張翠鑾(52歲)預備的稀飯、蔭花生、麵筋、花瓜與豆豉魚乾後,上午11時6人先後發生嘔吐、腹痛、下瀉等食物中毒現象。

陳張翠鑾被送往彰化市秀傳醫院急救,延至10月18日早上8時死亡;陳天恩、游家斌則分別轉入台大醫院與台中市中山醫院急救,始終未脫離險境;其餘3名學生則已出院回家療養。

彰化地檢處檢察官吳宗樑相驗陳張翠鑾屍體後,指示將屍體送往台中殯儀館冰存解剖。新進昌印刷廠負責人鄭以彬在6名工人中毒後,因未向警方及衛生單位報告。彰化警分局直到死者陳張翠鑾家屬報案後,才通報衛生署這一集體中毒事件,被檢察官依過失致死等罪嫌,收押後以2萬元交保。

由於通報太遲,彰化縣衛生局接到衛生署通知時,距離中毒事件已3星期,根本無法取得當天的剩餘菜飯,只好根據鄭以彬的說法,將庫存的各式罐頭,送往食品藥物檢驗局化驗。

鄭以彬向衛生局官員坦承,9月24日該廠向彰化市三和雜貨店,購買了1打台南縣佳里鎮生寶食品公司所生產的玻璃罐裝蔭花生。9月28日早餐時開啟第1罐食用,6名員工就上吐下瀉,他原以為一兩天後就會復原,所以只是檢查廚房,發現另外11罐蔭花生也都罐蓋凸起,就退還給三和雜貨店,沒想到3星期後1人死亡,2人仍在醫院急救中。

衛生局官員一聽,警覺這些玻璃罐裝的蔭花生,可能含有肉毒桿菌,趕緊通報衛生署。10月20日台南縣衛生局不待化驗結果出爐,先勒令生寶公司停止一切生產,並全面回收產品及封存庫存品。

但生寶食品公司負責人謝士良卻利慾薰心、泯滅天良,明知工廠登記產品項目僅為「各種醬菜」,沒資格生產罐頭食品;而且罐裝蔭花生是低酸性食品,須用高溫滅菌法,但為節省成本,僅以攝氏100度的蒸汽蒸煮1小時,且用地下水沖洗產品。

更可惡的是他已知9月10日生產的蔭花生,在彰化造成1死2垂危的悲劇後,卻為了減少損失,將已裝罐與回收的蔭花生,改貼勤寶醬菜食品公司的標籤繼續出貨。衛生局接獲檢舉後,立即通知稽查人員注意,果然發現少數蔭花生,同時貼有生寶及勤寶的標籤,於是一併查扣,並把公司負責人謝土良移送台南地檢處偵辦。

11月27日上午,藥檢局經過多日培養菌種後,終於證實生寶公司9月10日所生產的732罐蔭花生罐頭,含有劇毒的肉毒桿菌。目前台南縣衛生局已查扣了128罐,但仍有604罐下落不明,大部分可能是被台中、彰化等地區消費者購買。

由於這是國內首次發生的肉毒桿菌中毒案例,衛生署不僅在電視新聞裡大聲疾呼,還在各電視節目中插播廣告,要民眾千萬別食用生寶公司所生產的蔭花生罐頭;也警告商家若有尚未出售的蔭花生,務必要封存退貨。

肉毒桿菌毒素是影響交感神經的神經毒素,民眾食用蔭花生後若有視力障害、口乾、上眼瞼下垂、言語困難、咽炎、呼吸困難等症狀者要趕緊就醫,否則很可能因呼吸困難及心臟衰竭而死亡。

那些聽不懂國語的冤魂

衛生署原本認為這樣又發新聞、又上廣告的,蔭花生事件應該已到尾聲。但29日晚上10時,彰化秀傳醫院的沈祿從醫師打電話向衛生署報告,又發現一中毒病例。

家住高雄的6歲男童洪正泰,隨阿姨許玉秀回彰化縣福興鄉三和村南興街的娘家小住,因口吐白沫、四肢無力、呼吸困難、意識不清而被送來急救。

由於沈祿從發現男童的症狀與新進昌印刷廠中毒員工相似,就追問許玉秀是否吃過蔭花生。許玉秀才驚覺她母親許賴幸(68歲)由於習慣早餐吃齋,昨天早晨吃了蔭花生,許玉秀也吃了4粒,覺得味道很怪就吐掉。

然而許賴幸吃了之後四肢無力、呼吸困難、口吐白沫,被家人送到鹿港鎮雙全醫院就醫,醫師聽患者家屬敘述,判定是高血壓發作,注射降血壓的針劑後,就請家屬帶回家中休息,延至今日凌晨4時死亡。

許賴幸暴斃後,在秀水鄉祥發保力龍公司工作的大女兒要趕回奔喪,她的老闆林善開車載她回來,一進門就大吃一驚,因為他看見客廳冰箱上,還有1瓶吃了10分之1的生寶蔭花生。林善立即告訴他們,電視新聞與廣告都在說,衛生署已宣布生寶公司的蔭花生含有肉毒桿毒,大家才知道許賴幸的真正死因。

衛生署聽到彰化這裡又有人因吃到蔭花生中毒,趕緊請醫師周志清及外籍專家馬利勝,帶著剛向美國疾病管制中心緊急採購的肉毒桿菌解毒劑,南下彰化來為洪正泰注射,經多位名醫會診後,洪正泰的意識雖已清醒,但呼吸仍然不穩定,必須依賴呼吸器。

彰化縣衛生局追查這罐蔭花生的來源後,在三和村陳水滿經營的雜貨店內查扣了5罐;又根據陳水滿的供述,在上游中盤商的鹿港鎮吉順食品店,又查扣了20罐。

蔭花生事件在福興鄉祖孫1死1傷後,仍然無法落幕。12月4日彰化縣秀傳醫院沈祿從醫師又打電話向衛生署報告,福興鄉頂粘村東勢巷的母女黃遷(55歲)及黃彩喜(26歲),11月18日在鄰居黃清波經營的雜貨店裡,買了一罐生寶蔭花生。

11月29日早餐時打開來吃,黃遷覺得味道不對,因此吃得少,黃彩喜吃得較多,晚間從工廠下班回家就發病,但只以為是感冒,到前天下午已無法站立,黃遷也開始出現相同症狀,母女才來求醫。彰化縣衛生局進行調查後發現,雜貨店老板黃清波賣給黃遷的蔭花生,貼的是勤寶公司的標示。

12月9日新竹縣竹北鄉婦人彭美珠(49歲)到新竹市南門醫院求醫,她向陳克昌醫師陳述,10天前她向一輛賣菜的小貨車,買了一瓶生寶公司的蔭花生,吃了後便出現全身無力及腹痛等症狀。

她就讀竹北國中三年級的兒子徐天和才告訴她,新聞報導早已經警告大家,生寶公司的蔭花生含有肉毒桿菌,她也就沒有繼續食用。但10天來身體一直不適,無法再擺麵攤做生意,只好待在家裡休息。家人看她這樣一直拖下去不是辦法,才護送她來求醫。

明明衛生署已多次發布新聞,又在節目中穿插「台南縣生寶公司製造之『蔭花生』及『花生漬』,帶有關肉毒桿菌A型毒素,已禁止出售,請轉告親友不要食用。」的插播稿,為何還有這麼多民眾前仆後繼,堅持要吃蔭花生?

原來依當時廣電法規定,政令宣導短片與插播稿,如果在國語節目中插播,只能以國語播出。黃金時間早已禁播台語節目多年,因此這些警告民眾不可食用蔭花生的插播稿,依法在電視裡也只能用國語反覆播出。

所以12月中旬以前,老三台根本沒用台語播出過衛生署的警示廣告。彰化這裡只會聽台語的民眾,當然完全不知蔭花生有毒,白白犧牲寶貴生命。

「閏年有瑜」要參選總統,不用唱那些只有你自己才聽得懂的台語歌,證明自己是不是被政治耽誤的歌手?先跟當年在你的台語禁令下,誤食有毒蔭花生而死的冤魂道歉吧!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