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台灣能不發抖嗎?中國這樣找到年輕代理人…!

新頭殼newtalk | 文/王立
1970-01-01T00:00:00Z
統促黨集會,高舉中國五星旗。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統促黨集會,高舉中國五星旗。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沈伯洋教授從去年底開始力推的代理人法,我發現很多人不理解內涵,甚至錯誤解讀,乃至於台商抵制。不少人會覺得代理人是某一種神奇的組織,或者是被害妄想症的產物。

這其實都不對,代理人只是一種說法,早年台商替中國宣傳一國兩制,在台灣自己雇人或是資助統派政客,都是代理人的一種。後來還有台流,中國對混不好的台灣人略施小惠,讓他們回台宣傳中國的好。

中國的統戰對象,其實最優先的是「有潛力的政界、學界」人士,希望這些人日後爬到高位,對政局產生影響,典型人物就是現在北市府的統派顧問群。不過很好笑的是,正因為這些人能打的不多,中國對台系統透過這些教授,嚴重誤判台灣政局,導致太陽花出現,也連帶組織重整。

中國對台系統,國台辦失敗重組,解放軍向來著重軍事層面沒差,統戰部則是一堆正規專案被迫修正,反倒非主流的小專案,主打兩岸一條龍跟游擊隊模式的有成果。於是,太陽花後中國對台策略逐漸轉變,專打基層跟鄉村的游擊戰拿到更多經費。

故我們今天看到新的代理人模式,跟過去正規戰有很大差異,導致國安系統反應不及。以下來解釋一下,太陽花後崛起的新世代,為何可以立場轉變為親共,甚至成為代理人。

目前看到的案例,歸納起來都是很類似,案主多有中二病的性格,根據其社經階級可分為高學歷與一般人。

嘉義某個曾為綠營的無黨籍立委參選人,就被網路知名的小商人,高掛紅榜還發雞排,指稱其兒子就是中國代理人。這位「林同學」從太陽花熱血青年轉變成熱愛祖國的台青,可說是標準範例,其他沒那麼嚴重的,就好比北市府一堆太陽花反服貿青年,居然挺得下兩岸一家親,願意接受新黨的統派顧問,也是一樣的脈絡。

我也發現,大多數人不理解轉變的脈絡,直覺把這些人當作本性如此。其實不是啦,都是現實利益所致。各位想想,一個第一天就跳進去參加太陽花的大學生,會沒有理想性,這麼簡單就投共?

真正的問題出在,大學菁英參加反爭,成功擋下服貿,很容易膨脹到以為自己是台灣救星,下一世代的領航者,認為未來光明滿載。這種案例多不多?超多的。這類人在太陽花到地方大選後,畢業即就業的投入政治業,滿懷熱情的結果是什麼?

現實很無情,台大文科畢業生,政治助理薪資28k,碩班32k,看地區而定,而且工時長壓力大,好挫折。若是去業界呢?抱歉,一樣的行情,私立大學恐怕才24k不到。

這裡就有分歧點,太陽花中的菁英,很早加入民進黨或是新興勢力,因為地方大選勝利,急速擴張有了新職缺,市府還有高薪缺。畢業一年的薪資就變成40k甚至50k,有些人做了四年下來,已經拿到了70k到80k以上,年資較多還跟對人的甚至超過100k。

為何2018執政黨大敗後,一票出餿主意的被罵翻,還是死不辭職負責?因為都結婚生子,薪水突然腰斬,還得搬離台北去鄉下重新磨練,誰受的了啊。只好想辦法推責任給其他人,推到明年大選都可能要炸掉,不為任何,因為薪資跟生活水準降不下來。

要注意,這類可以爬到高層的,都是大學菁英,從小教育一帆風順的很多,自然不覺得應該過苦日子。

太陽花?服貿?台灣未來?自己薪水比較重要啦,下個月薪水沒入帳,貸款就繳不出來了。

其他政治第二代會投共當代理人,原因也是一模一樣。

「要我從助理幹起?我爸是XXX欸,直接選個議員合理吧。」

我的天,沒經歷誰理你啊,有去蹲點嗎,憑什麼剛畢業就要選議員,里長還差不多。

「那去選里長,老爸挺你好不好?不要。」

跟這些歐吉桑、歐巴桑沿街握手拜票格調好低,我們要有理想有抱負,上網闡述理想就夠了。老爸OS:最好這樣選得上。

「丟履歷業界才30k?太瞧不起人了吧,我X大畢業,一身武功,起碼要50k才夠吧。」

結果試用兩周,自己就覺得太累受不了走人。

「嗯?中國平潭有創業團,過去看看好了。喔喔,薪水換算台幣80k,而且還可以請到創業基金,超棒的。」

一年後

「就說太陽花都是DPP陰謀,祖國多好發展多棒,社會主義才是硬道理」。

哪種人特別會被拐,這種人。

其實就是吃不了苦,嫌薪水低,責任往外推,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自己,才會對岸給點甜頭就投共了,理想都是屁。

這種台清交頂大的如此,為何有些科大的,也照幹一樣的事情,還整年帶團交流,甚至開公司辦協會引狼入室?

答案更簡單,只是說出來很不中聽。

當一個成績不好,一路跌跌撞撞考到某個私立科大,還是後段學校的同學。老師基本上是用愛去鼓勵,說你能力很好未來無可限量,不要輕易放棄,然後還讓你讀了本科系的碩士班。做了某個其實勉勉強強的研究,但自已完成了一件事情,有了自信心後,就覺得自己肩負台灣未來。

畢業後,求職碰壁到想自己創業,拿研究成果出去沒人理會,無人要投資。黑色情緒湧上心頭,轉頭看中國有活動補助台青,就過去試試看,馬上被奉為上賓,稱為百年奇才,領了千萬補助款回台創業。

畢業不到一年就變成資本千萬的公司老闆,整個人輕飄飄,但想也知道創業燒錢很快,技術跟產品又不好賣,沒一年就快倒閉。只好不停借錢,再去中國求補助,弄到被中國趁虛而入,注入中資換人經營,身上揹債不得已當中國代理人,協助做政治宣傳跟基層滲透。

當然,也有人對這種行為甘之如飴,拿錢宣傳很好,反正台灣又不給我錢。

最後,一般代理人是怎麼回事?大多是被上面這種高級代理人,母雞帶小雞去帶出來的。

自願宣傳的,有些根本就沒有拿錢,只是被請去開個粉絲聯誼會,見到了某些政治人物,突然覺得心花怒放。

「我接近權力核心了欸」

從此人家講什麼故事,通通都信下去,包括蔡英文墮胎跟陳水扁掏空七兆,啥米鬼故事都接受。

有些則是拿得很少,但跟上面的一樣,薪水才20k出頭,發現參加宣傳活動,可以月領5k,不無小補,果然可以發大財。

至於他的上線,跟中國請了500萬,只發了100萬做統戰活動,擺明洗錢,他永遠都不會知道。

最後我要說的是,政治業為何要有基層經驗的人去做,因為只有親自走過看過,你才會曉得怎樣幫助社會較低層的人。而不是覺得人家該死。

你不幫,以為這些人成不了事?的確不行,但他們每人都有一票。

文/王立(自由業)

沈伯洋教授從去年底開始力推的代理人法

中國的統戰對象,其實最優先的是「有潛力的政界、學界」人士

這位「林同學」從太陽花熱血青年轉變成熱愛祖國的台青

白狼張安樂率領年輕人前往北車進行違法集會。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白狼張安樂率領年輕人前往北車進行違法集會。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網路小商人在高速公路旁樹立一個反諷的大紅榜。   圖:取自Gtokevin小商人靠北幹古股份有限公司臉書
網路小商人在高速公路旁樹立一個反諷的大紅榜。   圖:取自Gtokevin小商人靠北幹古股份有限公司臉書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