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辱華」也能發大財的時代來臨了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南方四賤客》曾有一個情節描述,劇中角色在勞教營裡,驚訝地見到了小熊維尼,小熊維尼告訴他,自己因為被中國社群媒體用戶指出長得像習近平後被捕。   圖:擷取自Česká pirátská strana臉書
《南方四賤客》曾有一個情節描述,劇中角色在勞教營裡,驚訝地見到了小熊維尼,小熊維尼告訴他,自己因為被中國社群媒體用戶指出長得像習近平後被捕。   圖:擷取自Česká pirátská strana臉書

美國知名黑色喜劇動畫《南方四賤客》(South Park)十月二日播出第二十三季第二集《中國樂團》,裡面提到集中營、香港示威、中共活摘器官、新聞審查等諸多敏感詞。

其中一個情節是是角色蘭迪·馬什(Randy Marsh)飛到中國,希望在那裡拓展他的大麻生意,結果在機場被捕。在勞教營裡,他驚訝地見到了小熊維尼,小熊維尼告訴他,自己因為被中國社群媒體用戶指出長得像習近平後被捕。

事後,製作團隊發表「搞笑的道歉文」,繼續往中國的「傷口」上撒鹽。這則開玩笑的聲明寫道:「和NBA一樣,我們歡迎中國的審查進入我們的家園與內心」、「我們也愛錢勝過自由與民主。習近平一點都不像小熊維尼。」

對於這種明目張膽地「辱華」的娛樂節目,中國立即給予全面封殺。專制政府的特征之一是缺乏幽默感。中國動輒給西方和少數本國異議人士扣上“辱華”的帽子,稍有不慎你就傷害了十三億中國人的感情——這個數字可是占世界總人口的五分之一,也就意味著,你如果取笑中國,就是以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為敵。而問題的關鍵在於,如果你想到中國賺錢,如果你不願失去這個僅次於美國甚至即將超過美國的龐大市場,你就必須對中國低眉順首乃至下跪磕頭。

因為撒旦控制了榮華富貴,所以撒旦能控制你的心靈。這是中國為何能干涉西方言論自由乃至內政的根本原因。西方的覺醒是「亡羊補牢,未為晚也」:十月二十四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就美中關係發表重要演說,嚴厲批評中國共產黨政府的種種惡行,對中國限制美國的言論自由以及美國企業無可奈何地接受中國的言論審查提出猛烈抨擊。彭斯直截了當地點名指出:「耐克(Nike)將其自身營銷為所謂的社會正義捍衛者,但是在香港問題上,耐克選擇把社會良心拒之門外。耐克在中國的門店下架了休斯頓火箭隊的商品,加入了中國政府以及對火箭隊總經理七言推文(爭取自由,挺香港)的抗議。」他也批評NBA的某些最大牌的球員和老闆:「他們經常行使他們的自由來批評這個國家,但是在中國民眾的自由與權利問題上,他們卻失聲了。NBA與中國共產黨政府為伍,壓制言論自由,行為就像是那個威權政權全資擁有的子公司。一個進步派的企業文化卻故意無視對人權的踐踏,這不是進步派的,而是壓制性的。」彭斯強調說:「當美國公司、職業體育運動、職業運動員擁抱審查的時候,這不僅是錯誤的,也違反美國精神。美國公司應當在國內和世界各地挺身捍衛美國價值觀。」不過,彭斯似乎忘記表揚《南方四賤客》的老闆和製作團隊了,他們是真正的「美國之光」。劇中角色之一的斯坦(Stan)說:「我想為我們自己感到驕傲啊,為在中國賺錢出賣自己理想的人,啐口唾沫都不值。」這句台詞就是對彭斯演講的最佳闡釋。

中國以為,封殺行動可以讓對方損失慘重,繼而乖乖賠禮道歉;還可以殺雞儆猴,為其他對中國有所不敬的西方企業畫出一道不可逾越的紅線。然而,讓中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一連串諷刺中共的動畫劇情,在美國民眾和華人圈中迅速竄紅,反而讓《南方四賤客》獲得六家公司競標線上串流轉播權,進帳五億美元,盈利整整翻了一番。

《南方四賤客》事件顯示,不是像韓國瑜所說的那樣只有親共親中才有飯吃,「辱華」也可以「發大財」的時代來臨了。

首先,就經濟層面而言,中國已不再是金磚國家之首,而是有可能拖累世界經濟的軟肋。中國正在與世界「脫鉤」,其竭澤而漁的發展模式已走到盡頭。摩根士•丹利新興市場股負責人魯奇爾•夏爾(Ruchir Sharma)分析說,像壞賬、過熱的房地產市場、超大型國有企業之類定時炸彈中的任何一枚都隨時有可能爆炸,隨之引發災難性的後果。《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主編喬納森·泰珀曼(Jonathan Tepperman)在《中國的大躍退》一文中指出,中國已無力對付拖累經濟的一些根本問題,諸如:過度依賴臃腫和低效的國有企業,這些企業自習近平上任以來變得更大和更有權力;危險的高債務,尤其是地方政府的債務;以給系統、尤其是不必要的基建專案注入更多現金的方式來應對每次經濟衰退的趨勢,等等。事實上,中國不僅不大可能解決任何上述問題,還會使它們越發嚴重”。既然中國自身難保,讓外人發財的機會就越來越少。

其次,生意不單單是生意,生意背後更有人心的向背。普通消費者看似弱勢,但千百萬的螞蟻加起來,卻可以擊敗大象。在香港的逆權運動中,香港餐飲服務集團美心集團創辦人長女伍淑清屢屢高調為北京及特區政府辯護,甚至親自到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挺共演講;又接受《環球時報》採訪表示,她已放棄這一代的香港年輕人,並不會浪費時間與他們「談事情」。事實是,不是她放棄年輕人,而是所有追求自由的香港人開始抵制美心旗下的餐廳、咖啡館等。伍淑清沒有從中共那裡獲得太多獎賞,反倒讓美心遭遇滅頂之災,美心集團趕緊發表聲明,聲稱伍淑清並未在美心擔任任何職務,她的言論是個人意見,不代表美心的官方立場。在香港,一場消費戰正在打響:支持逆權運動的商家得到民眾的支持,反對逆權運動的商家則受到民眾的杯葛,哪一邊獲利、哪一邊受損,人心向背,一目了然。同樣,因為媚共而受到台灣消費者抵制的一芳水果茶,並未在中國賺到金山銀山,反倒在台灣失去了根基。其董事長柯梓凱公開告白說,三個月以來業績已經掉了七成只剩三成,關閉三十家,損失超過五千萬。

再次,人活著不單單靠食物和金錢,人除了肚腹之外還有脊梁和良心。所以,賺錢的最高境界是站著賺錢,而不是跪著賺錢。站著賺錢的,有香港藝人杜汶澤,他在電視辯論中讓媚共的藝人陳百祥原形畢露、醜態百出。兩人辯論直播期間,香港民眾在臉書上舉行投票,約百分之七十四的觀眾認為杜汶澤佔優,僅有百分之二十六的觀眾認為陳百祥佔優。站著賺錢的,還有台灣藝人陳升,他不去中國發展照樣衣食無憂、瀟灑自如。陳升坦言:「我把中國市場封殺了!」他表示:「我不缺錢,你就拿我沒轍了,臺灣內需就夠了!」有媒體將陳升言論製成網路海報,掛上鬥大的標題「做人要有封殺中國的霸氣」。站著賺錢的,當然還有剛剛榮獲「德國國家可持續發展獎」的美國影星李察基爾。李察基爾是達賴喇嘛的追隨者,在數十年間透過其影響力為藏人發聲,推動西藏自決權、藏人人權及文化保護,儘管失去了不少好萊塢的片酬,但他在影視圈之外綻放出更加光彩奪目的人生。

中國不是金山,中國是盤絲洞;中國不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締造者,中國是遍地喪屍的「惡土」。讓我們一起辱華,一起發大財。

《南方四賤客》事件顯示,不是像韓國瑜所說的那樣只有親共親中才有飯吃,「辱華」也可以「發大財」的時代來臨了。

中國以為,封殺行動可以讓對方損失慘重,繼而乖乖賠禮道歉;還可以殺雞儆猴,為其他對中國有所不敬的西方企業畫出一道不可逾越的紅線。然而,讓中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一連串諷刺中共的動畫劇情,在美國民眾和華人圈中迅速竄紅,反而讓《南方四賤客》獲得六家公司競標線上串流轉播權,進帳五億美元,盈利整整翻了一番。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