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太不像話了」 苦苓5+1問李佳芬

新頭殼newtalk | 吳賜山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左)、夫人李佳芬(右)。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左)、夫人李佳芬(右)。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的夫人李佳芬連日「代夫出征」幫忙造勢,卻多因發言惹議。作家苦苓今天(14日)在臉書PO出《李佳芬給問嗎?》,提出5+1個問題。

苦苓在正式提問之前先解釋,「一直忍著不問你的,但是你實在太不像話了」,說「一定覺得自己只是總統候選人的配偶,為什麼要被公開質疑,那是因為你的所作所為已經超過自己的權限、甚至超過眾人所能忍耐的極限,所以我才不得不質問你、你一點都不委屈好嗎?」

苦苓的第一個問題是關於「學校教母語是浪費資源」,問:你以為會講什麼話就能教那種話嗎?那麼所有會講台語的人都可以去學校教台語囉?所有會講英語的人都可以去維多利亞雙語學校任教囉?再問:台語的長頸鹿怎麼說?企鵝怎麼說?「東西仔」是怎麼來的?「報馬仔」又是什麼意思?你的女兒韓冰為什麼台語說的「離離落落」?

第二個問題,苦苓鎖定「如果有人繳不起學貸,一定是有難言之隱,政府就把它吃了吧!」的問題,問:你覺得這樣對老老實實還錢的學生公平嗎?你覺得這樣不是在把政府當「盤仔」嗎?我可不可以說:「維多利亞雙語學校的學生如果繳不起學費,一定是有難言之隱,李佳芬你就把它吃了吧?」

苦苓對於李佳芬日前再提「肛交」、「性高潮」部份,問:全台灣都沒有這樣的教材、更沒有這樣的教師,你難道不知道嗎?難道是被蒙蔽了嗎?為什麼要無中生有、轉播謠言?更指控「這麼做,只是為了要喚起這些人、鼓動他們當年『反同婚』失敗的不滿、能夠把票投給韓國瑜、達到『下架小英』的目的」,再問:算不算「用心歹毒」呢?

第四個問題,苦苓認為李佳芬「住過雲林的人,都知道那種被看不起的心情有多苦」的說法,是自我侮辱、自居下流、拉所有的雲林人下水。列舉正在美國選總統的楊安潔是雲林人,財經專家謝金河是雲林人,設計大師吳季剛是雲林人,交通部長林佳龍是雲林人,「台灣阿嬤」陳樹菊也是雲林人…有這麼多讓人引以為榮的同鄉,你為什麼還覺得雲林人被人看不起、很可恥呢?問:雲林沒有水、沒有電嗎?兩條高速公路沒有經過嗎?明明搭乘的人數那麼少、高鐵還賠錢來設站不是嗎?雲林哪一項地方建設中央政府不肯撥款來協助?全台灣到底誰講過一句侮辱雲林人的話?

苦苓說,李佳芬說過最感人的話,就是「我就不相信光明面,不能夠戰勝黑暗面。」說的真好!也說的真對!只是你好像沒有發現:你們兩位和那一堆無知盲從的韓粉,其實是站在黑暗面的(詛咒謾罵、暴力恐嚇、威脅人家兒女的性命、假照人家媽媽過世的消息…這還不夠黑暗嗎?而你從沒有譴責過他們、反而和他們緊緊的抱團暖),至少你這個願望是會被實踐的。最後問:黑暗面終將失敗、成為歷史的灰燼,你心裡也很明白不是嗎?

李佳芬給問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