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國際人權會議動容演講 徐自強替邱和順喊冤:呼籲再審或特赦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邱和順21日在國際人權聯盟第40屆年會演講。   圖:林朝億/攝
邱和順21日在國際人權聯盟第40屆年會演講。   圖:林朝億/攝

「國際人權聯盟」今年首度來台舉行第40屆年會,開幕第一位致詞貴賓則安排20161013日無罪定讞的徐自強演講。他當著總統蔡英文與其他貴賓的面,說明自己冤枉坐了16年死牢;他也表示,希望比他早進去、也被判死刑定讞、坐了31年死牢的邱和順,能獲得再審、非常上訴或特赦。

徐自強因房屋仲介商黃春樹遭撕票案,於1995年依照懲治盜匪條例擄人勒贖罪嫌起訴,並多次遭判死刑或無期徒刑,直到2012519日,速審法規定,在未定讞的狀況下,被告不得羈押超過8年,徐自強因而得以在凌晨零時(速審法生效日)自看守所釋放出來。當年聲援徐自強的國際人權聯盟,今21日大會安排徐自強致詞,甚具象徵意義。

徐自強表示,他不太敢相信,怎麼有這個榮幸站在這裡跟世界各地來的勇敢人權捍衛者講話。他在1996年無端捲入一起刑事案件,被判了死刑,從此改變了他整個人生。「我曾因為對台灣司法不瞭解,而相信它是公正的。所以是我自己走進警察局、走進法院,去想要說明我是冤枉的。結果一走進去,出來已經是16年後。而官司整整打了21年才還我清白。」

徐自強說,在死牢他待了整整16年,5千多個日子吃飯、上廁所、睡覺都是在不到2坪大空間內。「我腳上戴了一副兩公斤重的腳鐐,晚上翻個身都會痛到醒來。從27歲到43歲對我來講生活就是35步以內的距離,我每天都活在恐懼中,不知道今天會不會被帶去執刑。晚上時間一到,我會換上家人為我準備在執刑死刑時要穿上的新衣服。若管理員沒有帶我離開牢房,我就會換回舊衣服,我知道又可以多活一天」。

徐自強說,家人始終不放棄,他們四處陳情,最後找上民間司改會幫忙。不過剛開始他對司改會是不信任的,「因為我不相信有人會相信我。即使是我姐姐,當初看到報導時也曾對我存疑過。因為整個媒體輿論讓她也無法判斷事實真相」。

徐自強說,直到2005年現在廢死聯盟執行長的林欣怡出面,她和關心他案件的外國人到看守所看他。讓他感到十分溫暖。

徐自強說,「今天有3百多位的你們竟然也一樣大老遠來台灣討論人權。一般人可能搞不懂你們,覺得人權捍衛者很奇怪,我也是一直到2012年我被釋放出來,開始多瞭解一些我被關在裡面的時候,外面發生了什麼事,那才真正搞懂國際人權聯盟。」

徐自強說,2006年國際人權聯盟與廢死聯盟共同發表「台灣死刑調查報告」,呼籲台灣邁向廢除死刑、停止執刑死刑,也強烈批評在台灣被告只要一旦被判處死刑,就得24小時戴腳鐐。後來法務部也因為這份報告發表而廢除死刑犯24小時帶腳鐐的潛規則。

徐自強說,他要把他的故事放到一邊,要介紹已經60歲的邱和順。「我被關進看守所時,他已經在裡面9年;我腳鐐戴了10年,他戴了18年;我已經被釋放7年,但他還在裡面」。

徐自強說,邱和順也是因為他沒有犯的罪被關進牢裡,被判死刑。這個案件受害人的屍體尚未尋獲,除了刑求得來的自白,沒有證據可以證明他犯案。甚至有警察出來為他喊冤。他2011年死刑確定,隨時可能被執刑。

徐自強說,由很多亞洲各國民間團體籌辦的模擬亞洲人權法院,今年7月開庭審判邱和順。義務律師團控告中華民國政府邱和順案件中違反多項國際人權公約。上個星期模亞法庭判決台灣司法的的確侵害邱和順的人權。

徐自強說,他的義務辯護律師尤伯祥也是邱和順的律師。在聽到宣判後說,「台灣政府應立即透過再審、非常上訴或特赦終結對邱和順人權的侵害。我非常同意。」他希望大家如當年幫助他一樣,幫助已經在看守所30年的邱和順(邱於19889月因該案遭羈押至今)。「我沒有別的夢想,只希望不要再有下一個徐自強」。

他演講時,蔡英文則坐在台下聆聽。她隨後致詞,則沒有回應徐自強的呼籲,也沒有提及死刑或廢死等議題。

 

邱和順21日在國際人權聯盟第40屆年會演講,總統蔡英文坐在左下角聆聽。   圖:林朝億/攝
邱和順21日在國際人權聯盟第40屆年會演講,總統蔡英文坐在左下角聆聽。   圖:林朝億/攝
總統蔡英文21日在國際人權聯盟第40屆年會演講,邱和順坐在右下角聆聽。   圖:林朝億/攝
總統蔡英文21日在國際人權聯盟第40屆年會演講,邱和順坐在右下角聆聽。   圖:林朝億/攝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